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46夜袭,这到底是帮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空彩票tkcp2046cc香港马会128期内部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就像预料到老宫主会出手一般,蓝九卿与老宫主几乎一前一后出掌,手掌相击,面对老宫主强劲的攻击,蓝九卿后退半步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老宫主,宝刀未老。”蓝九卿抬手,去擦嘴角的血迹,却引来老宫主的惊恐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老宫主扑上前,准备阻止蓝九卿用陆以沫的画像擦血,却忽视了蓝九卿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还没沾到蓝九卿的衣角,老宫主就被蓝九卿一掌打飞了,撞在墙面上,又从墙面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噗!”老宫主吐了口血,想要爬起来,却发现力不从心,老宫主半撑着身子,瞪向蓝九卿:“阴险,卑鄙。

    蓝九卿毫不在意老宫眼中的凶狠,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,像是审问犯人一样,对老宫主道:“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没有,你儿子的人马就要来了,如何?还不打算告诉我,地图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把画像给我。”老宫主命令道。

    可惜他早已不是昔日的玄霄宫宫主,他的话别说蓝九卿了,就是玄霄宫的人也不会听,蓝九卿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老宫主,道:“我数三声,你要不说出地图的下落,我就把这画给撕了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将剑放在桌上,双手握着画卷,他的动作告诉老宫主,他不是说笑的。

    老宫主一急,双眼通红,大声道:“不要撕我的画,不要撕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地图在哪里。”蓝九卿丝毫不同情对方,见老宫主不说,直接开始倒数:“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……”

    蓝九卿双手微微用力,老宫主似乎听到画卷撕碎的声音,连忙出声:“我说,我说,地图就在画轴里,不要撕,不要撕了它。”

    这是请求,一个老人的请求:“你把地图拿走,把画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画轴里吗?”蓝九卿将上下两根画轴都抽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声捏碎,果然……一张羊皮地图,掉在了桌面上,蓝九卿捡了起来,仔细查看它的材质和线条,确定和自己手上的那块一样,便将地图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地图你拿到了,把画卷给我。”老宫主一脸痛惜的看着眼被抽掉画轴的画卷。

    他在乎的不是地图,而是蓝九卿取地图会了破坏这画卷。

    “给你?很抱歉,我想你的理解出现了问题,我说你把地图给我,我才把画给你,可地图是我自己找到的,这画当然不能给你。”语落,蓝九卿抓起桌子上的剑,就朝窗外跃走。

    老宫主一听,连忙扑了上去:“混蛋,混蛋,你这个混蛋,把画还给我,把我的以沫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可惜,他就算不顾身上的伤,强行起身也追不上蓝九卿的脚步,想要冲出去追蓝九卿,护卫却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,拦在老宫主的面前:“老宫主,宫主有令,你不能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走开。”老宫主不为所动,想要推开护卫,可他此时的情况非常糟糕,根本不是护卫的对手。

    护卫表面恭敬,可实际却无半点敬意,将老宫强行扣在屋内,让他只能在屋内绝望的喊着:“把我的以沫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蓝九卿离去时,暄少奇也带人拦住了暄少杰、陆以然和暄菲三人,暄少奇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可他的话却让暄少杰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少杰,你居然和东陵、南陵、西陵的里应外合,夺谋玄霄宫,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,我以宫主之名,剥夺你的姓氏,你不配姓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。”暄少杰连忙解释,可暄少奇根本不听他的解释,直接命人将他拿下:“看在你是我异母弟弟的份上,我留你一命,为免你再做出对不起玄霄宫的事,我废了你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,暄少奇你不要血口喷人,与外人合谋夺宫的人是你,是你,你才是玄霄宫的叛徒。”暄少杰用力的挣扎,可押住他的护卫不是等闲之辈,暄少杰根本挣脱不掉。

    陆以然和暄菲不停地解释,暄少奇根本没有听的打算,直接下令:“堵住他的嘴巴,挑断他的手筋、脚筋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少奇,宫主,宫主,求你放过熊,他没有背叛玄霄宫,我们是被一个黑衣银面的男人救出来的,与熊无关,是我,是我,你要杀就杀我。”

    陆以然不知怎么的,居然冲开护卫的钳制,冲到暄少奇的面前,抱着暄少奇的大腿苦苦哀求:“宫主,我求求你,求求你,看到你沫姨的面子上,饶过熊一次好不好,不要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暄少奇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,弯下腰将陆以然扶了起来,陆以然不肯,暄少奇便使暗劲,将人强行拉了起来,脸上的笑容却如顾:“然姨,你是我父亲的妻子,按理也是我的长辈,哪有长辈给晚辈跪下来的道理,有什么话你起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,宫主,我求你……”陆以然给暄少奇跪下,就是想用孝道来给暄少奇施压,哪知暄少奇根本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然姨,你求我也没有用,我也是按宫规办事,不如你去求父亲,求父亲为你改宫规。玄霄宫的宫规你也知道,背叛玄霄宫者,断其四肢,丢下悬崖,少奇已经枉开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暄少奇说得高风亮节,看行刑的护卫还没有动手,脸色一沉:“还愣着干嘛,还不快行刑,今晚可是攸关玄霄宫存亡的关键时刻,本宫主没有时间在这里瞎耗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提醒众人,暄少杰今晚闹出来的这一出,把他们引到这里,极有可能是与外敌勾结,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好方便三国联军的行动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验证暄少奇的话一样,暄少奇的话刚落下,就有弟子匆忙来报:“宫主,宫主,夜袭,敌军夜袭……”

    暄少奇一听,一把将陆以然甩开:“暄少杰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证据确凿,不容狡辩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暄少杰的嘴巴被堵了起来,这个时候只能发生类似猛兽低鸣的声音,行刑的人见状,不再手软,举刀就朝他的四肢划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