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32契约,凤轻尘依旧要被追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97997藏宝阁香港马会2018年第三期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暄少杰和暄菲则是一脸惊恐,为什么他们所说的那邪,他们都不懂,陆以沫不是他娘的名字吗?

    他娘不是陆以沫,那是谁?他们又是谁的孩子?

    唔唔唔……他们想要问清楚,可却无法开口,只能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低鸣声。

    十八君子从头到尾目睹了这场闹剧,一时间尽是不知如何是好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职责是守护宫主,守护玄霄宫,可现在这个情况,他们的宫主还能肩负起宫主的责任吗?

    他们很怀疑。

    暄少奇没让十八君子太为难,他父亲现在虽然处在崩溃的状态,可保不准下一秒就清醒了过来,不趁他崩溃时夺权,难不成要等他清醒过来,父子俩打一场,然后两败俱伤,让九皇叔和王锦凌占便宜?

    不,他暄少奇不做亏本的买卖,他既然要接手玄霄宫,就不会希望自己接手了一个烂摊子,要花数十年来整理。

    趁宫主暂时失了心智,暄少奇果断趁机拿下大权,对十八君子道:“几位叔伯都是看着少奇长大的,少奇是怎样的人叔伯们也明白,要不是玄霄宫正面临灭宫之危,少奇定不会出此下策,还忘各位叔伯能原谅少奇的大胆与猛浪。

    为人子不说父亲的不是,但此时此刻,父亲确实不适合再主持玄霄宫的大局,为了玄霄宫,为了祖辈数代的基业,少奇只能做那大不孝之人,从父亲手中夺权了!”

    十八君子面面相觑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,最后见宫主不说话,他们便一一退出战斗圈,表示不会插手暄少奇与宫主之间的斗争,谁赢了他们就奉谁为宫主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暄家人,暄少奇是少主,接位是早晚的事情,现在不过是提前了。

    十八君子的袖手旁观,再加上有九皇叔和王锦凌相助,暄少奇要夺得玄霄宫宫主之位,并不难。

    玄霄宫从今天起,变天了,不服之人杀!

    逼父让位,暄少奇上位确实不怎么光明正大,但是……守护宫主和玄霄宫的十八君子都认可,再加上玄霄宫七成以上都被暄少奇控制在手上,即使有些暴乱,也很快就平息了下来,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几天,玄霄宫依旧处处都是血腥味,让人很不习惯,毕竟玄霄宫好几十年都没有这么浓的血腥味,玄霄宫老一辈的人虽有微词,可在暄少奇铁血手腕下,一个个不敢吭声,生怕一提就被暄少奇给宰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看不出来,这个向来没有存在的感的少宫主,一出手就是这么狠,与那个女人有关的人,居然一个不留,足足三千条人命呀,我都杀到手软了。”十八君子之一的中年男人,擦拭着剑上的血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他眼中半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,玄霄宫宫主本该如此,老宫主太无能了,只能守成。

    “杀到手软也没有看到你停下来,我看你到杀得挺欢的。”离他较近的一个中年大叔,将散乱的头发绑好,露出一双满含杀气的眸子。

    杀太久了,杀的人太多了,身上的杀气一时半刻还消不掉。

    “想到这些年,老宫主因为那个女人,一直闭宫不外出,我就愤怒,如果真是陆以沫我也就忍了。

    当年陆以沫的风姿,你我也是知道的,老宫主要是为陆以沫从此君王不早朝,我认。可偏偏是一个赝品,一个赝品在我玄霄宫兴风作浪,把我玄霄宫上下耍得团团转,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。”中年男人停下擦剑的动作,反手将剑立在桌上,滚圆的双眼瞪得像牛眼一般。

    “也怪我们,居然没有看出那个女人是假的,想想也是,凭陆以沫的风姿和才华,怎么可能嫁给老宫主,老宫主虽然很好,可……

    当年追求陆以沫的男人,哪一个也不差,老宫主当年并不是最出色的,也许就因为这样,他得到那个赝品后,才会那般在乎,才会被那个赝品哄得团团转,才会为了那个赝品龟缩在玄霄宫。

    老宫主即怕有人来抢,也怕陆以沫离开他,却不想守了十八,确实一个假的,这种感觉还真是比吃到死人肉还要恶心,老宫主怕是不好过吧。”

    不到十天的时间,暄少奇就坐稳了宫主的位置,他的父亲功成身退,成为老宫主,至于老宫主现在的处境,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暄少奇不能弑父,凤轻尘也没有兴趣杀陆以然,怎么说……也是她娘的妹妹,何必杀了她,这世间多的是比死更痛苦的法子,至于暄菲和暄少杰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不说杀了暄菲了,他们也没有必要动手,只不过暄少奇说,他不想看到暄菲那张脸,不能接受另一个赝品活在他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暄少杰听到后,二话不说就划花了暄菲的人,只求暄少奇放过暄菲留她一命,却不想暄少杰一划花暄菲的脸,暄少奇就说:“少杰,你太鲁莽了,我说不喜欢暄菲那张脸,并不表示要划花她,暄菲怎么说也是我妹妹,我怎么可能伤害她,我顶多把她养起来,不让她出现在我面前,你这么一划倒显得我这个做哥哥多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凤轻尘嗤笑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暄菲不干,对着暄少杰又是咬又是打,怪他划花了自己的脸,暄少杰有苦说不出,只能任暄菲发泄,只在无人时,才露出那如狼一般凶狠的眸子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再凶狠的狼被养久了,也会变乖,暄少奇丝毫不把暄少杰放在眼中,当初有宫主的偏帮,暄少杰都斗不过他,更不提现在了。

    暄少奇很好心的把这一家四口养在同一个院子,美其名曰互相照顾,实际却是让他们互相厮杀。

    老宫主原本就愤恨陆以然的欺骗,现在又知道,因为陆以然这个赝品,他二十年前就成了一个笑话,那种愤怒与恨意可想而知,暄少奇还把陆以然和他放在一起,不就是摆明让他出气嘛。

    陆以然好像疯疯癫癫的,到现在陆以然还不承认她是陆以然,依旧以为她是陆以沫,是玄霄宫宫主最爱的女人,是玄霄宫宫主夫人,每一天都深情款款地去见老宫主,然后再被打出来。

    打出来后,暄少杰便会把人送回去,也不让暄菲见陆以然,暄菲一见到陆以然,就怪陆以然为什么要生下她,她为什么不是陆以沫的女儿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