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74接骨,九皇叔这是要人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2144开奖结果一天下彩票香港内部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凤轻尘被影子甩出去的刹那,九皇叔完全有机会出手救下凤轻尘,可他没有这么做,在救人和杀人,他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九皇叔凭凤轻尘摔飞,即使他知道凤轻尘一摔,肯定伤得不轻,也没有任何的迟疑,趁影子动作迟缓时,九皇叔上前一剑刺入影子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影子低头,看着贯穿自己咽喉的剑,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栽在两个这么年轻的人手里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的影子不过如此,本王期待你们总指挥使庄韩的出现。”九皇叔手腕一转,手中的剑在影子的咽喉转了一圈,将其整个颈部捣烂,影子两眼一闭,头一歪,九皇叔的剑一抽出来,他便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九皇叔把拿了回来,对于影子的长相完全不好奇,一个死人长什么样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走到凤轻尘身边,弯腰将凤轻尘抱了起来,看到凤轻尘脖子上的指痕,九皇叔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,转身朝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知道此时的小木屋很危险,可凤轻尘受伤了,即使再危险他也必须要去,那里有他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抱着凤轻尘返回小木屋,将凤轻尘平放在土床上,九皇叔没有立马替凤轻尘检查伤势,而是倾身上前,小心地将凤轻尘脸上的发丝和枯叶一一拂去,露出凤轻尘有些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九皇叔并不后悔,如果重来一次,他依旧会选择先杀影子,用自己的小伤换对方的死,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手心在凤轻尘的脸上蹭了蹭,九皇叔没有多做停留,来到厨房,从灶里挖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有他需要的伤药。

    想到凤轻尘身上泥土,九皇叔踌躇了一下,决定烧一锅热水。

    点火烧饭这样的活,在九皇叔想来是比较恐怖的事情,而他也没有辜负自己的认知,火还没有点着,就先把手心给划破了,好不容易点着了火,却因火势太猛差点把眉毛给烧掉了。

    厨房很危险,九皇叔不知道凤轻尘怎么就没有弄伤自己。

    一大锅水,等到九皇叔烧完只剩下一小盆,九皇叔端着这珍贵的热水和伤药再次折回屋内,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退下,用热水替她擦拭身子,脖子上的青紫,也用热水敷着,希望也能减轻症状。

    除了喉咙的伤外,凤轻尘身上没有致命的伤,凤轻尘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要害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只有手骨折断了,背部有一大片淤青,没有伤及肺腑和肋骨。

    对于接骨九皇叔还是会的,不过他每次都是给自己接骨,这是第一次给别人接骨。

    摸着凤轻尘光滑细腻的肌肤,九皇叔眼中部没有一丝的旖旎,只有心疼,心疼凤轻尘受的伤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的记忆里,从来有麻醉这种东西,接骨的痛对他来说也是小菜一碟,所以九皇叔没有做,任何有助于减缓疼痛的措施,拉着凤轻尘的手,“咔嚓”一声接好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凤轻尘之前是痛晕过去的,现在又痛醒了,原本舌头上就有伤,凤轻尘一直闭着嘴,抵着舌头借此止血,这下好了,凤轻尘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血,将九皇叔和自己吐了身,也将自己舌头上的伤口给扯动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怎么了?”九皇叔连忙将凤轻尘抱起,不停地擦拭她嘴角的血,可一擦干净,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露出一抹苦笑,无力的摇了摇头,又张了张嘴,表示自己没事,只是没办法说话,她又不想自杀,当然不会咬太重。

    至于接骨的痛嘛,熬过去就好了,只是额头不停宾来的冷汗和越发冰凉的身子,泄露了她此时的处境,她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舌头受伤了?让本王看看。”九皇叔捏开凤轻尘的嘴巴,凤轻尘嘴里一片腥红,什么也看不出来,九皇叔含了一口水,吻上凤轻尘的唇,将水渡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舌头受伤,直接把水灌进去,定会痛上加痛,九皇叔用嘴喂水,只希望凤轻尘不要那么痛。

    清水喂到凤轻尘的嘴里,再吐出来却变成了血水,九皇叔一连喂了几次,那水依旧是血红。

    九皇叔明白,凤轻尘的舌头伤得不轻,虽然伤口不大,但一直血流不止,九皇叔不再给凤轻尘喂清水,含了一口止血药吻上凤轻尘的唇,含住她的舌。

    止血药与伤口接触,再加上九皇叔的施力,凤轻尘痛得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哪是救人呀,这明明是折磨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全身无力,手疼、嘴疼、全身都疼,被九皇叔这么一折腾,更是痛得想死的心都有了,要不是没有力气,凤轻尘早就把九皇叔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哪里是把她当病人,这完全是把她当试验品,她可以肯定九皇叔这是第一次救人,手上没一个轻重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晌,凤轻尘舌头上的伤口终于止住了血,九皇叔松了口气,将凤轻尘放平,找来几块木板,将凤轻尘折了的手给固定起来,回头又给凤轻尘换上干净的衣衫后,做完这一切,九皇叔还没有闲下来,而是替凤轻揉开背后的淤伤。

    揉伤要用力,九皇叔本身就不是柔弱书生的人物,下手那叫一个重呀,凤轻尘自认自己忍痛的能力强,可在九皇叔地辣手摧花下,凤轻尘还是痛得直哼哼,差点又咬到了舌头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很快天就破晓,两人一个晚上都没有睡,幸亏他们选的地方离村子远,不然,让人听到这屋子一晚上都发哼哼唧唧的声音,定会被人笑话死。

    天亮了,凤轻尘身上虽然有伤,可他们必须要走,围杀他们的人与影子,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去,锦衣卫那边定是知道他们出了事,这个时候估计已经派人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还很虚弱,九皇叔决定背着凤轻尘走,至于茅屋里的东西,九皇叔没有收拾的打算,他们走后这里当然是一把火烧掉。

    可他们低估了锦衣卫的效率,两人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一阵马蹄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人来了,看样子要晚一步了。”九皇叔退回屋内,将凤轻尘放回土床上,在她的唇上烙下一个吻:“休息一下,本王很快就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用完好的手取出,递到九皇叔面前:“这个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着防身。”九皇叔并没有接,这可是凤轻尘保护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这个样子,也没办法用,你拿着,快点解决外面的人,你应该知道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想了想,没有拒绝,拿起枪就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西陵的锦衣卫,确实该死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