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30凭我,我就夺权又怎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最新彩票网站大全精准三肖期期公开免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玄霄宫本王征用了!

    九皇叔实在是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,在人家的地盘,毫不客气的话出这样的话,别说宫主这个脾气,就是一个泥人也会气得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话,除了暄少奇外,整个玄霄宫的人都高兴不起来,十八君子第一时间皱起眉头,不善地看向九皇叔,可却没有动手,因为……

    暄少奇朝他们摇头,。

    少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十八君子看向宫主,让他说一句话,他们要给少主的面子,可宫主不用给。

    玄霄宫宫主没有让十八君子失望,从震怒中回过神,黑沉的脸如同杀神,一脸嘲讽地看向九皇叔,傲气的道:“征用我的玄霄宫?你凭什么?”

    当眼神落到凤轻尘身上时,却又充满慈爱,让凤轻尘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变脸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说话,冷冷地扫了宫主一眼,便收回眼神,完全不将对方看在眼中,他敢说这话当然是有理由的,这玄霄宫他不仅要征用,还要把它变成战场,他对上东陵、西陵和南陵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九皇叔朝暄少奇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把事情说清楚,暄少奇点了点头,走了出来,站在九皇叔的身边,与自己的父亲对视:“凭我!九皇叔征用玄霄宫是我同意的,父亲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,这话无不告诉在场的众人,现在玄霄宫由他暄少奇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你?你这个逆子,你要造返吗?”宫主身形一晃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。

    “父亲说是便是吧,我的解释父亲你也不会听。在父亲眼中,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,当年不让你娶这个女人,你说我自私,现在……你就当我继续自私吧。”暄少奇并没有辩解,但这一句话却将他所有的责任都推干净了。

    是呀,当年暄少奇阻止宫主娶夫人,就是不想宫主受骗,现在也是为玄霄宫好吧,宫主怎么想不知道,玄霄宫的十八君子却是这么想的,于是十八人的杀气渐消,不自觉的收回往前冲的身子。

    现在玄霄宫正处在危难中,只要是为玄霄宫好的事情,他们都会支持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,但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宫主眼中闪过一抹惊慌,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去质问陆以然和陆以沫的事情,他只想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宫主青筋凸起,可见他此时气得不清,在权势和虚伪的爱情面前,他更想要权势,虽然依现在这个局势来看,他连权势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父亲年纪大了,该好好休养了,父亲与夫人感情一向好,从今天起你们二人就在院子里安享晚年好了,父亲放心,儿子一定会好好孝顺你,儿子知道你最喜欢的人除了夫人外,还有暄菲和少杰,我会把他们一起送进来,让他们陪你到……死!”暄少奇向来不温不火,可他真正狠下来,却能比所有人都狠,看他这话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父亲今天不仅要输掉他的爱情,还要输掉他的权势,从今天起他父亲将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暄少奇一拍巴掌,屋外就响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:“把大秀和二少爷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宫变!

    宫主死死地瞪着暄少奇,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儿子一点也不了解,这个儿子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,把持住了玄霄宫,这是何等本事。

    暄菲和暄少杰两人早就被暄少奇派人拿下了,两人被绑成粽子,嘴里也塞了布,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来就唔唔,朝自己的父母发出求救的信号,没有看到九皇叔和大公子,在看到暄菲那张脸时,闪过的厌恶。

    玄医谷那个臭老头,正经事不干,尽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居然把暄菲的脸弄得和凤轻尘一模一样,他故意的吧?

    哈啾,哈啾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揉了揉鼻子,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,布满皱折的双眼,闪着狡黠的笑,就好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的又怎么样!

    “少奇,你要做什么?他们是你弟弟和妹妹。”宫主虽然恨宫主夫人骗他,可面前两个孩子终归是流着他的骨血。

    “弟弟?妹妹?没想到这个赝品生的孩子,在父亲的心中如此重要。”暄少奇再一次起陆以然。

    陆以然见机知道她的机会来了,又从地上爬了起来,跌跌撞撞,却傲气的想要站直,一双美目全是控诉与责怪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就因为这些人几句话就怀疑我吗?我们在一起十八年了,你看熊和小菲,你看看他们,你这样怀疑我,不觉得伤我的心吗?

    夫君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?这就是一个局,少奇给你设下的一个局,他利用一个长得和我像的女人,设计让你失去理智,好拿下十八君子。

    少奇早就暗中控制住了玄霄宫,只要拿下这十八君子,玄霄宫就是他的,夫君,阿沫求求你,求你清醒一点,别再被这几个孩子给骗了,别让玄霄宫落到少奇手上。

    夫君,我不怕死,可是小菲和熊呢?他们还年轻,他们不能有事,夫君就当阿沫求你,最后一次求你,你救救小菲和熊。如果你怀疑我,没关系,等这件事情解决后,我撞死在你面前,用我的鲜血也洗涮我的冤屈。”

    陆以然说得义正言词,刚烈不二,就是凤轻尘都想为她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,可惜她太惜命了,如果她现在撞死,死无对证,她的胜算会更大。

    暄少奇真可怜,对方这么阴险,这些年想必过得很辛苦,能活下来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暄菲和暄少杰也吐掉嘴里的布,暄菲只知道哭:“爹,娘,救救我,救救我,我不要死,不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你把娘怎么了,娘都哭了,这到底怎么了?你和娘吵架,大哥把我和小菲绑起来,还带这三个伤了小菲的人来玄霄宫,我们玄霄宫这是要换主了吗?”暄少杰明显像他母亲,精明的很,一句话就把所有的错推到暄少奇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暄少奇会在乎吗?他还会在乎自己的父亲如何评价他吗?不会……

    “少杰真是聪明,不愧是父亲最喜欢的儿子,玄霄宫是要换主了。”暄少奇大大咧咧的说出自己的野心,才不管在场景的人如何想。

    他就夺权又怎样,有本事杀了他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