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69深情凝视,被人跟踪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港彩论坛开奖结果看新版跑狗图2018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越想越委屈,一拉被子将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,卷缩成一团,这是典型的没有有安全感的表现。

    九皇叔脱衣服的手一僵,不明白凤轻尘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因为左岸的事而烦躁?

    估计是了,九皇叔了解的点了点头,随即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,退下外衣和中衣,擦了擦手就朝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整条被子都卷在身上,摆明了是不让九皇叔睡,九皇叔眉头微皱,实在不明白凤轻尘有什么好气的,亏他进门时还特意洗了澡。

    凤轻尘摆明了不高兴,九皇叔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上前讨嫌,他身上的脂粉味确实是浓了一点,他自己都不喜欢,想必凤轻尘也不会喜欢,他还是等味道消退了再睡。

    于是,九皇叔就这么站在床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个人杵在那里,哪怕凤轻尘不停的催眠自己,快睡快睡,绵羊都数到一千零一只了,还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也命令自己不许动,更不许回头,这一次非要九皇叔主动办事情说清楚,不然她心里疙瘩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喜欢与女子接触,可还不是碰了自己,有一就有二,谁知这一身脂粉味哪来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要解释,九皇叔不肯解释,两人就这么僵了一个晚上,凤轻尘躺在床上一夜未睡,九皇叔站在床边同样一夜未睡,第二天起来,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起床路过九皇叔身边时,很不给面子的别过脸,也不管九皇叔那张脸有多么难看,径直梳洗用早膳。

    九皇叔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,淡得几乎没有了,也收拾收拾和凤轻尘一起用早膳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九皇叔完全没有做错事后的心虚,皱了皱眉,决定还是开口问一下,昨天晚上因为左岸的事压力太大,再加上陌生的环境,难免有点斯底里,不够理智。

    早膳用完,凤轻尘清了清嗓子,故作不在意的开口:“咳咳,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去花舫见了一个人。”见凤轻尘又提起昨晚的事,九皇叔没有不耐,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对香味过敏吗?怎么昨天一身异香,没见你有过敏的症状。”凤轻尘突然发现,九皇叔极有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该聪明的时候呆得很,可不该聪明的时候却又鬼精鬼精。

    九皇叔会气她和王锦凌走得太近,可有没有想过,她也会气他和别的女人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苏绾、楚长华,一个接一个,虽说九皇叔没有与她们有过多的交往,但是……这两个女人却对九王妃的位置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她也会担心,会害怕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王妃,她才能心安理得的和九皇叔在一起,可九皇叔要是有了王妃怎么办?

    她还能恬不知耻和九皇叔保持这种关系,做一个让自己都厌恶的第三者吗?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九皇叔,眼中有掩不住的悲伤,九皇叔心头一怔,虽不杀人如麻凤轻尘为何会悲伤,还是放缓了语气:“特制的香味,用来混淆视听,从花舫出来怎能一身清爽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把西陵天宇那一套说词说了出来,凤轻尘听到后,微微低头掩去眼中的受伤。

    当她是白痴嘛,从花舫出来一定要带脂粉香吗?带一身酒气就行了,这个理由她真没办法接受。

    可九皇叔说出来,她愿意信一次。

    呼……凤轻尘吸了口气,笑道:“九皇叔你今天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要办的事情昨天就办好了,剩下的就是等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那就陪我去找左岸,我想到了让他心甘情愿保护我的办法。”说完,凤轻尘率先朝外走,脚步很快,似有意拉开九皇叔与她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走近,还能闻到九皇叔身上的香味,一想到那香味的来源和九皇叔所说的理由,凤轻尘就没办法笑出来。

    大白天出门,不好坐客栈准备的马车,九皇叔也不愿意去车行租坐别人的车,两人便途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出客栈凤轻尘就发现了不对劲,他们好像被人跟踪了,凤轻尘也不敢回头和九皇叔细说,只得闭着眼睛往外走,朝最热闹的大街走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状视在打量街边的摊子,实则是关注身后跟踪他们的人,在确定并不是自己的疑心作祟,凤轻尘在一个卖珠钗的摊子前停了下来,挑挑捡捡,待九皇叔走她身后时,凤轻尘随手拉起一支珠钗,转身对九皇叔道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笑容羞涩,隐含一丝期待,凤轻尘觉得自己这演技不错,将初嫁人的小媳妇演得那叫一个到位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九皇叔说得是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插上好不好?”凤轻尘举起钗子,递到九皇叔的面前,凝神相对,温柔深情,就连卖钗子的小贩,都能看出这是一对新婚夫妇感情很好,小贩连忙推荐了起来:“这位夫人好眼光,这只梅花珠钗和夫人很配。”

    咳咳,凤轻尘盘得是妇人髻。

    梅花珠钗?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小贩的话才发现,自己随手一挑,就挑到了这摊子上,唯一一只梅花发簪,一时间心中说不出来的失落。

    来西陵路上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眼前,那一段路上发生的事情,对她来说是很珍贵的回忆,她看到了一个最简单的九皇叔,用最简单、最直接的行动爱她、宠她,眼中只有她。

    而到了西陵,九皇叔又变成了那个高深莫测,心中有万种算计、千般谋划、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落差,让凤轻尘一时没法适应。

    小贩见九皇叔盯着凤轻尘眼也不眨,也不知道却伸手接珠钗,便开口调笑起来,话才开头,就被九皇叔扫了一眼,吓得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九皇叔接过发钗,倾身上前,细心地将发钗插好,两人靠得很近,凤轻尘还能闻到九皇叔身上没有消退的香味,瞬间就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们被人跟踪了。”凤轻尘靠在九皇叔的怀里,让九皇叔替她调整发钗,借机说话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