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33天险,冷战在继续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天机生活幽默33343.com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暄菲恨,恨她的父亲也恨她的母亲。如果她是陆以沫的女儿,她就会被那些人当成公主一样捧在手里,大公子就会喜欢她,而不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不是陆以沫的女儿,不是,不是,我娘就是陆以沫,你们放我出去,大哥你放我出去。”这是暄菲每天说的话,而老宫主每天说的话则是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不是以沫。”

    在这样的打击下,陆以然不管是真疯还是假疯,很快都会真疯。

    只苦了暄少杰,不仅要照顾疯了母亲,还要照顾发狂的父亲,和有臆想症的妹妹,这一家四口的生,真不是一般的热闹。

    后来,老宫主清醒了下来,拖看守的人传一句话,说想要见凤轻尘一面。

    暄少奇表示要问凤轻尘的意见,可惜凤轻尘根本不想见老宫主,不过她还是让暄少奇转了一句话,那就是:“如果他能让陆以然取消那笔杀手买卖,我就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陆以然拿陆家的钱,买陆家外孙女的命,二十万两黄金已经送到杀手交易的地方,只要有人完成了,就可以去领银子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杀手与雇主两人的交易,而是一笔类似悬赏的交易,要取消这笔交易,就拿出陆以然当出与杀手界交易的契约,可是……

    陆以然却把那张交易的契约给吞了,现在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陆以然本尊,也取消不了那笔交易,而那个交易取消不掉,就会一直挂在那里,凤轻尘就面临随时被杀手追杀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那里只认契约不认人,除非凤轻尘死,不然那笔交易会一直存在,凤轻尘提这个条件,不过是为难老宫主罢了。

    可也让老宫主有事做了,他每天要做的事情,就是用各种办法,威胁、利诱陆以然去取消那笔交易,甚至不惜配合陆以然演戏,假装她是陆以沫。

    这一家四口的悲剧,凤轻尘懒得去管,陆以然为她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,暄菲也为她的刁蛮与任性付出了代价,至于老宫主和暄少杰……

    不过是权利斗争下的牺牲品罢了,暄少奇要上位,这两人就不能再挡路了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月的时间,暄少奇就控制住了玄霄宫,整个玄霄宫上下都被暄少奇清洗的干干净净,要不是步惊云提早收到消息,恐怕也躲不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看着如同铁桶的玄霄宫,就是九皇叔和王锦凌也得说,暄少奇这就是一个怪胎,平时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,可真正下起手来却又狠又准。

    当然,暄少奇收拾玄霄宫上下时,他们不仅没有给暄少奇添乱,还帮了暄少奇不少,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他们本身就没有打算毁掉玄霄宫,这个代价太大了,他们不想损兵折将,而在见到玄霄宫那段天险之地后,九皇叔和王锦凌更不想牺牲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难怪玄霄宫宫主那么目中无人,原来……这玄霄宫还真是典型的易守难攻,真要要攻上玄霄宫,那损失不是一般的惨重。

    玄霄宫建在山上,除了正面外,其他三面全是悬崖,崖底烟雾萦绕,根本看不出有多少深,只知道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,抛下去都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对了,这一次暄少奇血洗玄霄宫,那些人的尸体就被丢到悬崖下,据说这是玄霄宫的规矩,叛徒都往崖底丢,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把崖底填满。

    想要攻打玄霄宫只能从正面上来,而正面…玄霄宫的人一早就在那里挖下无数的陷阱,无论是军队,还是高手,没有人领着,想要完全不中招,那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们没有想过把玄霄宫给灭了,不然我们这一次可真是会血本无归了。”王锦凌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陷阱,不得不说,玄霄宫的老祖宗是个人物,这数千米的路简直就是通向黄泉的路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来没有想过攻打玄霄宫。”这些陷阱,步惊云早就把图绘了回去,只是终没有自己亲眼所见来得震撼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英明。”王锦凌没有半点诚意的道,反讽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英明?真要英明的话,怎么会一个多月过去,还没有得到凤轻尘的原谅。

    凤轻尘现在对九皇叔还是不冷不热,恭敬有余、亲近不足,你要说有错,可从礼仪中你又挑不出半点,再加上这是玄霄宫,九皇叔也不愿意让暄少奇知道,他和凤轻尘在冷战,于是……

    两人之间相处的那叫一个诡异呀,至少王锦凌就觉得很诡异,九皇叔和凤轻尘似乎在比赛,看谁更冷、更客气。

    不过,王锦凌可以肯定,九皇叔输定了,因为凤轻尘最近迷上了研究玄霄宫那喧关和陷阱。

    暄少奇得知后,不仅没有防备,还大大方方让人带凤轻尘去看,凤轻尘想拆哪个就拆哪个,这完全信任的态度,让凤轻尘感动死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站在九皇叔和王锦凌那边的,万一她把玄霄宫的机关和陷阱都毁了,或者把机关和陷阱图告诉九皇叔,让九皇叔和王锦凌的人马攻上来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听到凤轻尘这话,暄少奇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,继续纵容凤轻尘,直到被凤轻尘再三逼问,暄少奇才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是的,不会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绝不是那样的人,她不会卑劣利用他的感情和信任,去帮另外两个男人,那两个男人也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。”凤轻尘眼眶微红,郑重地向暄少奇保证。

    是的,她绝不会出卖暄少奇,她只是对这些鬼斧神工的陷阱和机关感兴趣,可她开始什么都没有说,只说想要看这些陷阱和机关的内部构造,暄少奇就什么都不问,将攸关玄霄宫存亡的秘密告诉她,这份信任即沉重又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和暄少奇一对比,凤轻尘直接对九皇叔骂道:“九皇叔,你是一个大混蛋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沉默地看着凤轻尘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只要凤轻尘高兴,别说混蛋,就算骂他禽兽他也认了,可是凤轻尘骂完这话句就走了,把九皇叔一个丢在原地,凭他被寒风吹得冻僵。

    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直接把九皇叔、王锦凌和暄少奇三个人丢下,除了吃饭和睡觉,几乎和那些负责机关、陷阱改进的人泡在一起了,三个男人刚开始还担心她吃不消,却不想她每天都精神十足、神采飞扬,那样子就好像鱼入海一般。

    刚开始,那些研究机关的人不愿意搭理她,可相处下来发现凤轻尘不仅见解独到,还极有天赋,便天天缠着凤轻尘,一群人围在一起,对着图纸争吵,凤轻尘却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别的女人不一样,她喜欢的不是琴棋书画、女红这些,她喜欢的是战场,和一切与战场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是的,战场,玄霄宫很快就要赢来一场大战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亲爱的……月票有木有?人家好久没求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