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92下葬,风水宝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商报马经版在哪精准五码中特资料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有些人爱出风头,有些人则不爱出风头,作为神庙符氏后人,符临很清楚什么叫盛名所累,背负盛名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,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。

    所以他根本不愿意出风头,根本不愿意让世人知道他的名字,他只希望帝王相信他的能力、重用他,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暴光在大众之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怕狼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不过数天的时间,符临之名不仅成了四国皇室记在心上的人,还是响彻东陵。

    原则是……那突然消失的粥摊又摆了出来,神秘赈灾人继续出来赈灾,赈灾的伙计透露,神秘赈灾人是隐世家族符家公子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来,皇上不仅没有阻止,还默许了,甚至默认那神秘赈灾人就是他符临。

    被这天大的馅饼砸中,符临并没有高兴只有不安。这天下没有白占的便宜,人家凭什么出钱出力为他造名,虽说这里有皇上的原因在,可真正出力的人并不是皇上。

    再说,符临很明白皇上此举虽有补偿他的原因,但更多的是为了消除一个隐患,他成了神秘赈灾人,日后就再也不会有所谓的神秘赈灾人出现了,无论是九皇叔还是崔家,都不能再拿神秘赈灾人说事。

    上位者喜欢把一切掌控在手中,神秘赈灾人对皇上来说是一颗无法控制的棋子,当九皇叔和崔家把他推出来时,皇上毫不犹豫地默许九皇叔和崔家的动作,让他成为那个所谓的神秘赈灾人,成为皇上这太阳之光下的一颗小星星。

    是的,小星星。

    如果在皇上祭天之前,宾神秘人的身份,那必是轰动东陵,可在皇上祭天后,再宾他是赈灾人的消息,这份量就小了许多,就好比往湖里扔一颗石头,虽有涟漪但很快就会平静,可他……却要背负大善人的名声,背负东陵百姓的期许,日后他都要做一个,做了好事不能留名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他死了,他随便皇上怎么说,盖棺定论,皇上往他身上堆再多优点他也受得起,可他活着,他活生生的活着,却被这些人逼得生生没有自我,要成为他们口中的大善人。

    只要他符临活着一天,他就必须做一天的好人,不能做出一点让天下人失望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九皇叔这一招反击的很漂亮,生生的把他束缚住了,生生的给他定了型,让他没有了施展的空间。

    呵呵呵……符临苦笑。

    无论他多厉害,无论他多有才能,在帝王眼中他都是一颗棋子,作为棋子当然要充分利用了,皇上愿意利用他,那也是因为他有这个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了,他已是棋盘上的一子,他再不满也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符临闭上眼,靠在马车上养神,不多时车夫便喊道:“公子,凤府到了。”

    从皇宫里出来,符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找凤轻尘,在这皇城他熟悉的人也只有凤轻尘了,再说这个时候凤轻尘需要他。

    因之前就递了帖子,凤轻尘早早地就在等他,符临一到凤轻尘便出来亲自相迎:“符公子大驾光临,轻尘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客气中透着疏离,凤轻尘并没有对符临恶言相向,也没有愤怒怨恨,符临的确是利用了她,帮皇上破坏了九皇叔的计划,可那又如何,符临又不是她的谁,她有什么资格指责符临,要怪就怪自己笨。

    “凤……轻尘,你这是要当做不认识我吗?”符临本想叫凤姑娘,可实在不想与凤轻尘变成陌路。

    站在符临的立场上,他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,他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凤轻尘的事情,他顶多是损害了九皇叔的利益,可那点小东西对九皇叔来说影响并不大,九皇叔也随即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轻尘始终记得,那个与我一同困火海,共进退的符临。”凤轻尘这话即表明认识符临,又时又告诉符临,她认识的是那个虽有小心思,却重情重义的符临,而不是一跃成为皇城新贵的符临,这样的符临对她来说是陌生的。

    “轻尘,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,我还是那个符临。”从凤轻尘到轻尘,符临这是自来熟,端起丫鬟送上的茶,符临轻啜了一口,满嘴留香。

    符临诧异的扬了扬眉,他可是听说凤轻尘不喜饮茶,府上的茶水难喝得要死,可这一尝却发现,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,传言果然害死人。

