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45今夜,你想怎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04455金凤凰资料2018年的马会31期是什么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暄少奇确实有天赋,只凭白日与凤轻尘的演习,便轻车熟路的排局布阵,甚至提前想好数步对策,以应对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因为演习时,他就是发起攻击的那一方,所以他很了解对方将领,可能会用的计策和进攻的方式,在对方还未行动前,暄少奇已经做好万全的布局。

    三国联军加起来有十万人,人数众多,但却不是听同一个将领指挥,虽说在行动前,彼此沟通过,要共进退,可在旁大的死亡数字面前,人人都开始退缩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闯第三道防线,十万人的马就剩下八万,看着那一地断肢残臂,三位将领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的三万人马,真的冲到了玄霄宫?”西陵的将领不怎么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他们在第三道防线就折损了两万多人,九皇叔那三万人,能顶得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得太晚了,如果紧跟九皇叔和大公子,不让玄霄宫有重新安装陷阱的机会,我们的损失会大大的减少。”东陵的将领懊恼自己的失策,心里正琢磨着回去如何跟皇上交待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那些是多余的,不如实际一点,我们三个坐下来好好商讨一下,接下来的路怎么走。”南陵的将领最实际,他们不求领土、不求对方臣服,只求钱财。

    “也行,天色也不早了,传令下去,原地休整。”不吃饱哪有力气打仗。

    于是,三国联军在原地修整,开始做饭,暄少奇一干人在玄霄宫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和什么呀,哪有打仗打到一半,就开饭的,不继续吗?这不是给他们时间,加固陷阱嘛。

    还是白胡子机关大佬有见识:“将士也是人,对方是领兵沙场的将领,把这当战场了,这个时候休整对双方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天都黑了,对方要打的话,也只有吃亏的份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不要偷袭?”

    “不能,因为我们的人也需要休整,也需要吃饭,再说你们没看到他们特意后退到一个空旷的地带,还挖了战壕嘛,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即使是偷袭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成果。”暄少奇想也不想就拒绝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原地休整。”暄少奇下令,虽有些人不能理解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质问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不是兵,也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。

    战斗期间,虽说是休整,可没有一个人会浪费时间,一刻钟后大家便吃好了,一个个提高戒备,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火把照亮了整个玄霄宫,今晚没有一个人能入睡,即使三国的联军没有进攻的迹象,玄霄宫的人也不敢怠慢,一个个死死地盯着前方,只要对方有一点风吹草动,他们就会立刻行动,颇有一点草木皆兵的味道。

    暄少奇也被这种气氛给搅得紧张了起来,他相信对方要是聪明,一定不会选择夜袭,毕竟他们不熟路,还要夜袭的话,他们的死伤会更惨重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万一对方要发神经,就夜袭呢?

    所以,不管对方动不动,他们都要做好应战的准备,这一夜玄霄宫上下都无法入睡,他们都在等,等今晚的大战,或者明日破晓时的血战。

    在玄霄宫上下都将注意力放在大战上时,夜探玄霄宫是个不错的主意,黑衣银面的蓝九卿再次从黑夜中走了出来,直接朝老宫主和陆以然所住的落院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步惊云?他早就混到那三万大军中去了,不会在玄霄宫出现,暄少奇也不会知道,在守卫森严的玄霄宫,曾有一个武林高手潜了进来。

    暄少奇的狠,蓝九卿是见识过的,可看到这三步一岗的护卫,蓝九卿才明白,暄少奇比他想象中的更好,一旦狠起来,绝对是六亲不认的主。

    这肖卫绝不是保护老宫主和陆以然,而是如暄少奇所说的那样,要把老宫、陆以然、暄菲和暄少杰囚禁到死,除了死绝不能踏出半步。

    蓝九卿眼中闪过一抹亮光,从怀中取出一枚震天雷:“暄少杰,我帮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语落,蓝九卿将震天雷点燃,朝囚禁老宫主院子的东南角抛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火光在半空中闪过,引来护卫的重视,可当护卫冲过去时,震天雷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的一声巨响,火花在空中闪过,熟悉的硝烟味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靠近的护卫瞬间被炸飞了,晚一步冲上来的护卫,看到那情况,当场惊得脸色发白:“不好了,不好了,有敌人潜入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开始,就在侍卫慌乱时,蓝九卿又抛出一枚震天雷,趁震天雷爆炸的空档,蓝九卿冲入落院。

    “刺……”

