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31定音,西陵皇上的手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晚上看见黄鼠狼有征兆2018年白小姐一肖特马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夫君,你听到没有,这都是少奇的计划,少奇他骗你,他设局陷害你,只为了夺玄霄宫的大权,夫君你一定要振作起来,别让少奇的阴谋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陆以然不管暄少奇是不是想夺玄霄宫,她只知道她不能失去宫主的信任,只要有宫主人的信任,她就还是陆以沫,只要她是陆以沫,一切都不会变。

    宫主却没有理会陆以然,当他愿意面对现实时,就不会再沉浸在陆以然的谎言中,宫主推开陆以然,蹒跚上前:“少奇,你想要玄霄宫是吗?好,我可以给你,放过小菲和熊,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他输了,到这一步他还看不清现实,他就白活这么多年了,玄霄宫已经不受他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暄少奇嘲讽地大笑:“把玄霄宫给我?父亲你这话真的很好笑,从小到大你子给过我什么?玄霄宫?你以为我在乎玄霄宫吗?如果你们能让沫姨活过来,你要十个玄霄宫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暄少奇双眸盛满悲伤,从陆以然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宫主身上:“父亲……沫姨这辈子最大的错,就是有一个蛇蝎心肠的妹妹,还有认识我。如果不是因为我,父亲就不会知道沫姨,不会喜欢沫姨,也不会娶这个女人进门,也不会被这个女人逼到东陵。都是你们……你们害死了沫姨。”

    “暄少奇你闭嘴,你还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嘛,你还要污蔑我吗?你忘了小时候我是如何待你的,暄少奇,你忘恩负义。”到这一刻,陆以然依旧不死,依旧在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只要陆以沫不出现,谁也不能说她不是陆以沫,世人皆知陆以沫没有亲人,陆以沫没有妹妹。

    “爹,娘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们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暄菲和暄少杰知道事情不对劲了,疯狂的踢打身边的人,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“堵起来。”暄少奇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暄少杰和暄菲被堵的结实,大殿里也安静了下来,宫主并没有说话,而是在等,等暄少奇说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陆以然死死地瞪着暄少奇,眼眸是冰冷的恨意,还有不肯死心的疯狂,陆以然扑上前,想要厮打暄少奇。

    “暄少奇,你不是人,你不是人,为了一个玄霄宫你不择手段,连亲生父亲和异母弟妹都不放过,你这个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陆以然没有说出来,暄少奇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倒在地,为防止她站起来,暄少奇索性一脚踩在她的心口:“陆以然,你太小看我了,我再怎么不折手段,也不会拿沫姨来说事,事情是真是假你我心知肚明,别以为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,你就可以将一切都隐瞒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陆以然,这泼妇一样的打骂才是你的本性吧?赝品就是赝品,不管怎么装,装多久你都不会是真得沫姨,你现在的拥有的这一切,全都是泡沫,一碰就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是陆以沫,我不是什么陆以然,你们凭什么说我是陆以然。”只要不承认,她还有机会,可一旦她承认了,她就再也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了十八年陆以沫,她不要再做陆以然,不要……

    陆以然一脸的泪水,可暄少奇却半分也不同情她:“陆以然,别以为知情人都死光了,就没有人知道你是谁,当年海盗陆家一夜之间被血洗,只有你和沫姨被人救了下来,二十年前沫姨出现在西陵,就是为了查陆家被灭惨案。

    沫姨为了保住陆家血脉,把你藏了起来,所以哪怕当年沫姨名动西陵,也没有人知道沫姨有一个同胞妹妹,而你正是利用了这一点,设计陷害浅沫姨,把沫姨卖到东陵,让她变成一个贱民,此生都没有自由,再也不可能来西陵和你抢人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人算不如天算,沫姨并没有如你所愿,成为贱民寂寂无名的死去,而是被凤将军看中,成了凤将军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暄少奇略一停顿,抬头看向宫主:哦,对了……父亲,你不是好奇,为什么西陵皇上当年那么喜欢沫姨,听到你娶了这个女人,却一点表示也没有吗?我告诉你,那是因为西陵的皇上早就知道你娶的是一个假货。

    这些年你为了一个假货,在把自己关在玄霄宫,不踏出宫门半步,就怕西陵皇上惦记,杀上玄霄宫跟你抢人,却不想西陵皇上每天都在嘲笑你,娶了一个假货却如珠如宝的宠着,被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这些年来故意封锁沫姨的消息,就是不想让你知道,让你一辈子都活在虚假中,然后……哪一天再揭穿,让你从天堂到地狱。”

    暄少奇绝对是一个坏孩子,到这个时候还不忘重重地打击宫主,只不过他话中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当年,她娘在西陵很有名?西陵皇帝对她娘倾心,甚至替她娘封锁消息?

    凤轻尘再度恶寒,突然发现她娘不是一般强,太牛了,明知是敌人,西陵皇帝居然还能为她娘付出,她娘的魅力是得多大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?这是真的?西陵皇上早就知道了,却不告诉我?”玄霄宫宫主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原来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只有他一个不知,亏他还以为打败西陵皇上,却没有想到……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笑话,一个可悲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手上有西陵皇上的亲笔信,我想父亲你应该不会陌生才是。”暄少奇取出一封信,递给宫主。

    他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,既然要夺权,就要把所有的可能都想到,让陆以然再无翻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看到了陆以然的手段,看到她如何把他父亲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宫主迫不及待的展开信,越看脸色越难看:“哈哈哈……我是笑话,我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宫主一张老脸,全是泪痕。

    “陆以然,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暄少奇收回脚,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以然。

    终于,终于把这个女人的面具撕下来了,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“暄少奇,你给我闭嘴,我不是,我不是赝品,我是陆以沫,我是陆以沫,是玄霄宫的宫主夫人,你不可以这样对我,不可以……夫君,夫君,你信我,你信我。”陆以然疯了似的大喊大叫,也不知她是真疯还是假疯,但眼中的疯狂,凤轻尘却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种家庭闹剧她最没兴趣,可今天却不得不呆在这里,因为这场闹剧关乎玄霄宫的大权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