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28警告,以凤战女儿之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版报跑狗做one笔记王中王香港正版资料81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和王锦凌知道现在没有他们什么事了,在十八君子的注视下,两人直接后退一步,把战场留给凤轻尘,完全不将玄霄宫最历害的剑阵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那自信坦然的了样子,好似胜券在握,能活活把人气死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停下来的,给我动手,杀了他们。”宫主被九皇叔的态度给气炸了,狂妄的不将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,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十八君子一动,暄少奇又开口了:“请各位叔伯看我娘的份上,给少奇一柱香的时间,他们三人有两人不会武功,一柱香的时间,绝不会给叔伯们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暄少奇态度诚恳,语气真诚,又拿出死去的宫主夫人来说话,十八君子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看向宫主,让他发一句话。

    宫主气得全身都在颤抖,宫主夫人却死死地盯着凤轻尘,她知道这个带着面纱的女子,就是他们的底牌,十有**就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,没想到在整个杀手界追杀你时,你还赶出来,果真嚣张,那么多杀伤也堵不一你的路嘛,果然和你那个早死的娘一样。

    宫主夫人手握成拳头,指甲嵌入手心,她却不觉得痛,双眼死死地瞪着凤轻尘,就像看杀父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凤轻尘也是那个要毁掉她幸福的人,可偏偏她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宫主夫人没有发现,她另一只手死死的握着宫主,宫主以为他夫人被暄少奇气到了,沉着脸骂道:“你这逆子,你是要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对玄霄宫不感兴趣,我只是不想有一个识人不清的父亲。父亲你还记得你娶这个女人时,我说的话吗?”暄少奇指着宫主夫人,他现在连宫主夫人都不叫了,直接说这个女人,可见他今天的决心了。

    宫主眉头微皱,却没有说话,点了点头,他当然记得,为此他差点把暄少奇活活打死了。

    “看父亲的样子,是应该是记得了,我说这个女人不是沫姨,我不要她做我的母亲,可是父亲你不信,你不信我,你从来都不相信我,哪怕我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怪的,暄少奇是怪他父亲的,要不是他实人不清,他会有一个完整的家,凤轻尘也有可能是他的妹妹,他如珠如宝的宝宝,可这个男人毁了他的幸福……

    “是。”在王锦凌叫出陆以然三个字时,宫主已经怀疑了,他只是不想面对,他怕自己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十八年了……他们都有两个孩子了,才告诉他,身边那个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就是来证明的。”暄少奇不顾宫主夫人那越来越白的脸,和越来越狠厉的眼神,将凤轻尘的面纱取下……

    “小菲!”

    宫主夫人不愧为宫主夫人,当凤轻尘的脸露出一时,她瞬间收起了眼中的恨意,吃惊的叫道:“小菲你怎么和少奇在一起?是不是,是不是那个男人骗你?哄你和他们一起,欺骗爹和娘。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指王锦凌,王锦凌脸上的笑一僵,如果他知道什么叫躺着中枪,他一定会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不死心,都到这个地不步了,还不肯认错,真当自己是陆以沫了。

    “小菲?”宫主亦怀疑的叫了一句,可眼中却是不信,面前这个少女和小菲长得一样,可又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轰……这个女子不是小菲,宫主知道他该面对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小菲,你是小菲?”心中某一处塌了,心中某一个信念塌了,眼中闪过一抹惶恐与不安,机械的摇头,想要让凤轻尘不要不否认,承认她是小菲,只要面前这个女子承认她是小菲,他还可以幸福的与以沫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惜凤轻尘怎么会如他所愿,凤轻尘唇角一扬,一脸戏谑地朝暄少奇道:“果然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你父亲认错喜欢的人,这位宫主夫人就更奇怪了,连自己女儿都认错,他们是没带眼睛出门,还是没带脑?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小菲你是谁?快,动手杀了她,还不动手杀了她,你把我的小菲藏哪里去了。”陆以然充分表现出一个母亲的惊惶,只是十八君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得动的,他们看到凤轻尘的刹那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夫君,让他们动手,杀了这几个人,他们会伤害小菲。”宫主夫人命令不了十八君子,就转而对自己的丈夫道,可惜宫主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石化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菲遇到一个长得和她很像的人,可没有想到……这个人这么像以沫,不仅仅是长相,就是气质与姿态都一样。

    以沫……以然。

    哈哈哈,他自欺欺人,为什么不让他一直骗下去,为什么要拆穿,拆穿他的幸福。

    宫主的双眼变得混浊而悲伤,可惜没有人同情他,凤轻尘扫了一他一眼,便收回眼神道:“宫主夫人,不,我应该叫你一声小姨,麻烦你别再演戏了,你这个样子真虚伪,别摆出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,不认识我你会花二十万万两黄金买凶杀我?

    小姨,算了,还是叫你宫主夫人好了,这一句小姨我实在叫不出口,你顶着我娘的名义活就算了,居然还用我娘的名义买凶杀我,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?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话越说越刻薄了,似乎是把在九皇叔和王锦凌身上受的闷气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,闭嘴,我没有,我没有买凶杀你,我也不是你什么小姨,别胡乱喊人。”凤轻尘的话,叫宫主夫人的本性一一勾了出来,宫主夫人故不得装沉稳、装气度,朝凤轻尘大吼大叫,可惜……

    没人理会她,跳梁小丑罢了,没有玄霄宫宫主陆以然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娘?你娘是谁?”宫主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,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没有对比不会觉得有什么,可一对比就会发现,不一样还是不一样,性格和神态就算装也只有七分像。

    像,太像了,面前这个少女,和他当年见到以沫很像很像,而身边这个……果然只是赝品。

    “我娘叫陆以沫,我爹就凤战,宫主、宫主夫人,我凤轻尘以凤战女儿女成的名义,正式警告你们,陆以沫是我爹凤战的妻子,麻烦你们两个别再叫出以沫这个名字,同名我可以接受,可长相还相同,我真无法接受,你们这样让我恶心。”她娘是她爹一个人的,谁也不能抢。

    “你娘叫陆以沫,你娘叫陆以沫……”宫主伸手指着凤轻尘,颤抖的问道,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转身问向身边的宫主夫人:“那你呢?你是谁?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不是说了吗?她叫陆以然,我娘的妹妹,我名义上的小姨。”宫主夫人不答,凤轻尘帮她答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