    护卫才说一个字,蓝九卿便一剑刺了过去,正中对方咽喉,剑抽出来,又将冲上来的护卫脖子割断。

    来到住人的院子,蓝九卿并没有直接去找老宫主,而是冲到暄少杰的房间,暄少杰看上去不太好,一张脸透着死寂的白,可这与蓝九卿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暄少杰问道。

    “救你的人,废话少说,我已经把院外的护卫解决掉了,快走。”蓝九卿站在门口,示意暄少杰动作快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暄少杰心动了,可来人他不认识,不得不多心的问一句。

    哼……蓝九卿冷笑一声,轻蔑的扫了暄少杰一眼:“随便你,我没空陪你啰嗦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转身就朝另一间房间走去,将暄菲和陆以然放了出来,这两个人并没有暄少杰那般的戒心,一听到有人来救,立马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具下,蓝九卿露出一抹嘲讽的笑,等暄少杰走出来,蓝九卿才道:“你带着夫人和秀先行,我去救宫主,我会断后,你们只要负责跑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暄少杰的怀疑也消退了,朝蓝九卿点头致谢,带着娘和妹妹往外跑,可这两个人女人却不肯走。

    “熊,我们不能走,一走我们就再也回不了玄霄宫,走了我们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也不要走,我要留下,我是玄霄宫的大秀。”暄菲也跟着抱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呀,熊,我们等宫主,宫主出来了,我们就可以重新夺回给玄霄宫了,你说这样好不好?”陆以然双眼放光,眼中闪着希冀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宫主对她和颜悦色了许多,她相信没有暄少奇和凤轻尘,她还能坐稳她宫主夫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娘,小菲,你们以为玄霄宫还是原来那个玄霄宫吗?我们留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夺回玄霄宫,我们只会再次被囚禁。娘,小菲,如果你们不想被囚禁就跟我走,不然……”说到最后,暄少杰语气一顿。

    他不想丢下自己的母亲和妹妹,可这段时间他受够了这两人,如果她们不肯走,那他就一个走,他不想下半生,都在这个院子度过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熊,娘跟你一起走。”陆以然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看出了自己儿子的想法,现在的她能依靠的只有儿子,要是没有暄少杰,老宫主也不会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娘,二哥……”暄菲还是不想走,可暄少杰已不打算管她了,带着陆以然就往外跑,暄菲见状,跺了跺脚,只能跟上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渐行渐远,蓝九卿与老宫主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待人走后,蓝九卿才开口:“我能放了他们,就能把他们抓回来,让他们陪你老死,如何?你还是不打算说吗?”

    “那块地图并不完整,你要来何用?”老宫主已没有之前的疯狂,只是满脸的折子,尽显老态,再没有之前的雄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,你无权过问,你只要告诉我,那块地图在哪。”蓝九卿的剑,一直架在老宫主的脖子上,这明显威胁的动作,惹怒了老宫主。

    自从他接手玄霄宫后,就再也有人敢拿剑指着他,蓝九卿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给呢?”老宫主的苍老的脸庞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:“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个女人,和她儿女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他恨,恨陆以然让他成为一个笑话,让他二十年的努力全部白费,每每看到暄少杰和暄菲,他就痛恨,这两人为什么不是以沫的孩子,为什么不是……

    让他们活着了,是因为被囚禁在这里,比死更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想,你一定会给的,你不在乎他们的死活,但你在乎她。”蓝九卿从怀中取出陆以沫的画像,唰的一下展开。

    “以沫……”老宫主脸色一变,不顾脖子上的剑,伸手就去抢画,却被蓝九卿给躲开了:“宫主,别激动,你要再动一步,我就把这张画给撕了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收回剑,威胁道。

    剑对这个疯的老头没用,老宫主的脖子被剑划伤了,正在滴血,可他却一点也不在意,双眼盯着蓝九卿手中的画,眼中闪着狂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这是他唯一仅有的,能证明以沫存在的东西,绝不能丢失。

    “把地图给你。”蓝九卿很爽快的再次声明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地图不在我这里,把画给我,我告诉你地图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先把地图的下落告诉我。”蓝九卿看得出来,老宫主在乎这副画,这么重要的筹码怎么能随便出手。

    却不想,他的话忍怒了老宫主,老宫主眼中闪过一抹凶光,看着陆以沫的画像在蓝九卿手中晃来晃去,怒火冲脑,想也不想,朝蓝九卿狠击一掌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把画给我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