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96猜拳,暗卫说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福彩3d丹东全图内部一肖三马.129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看苏文清那一脸扭曲、痛苦外加后悔的样子,凤轻尘实在摆不出冷脸,但也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苏文清一眼:“你还好意思怪我,你没给我说的机会了吗?我一说你肾虚,你就在这里大呼行的,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你肾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受了惊吓嘛。”苏文清理直气壮的回吼,肾虚了,就比快要死了好一点,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知道你受了惊吓,为了给你压惊,我这次不收你诊费行不行。”凤轻尘大手一挥,想到苏文清的职业,又补了一句:“一千两黄金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抢钱,这也要一千两黄金?我一年也就赚这么多。”大夫是个暴力行业,难怪玄医谷的老头不愁吃穷,苏文清深深地嫉妒了,尤其是他最近损失了一大笔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前段时间义诊我可是全免,给崔浩亭治病也没有收到诊金,给夜叶治病也没收到银子,我已经好久没有收入了……对了,夜叶说了要把诊金付来,回头记得去催一下,别以为当了缩头乌龟我就会忘了他。”凤轻尘恶狠狠的道,如果再给她一把刀,苏文清怀疑凤轻尘的职业不是大夫而是屠夫。

    不过,凤轻尘现在这样也和屠夫差不多,屠夫是磨刀霍霍向猪羊,凤轻尘是磨刀对准他们宰,苏文清瑟缩了一下:“开药给我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文清生怕呆久凤轻尘会后悔,连忙催促她拿药。金银有价,健康无价,花一千两黄金能医好他的肾虚也不亏,可是……凤轻尘说了免费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,横竖凤轻尘不缺钱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凤轻尘转身就回房,等她再出来的时候,手上提了一篮子的药:“这是一个疗程的药,我写好了服用的方法,你回头自己看吧,有什么不明白地方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不擅长治肾虚,只给苏文清开了一些强身补肾的药,苏文清太累了,应该好好补一补。

    “这么点?你怎么不多拿一点,不会是因为不收我诊费,你就克扣我的药吧?”苏文清仔细看了一遍,凤轻尘写得详细,没有什么好问了,连注意事项也写上了,不适合吃的食物也写上了。

    很贴心,果然是好大夫。

    凤轻尘懒得和肾虚的男人多说:“吃完一个疗程后,再来复诊,你当药是饭呢,越多越好,平时要注意休息,别太操劳,另外……嗯,这段时间最好少行房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发现,她现在越发的腼腆了,她现在都没办法做到面不改色的说起房事二字,果然……入乡随俗,她已经完全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了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知道了。”苏文清不自的咳了两声,在凤轻尘看来是腼腆的事情,在苏文清眼中却是极大胆的说词,好在苏文清已经习惯了凤轻尘的彪悍。

    事情办完,便宜到手,苏文清也不久留,提着药就准备走人:“没事,我先走了。”他赶着回家吃药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。”凤轻尘也不留,挥挥手示意苏文清可以滚蛋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得到特赦,提着药就往外跑,路上遇到凤府的下人,下人都会停下来上前打招呼:“苏公子好。”

    “苏公子好。”

    要是平时,苏文清为展现自己的翩翩风度,一定会停下朝他们笑一下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他感觉每一个人看他的眼神,都在说:原来苏公子肾虚。

    可怜哦,小小年纪就肾虚了。

    苏公子这么年轻就肾虚,可怜哦!

    试想,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笑得出来,他怎么可能云淡风轻,他怎么可能闲庭适步。

    苏文清见到凤府的下人就像见到鬼一样,拔腿就跑,一不小心篮子里的药掉了出来:“苏公子,苏公子你的药,你的药掉了。”

    下人拿着一瓶药在手中晃呀晃呀,连忙追上去,苏文清停下来,正想说谢时,却看到下人手中的药瓶上,写了偌大的四个字:“补肾胶囊”

    补肾你大爷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有恶狗在追一般,苏文清抢过药就跳上马车。

    凤府,他再也不来了,太太太伤心了。

    男人,你病不起呀!