    却不知能喝到凤府难喝茶水的人,也只有少数人,像符临这种人,凤府会把他当“贵客”对待,对“贵客”要礼数周全。

    “不,从始至终你都是符临,之前是我没有看明白。”凤轻尘借喝茶的动作,掩去自己眼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符临为了自己的家族并没有错,可这与他们是否对立没有关系,他们都没有错,他们都只是在朝自己的目标努力,唯一错的是他们立场不同。

    她不会去恨符临,但也不会再信任符临。

    “轻尘知道了我的身份?”符临现在是半点不相信皇上的保密功夫,听凤轻尘语气,她应该是知晓了,而凤轻尘都知道了,其他三国的皇帝很快也会知道吧。

    这九州大陆的水真深,他不知深浅的插了一脚,倒是把这潭水给搅浑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第二个人知晓,就不是秘密。”估计符临想不到,在九皇叔初见他时,就知道了他的身份,而符临的身份也是九皇叔命人传出去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是不允许符临躲在幕后。

    “我太高估了……”符临摇头苦笑,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前朝,不是蓝氏一家独大的九州大陆,这个天下四分五裂,东陵皇上即使想要保他也没有那个能力,他得自保,得要有自我保护的力量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看样子符临也没有多忠于皇上:“不说这些了,符公子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?你可是我在皇城中唯一认识的人。”符临的确是有事上门,不过不是求凤轻尘,而是帮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欢迎之至,符公子可是皇城炙手可热的人,人人都以邀请到符公子为荣,轻尘也不例外。”当然,会邀请的符临的都是知情人,或者看他圣眷正浓,想要拉拢他的人,没有一个是安好心的,符临根本不会赴约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一点也不诚心。”他不就是站在皇上一边,帮皇上赢了九皇叔一次嘛,凤轻尘真小心眼,符临不爽的撇嘴,他还是喜欢那个勇往直前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皇城的城墙,把人的性子都锁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想是诚心,可我最近很忙,实在没有空招待符公子。”这话倒是不假,烦心事接踵而至,凤轻尘忙向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先是把崔浩亭送走,接着又是把暄少奇劝回玄霄宫,再来……操办她父母的葬礼,而到现在,她连地方都没有选好。

    昨天,太子那边又传来消息,说是雪停了,她和苏柔的比试就在这一两天,让她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准备,准备你妹,苏家是存心找她晦气是吧,明知她父母的葬礼是大事,还在这个时候给她添乱,凤轻尘气得想拿马鞭抽烂南陵锦凡那张贱脸。

    符临就是打听清楚了凤轻尘在忙什么,他才找上门:“轻尘,我今天来可不是给你添乱的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?”

    “对,帮你。”符临点了点头:“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就应该明白我擅长什么,如果你相信我,让我帮你父母挑一块风水宝地如何?”

    神庙后人还兼职风水大师?

    “风水宝地?能保佑子孙后代的那种?”凤轻尘反问道,虽说她对这个并不太相信,但她明白土葬时一定要挑一块好地方,这样棺木才能保存的好,尸骨也不容易腐烂,在她眼中这就是风水宝地了。

    她这次挑得不仅仅是她爹娘的墓地,也是凤氏子孙后代的墓地,她就算不嫁人,可总会有孩子,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人,无论如何她都要生一个姓凤的孩子,把这个姓氏传承下去。

    “轻尘你是聪明人,我也不拿江湖术士的那一套来哄你,所谓的风水宝地不过是土壤成份特别一些的地言,可以让尸骨和棺木保存的更久,同时不方便盗墓贼活动。”符临这话可是半点不藏私了,凤轻尘当然明白符临有意卖好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吗?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被符临阴了一次,她总不能让符临阴两次,符临这个挑墓地的方法,完全符合她的需要,她这几天正为这事发愁。

    她想给她父母挑一块好地方,让她的父母不被人打扰,她实在受不了,她父母的尸骨再次被人挖出来,可这几天找来的风水大师满口都是术语,全是忽悠人的话,挑的几个地方她也不满意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容易,符临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:“我希望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