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22身份,叛徒是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香港_肖一码2017年香港最快开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!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不想说,而是王锦凌的害怕,九皇叔的不安,让凤轻尘说不出口,更何况事情到这个地步,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明白,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就再也回不去,更何况现在说不说已经不重要,如果不是有异,凤轻尘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试探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这里质问他们,就是变相承认了他们的怀疑,她不是原来那个凤轻尘,原来的凤轻尘死了!

    静……死寂般的静,就连隐在暗中的暗卫们也受不了,一个个悄悄擦着汗,大冷的天,寒风刺骨,他们一动不动居然还能满身大汗,可见这一幕带给他们的压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灰暗的天空,单调的色彩,三人站在简陋的农家小院外,就好像一副静态的画,这画面很美,可太过沉重的氛围让人在所有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终于,画面动了……却不是大家心中想的那样,和好如初,凤轻尘木然地擦干脸上的泪,推开王锦凌,头也不回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,整个过程中,她都没有看一眼九皇叔。

    这这样,关于说与不说的争执,在凤轻尘的受伤,九皇叔的淡漠和王锦凌的自责中落幕,王锦凌一直用自责的眼神追逐凤轻尘的背影,可凤轻尘头也不回,走得坚决,无声的告诉九皇叔,如果有一天,凤轻尘决定要走了,她一定会走得毫不留情,绝不回头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就这么看着,看着凤轻尘越走越远,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凤轻尘会走出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手伸了出去,可是太远……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,远到他即使伸手,也碰不到凤轻尘的发丝。

    九皇叔想要追上去,可凤轻尘却不给他机会,嘭……的一声,将门关上,将两个男人关在屋外。

    关上门的刹那,凤轻尘靠在门背时,一点一点向下滑落,双手抱着腿,将头埋在膝盖里,无声的落泪。

    嘭……随着那关门声,九皇叔的心亦跟着一痛,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,捂在自己的心口,俊美的苍白如纸,九皇叔的眼中闪过一抹泪花。

    原来,即使不曾受伤,不曾流血,心也能痛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九皇叔和王锦凌沉淀心情,一个时辰后,崔浩亭带着崔家的护卫,如约出现在小院子里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王锦凌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至少崔浩亭没有看出他们两人有什么不对劲,一阵寒暄过后,崔浩亭直接切入正题,说要带走蓝依琳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笨蛋,崔浩亭并没有隐瞒蓝依琳的身份,但也不会多说,能查到多少就看九皇叔和王锦凌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花二十万两黄金买杀手刺杀凤轻尘的人是谁?”九皇叔也不拖泥带水,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心情,不适合与崔浩亭玩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“玄霄宫宫主夫人。”明显崔浩亭也是有备而来,甚至崔家已经猜测出,九皇叔和王锦凌会用蓝依琳交换什么,而他们的底限有在哪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最在乎的就是凤轻尘,现在有一件事情威胁到了凤轻尘安危,这两人怎么可能不重视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王锦凌露出一抹了然,崔浩亭并不惊讶,要是这两人猜不到,他才奇怪,不过双方都明白,这并不是交易的内容,只是一个友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崔浩亭捧起桌上的茶轻啜了一口,等九皇叔问下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乡野粗茶,入口苦涩异常,崔浩亭眉头也不皱了一下,茶水入口,略一顿,任意茶味在唇齿间蔓延开来,这样子就好像在品尝名茶一样。

    九皇叔急,但绝不会在这一刻表现出来,等到崔浩亭放下茶杯,九皇叔才问道:“她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知道玄霄宫宫主夫人的身份,还是凤轻尘母亲的身份?”崔浩亭温润的眸子带着戏谑的笑。

    双方都急,可偏偏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急切表现出来,九皇叔微微后靠,无形中将自己的气势减弱,又透着一分闲适。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玄霄宫宫主夫人现在用得就是凤轻尘母亲的身份,所以你想知道谁的身份?”也就是说,蓝依琳在崔家人眼中的价值并不高,想要用她换两个人的身份,不可以,所以九皇叔必须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“随便,崔公子愿意说谁的,便说谁的,崔公子可以慢慢想,本王不急。”九皇叔没有用喝茶来表现自己的不急,而是直接闭目养神

    九皇叔又将皮球踢了回来,让崔浩亭来决定,还真是半点不吃亏。

    王锦凌从头到尾都只做一个听众,虽然表面上他没有任何破绽,可王锦凌明白,他此时没有心情陪崔浩亭过招。

    他在想,经过这件事,凤轻尘还能和以前一样,心无结缔、完全的信任他们吗?

    也许不能了吧,那他要如何才能弥补这一次的失误。

    一个面上带笑却不知神魂到哪里去了,一个闭上眼索性不管他,崔浩亭明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和这两人交谈,他会气死。

    被人漠视的感觉真不好,算了,他还是早早地说完走人吧,留在这里他会气死,崔浩亭懒得和九皇叔、王锦凌讨价还价,直接将崔家的底限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玄霄宫宫主夫人叫陆以然,与凤轻尘的母亲是双生姊妹,她们来自海上,陆家是四十年前威震海域的海盗头头,在海域称霸一时,盛极时就是军船从海上路过,都要给陆家好处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海盗中出了叛徒,勾结西陵,联合西陵大军里应外合,洗劫了整个海盗窝,据说那一天,那一片海域都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陆家的财富全部西陵抢入国库,西陵也就是凭借这笔财富,使得国力大增,玄霄宫宫主夫人手上那笔银子,应该是陆家人当初留下的最后一笔银子了。

    当年这件事各国应该知道一些,不过明面上只是捉拿海盗,至于其他人就没有人关心,西陵的善后工作做的极好,再加上发生在海上,其他三国都没这事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海盗的后人,难怪他查不到,这个时候崔家的好外就体现出来了,崔家在暗处手伸得再长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眸子睁开,转头看向崔浩亭:“那个叛徒是谁?”

    他想,依凤轻尘的性子,她应该会将那个叛徒找出来,也许这件事,可以缓解他和凤轻尘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虽然只有一章,但我想你们能理解我的吧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