    下人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,想不出他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汗……要是凤轻尘在的话,她一定会告诉苏文清,你不仅肾虚还心虚,这年头的下人有几个识字的,不就是肾虚嘛,你心虚个什么劲儿呀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得了花柳病呢。

    凤府最高的一棵大树上,暗卫们齐齐挤在上面看热闹,现在热闹看完,该工作了。

    猜拳决定,谁输了谁就去九王府给主子报信,让主子知道苏公子肾虚的事,然后某暗卫倒霉猜拳输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也要告诉主子吗?我看还是不说得好吧?”某输了的暗卫故作大义的道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暗卫一脸鄙视的看着他:“刚刚叫着最大声的就是你,现在输了就说不去,哪有那么好的事,快去……”

    切,要是正经事,他们需要猜拳决定嘛。

    “去就去,有什么了不起的,对了……凤姑娘说的那几条,我好像也有几条相符,怎么办?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建议主子,让凤姑娘给我们都检查一次,或者直接去偷苏公子的药?”某暗卫不死心,磨磨蹭蹭不肯走。

    他要拿这种事去告诉主子,主子估计会抽死他,浪费时间呀。他大爷的,这是谁提的意见,日子太无聊了是吧……

    “偷苏公子的药就算了,那疑是治肾虚的,苏公子肯定会藏得很严实,让凤姑娘给我们检查一下倒是可以,凤姑娘是个好大夫。我们允许你代表我们,给主子提,只要主子同意,我们没有意见。”暗卫们奸笑。

    常年累月的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,每一天都精神紧绷,在同一个地方一窝就是几个时辰不能动,就算他们的身体一直用名贵的药材养着,也有不少小毛病。

    可拿这事去找主子说,你这是邀功呢还是承认自己不行呢?

    如果是邀功趁早死了这个心,主子对他们这批人已经很不满了;如果是要承认自己不行,正好回去重新训练。

    这事还真不能和主子提,如果要提那就是:“算了,这事和凤姑娘说还可行,和主子说……我没胆。”

    猜拳输了的暗卫连连摇头,在众人的催促下,万般不愿的踏上征程,脚步沉重的去九王府。

    暗卫如同幽灵,敏捷的避开府外的盯梢,悄无声息的来到书房,咚的一声跪下,沉声道:“主子,苏公子下午陪凤姑娘去了一趟城外,凤将军和凤夫人的墓地已经选好了,回来时苏公子身体不适,经凤姑娘诊断苏公子肾虚。”

    暗卫说得平板无奇,可只有他自己明白,他此时有多么紧张,多么担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应了一声,表示知道了,同时示意暗卫说下一条,可是……

    暗卫冷汗直流,他没有别的消息可以报告了,不敢耽误九皇叔的时间,暗卫硬着头皮开口:“主子,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依旧没有多说,只表示知道了,暗卫如蒙大赦,飞快的退下,就怕晚了一步被主子责罚。

    暗卫走后,九皇叔轻敲着桌面,深邃的眸子闪着诡异的波光,如果暗卫在的话,一定会哭出来给九皇叔看,因为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认为,跟在凤轻尘身边的暗卫虽然越发的机灵了,可也太不知轻重了,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往上报。

    看样子这群人是太闲了,得给他们加强一下锻炼。

    还有,连苏文清那个养尊处优的家伙都肾虚了,这些暗卫估计身体也容易出问题,为了他们的健康着想,更应该加强训练,要强身健体!

    九皇叔想了数个要加强训练的理由,独独没有想到要给暗卫做检查,让凤轻尘白白损失一笔体检费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想太多了,暗卫有专职的大夫,这些大夫精通药理,暗卫的身体都是经过药物开发的,那些大夫更清楚如何医治暗卫。

    凤轻尘解决了墓地和苏文清的事,九皇叔也把符临给打发了,符临确实是诚心诚意找他谈,可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符临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他也有自己的责任,他不会因为符临几句话就放弃,更不会因为符临几句话就相信他。

    而符临从九王府出来后,就直接进宫了,不需要通报,符临直接见到了皇上,皇上正在摆弄棋局,自从下棋输给九皇叔后,皇上就爱摆弄棋局。

    见符临进了,皇上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不为所动。”符临不像一般人那样低着头,而是与皇上平视,这样……即表现出自己的傲气,又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展露在皇上面前,让皇上明白他没有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为所动?朕这个九弟心思越发的深沉了。”皇上点了点头,将棋盘上的棋子收了起来:“陪朕下一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符临硬着头皮上前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和皇上下棋,和皇上下棋太痛苦了,他不是九皇叔,他不敢杀皇上一个片甲不留,要不着痕迹的放水,那太考验技术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