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88反击,去大理寺告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6777现场开奖结果ww香港历年开奖历史记录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现实从不因人的意愿而改变,现实总是充满了无奈,现实总是充满了残酷与冰冷,就在佟珏和佟瑶不安的像左岸求证时,希望左岸说,他刚刚说的话都是骗人的,马车停了下来,凤府到了。

    “左岸,帮我把人抱下去。”凤轻尘出声打断了佟珏、佟瑶和左岸的谈话,佟珏和佟瑶本身就吓得不轻,听到凤轻尘的声音,两人就像受惊的小兔,连忙缩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佣金!”左岸跳下马车,撩起车帘,看着抱着孙思行而坐的凤轻尘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伙心情真的很不好,听到左岸的话,很不客气的横了他一眼:“左岸,我们是朋友,开口闭口谈钱,很伤感情,只是帮我抱思行下去,这也要钱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要,我左岸只为钱为事,从不为朋友办事,而且我们不是朋友,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变成朋友,我们只是雇佣关系,你付钱,我办事。”左岸摆明不为友情所动。

    在杀手的眼中,没有朋友这个词,朋友都是用来出卖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气得不行,可左岸摆明不为友情折腰,不过付钱能办成的事也是好事:“好,你帮我把思行抱下去,再帮我做一件事,我付你一千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眼眸微闪,她想到了如何反击了,思行的事情,不管谁对谁错,她带人劫狱就是不对,皇上真要治她的罪,光凭这一点就能诛她三族,不过现在天还没有亮,她还有机会扳回这一局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做什么事?”左岸不是笨蛋,一千两黄金很多,他平时杀十个人都赚不到这么多银子,同样,佣金越高要做的事情也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“左岸,我要你做的事怀不难,只要你天亮前帮我去散布一些东西,你要做到人不知鬼不觉。”要悄无声息的办好这件事,只有左岸能办到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左岸明显不信,会有人这么傻,花这么多钱就让他办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以为我会让你去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,放心,我不会让你去杀人,我说过我们是朋友,不管你怎么想,至少我把你当朋友。”凤轻尘说这话并不全是哄人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凤轻尘自认对左岸有一个初步了解,左岸是杀手不错,但他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。

    在左岸眼中杀人是一项工作,与他的生活无关,也与他的道德无关。

    左岸在某薪向和她很像,他们都是身不由己的去杀人,但他们从不会清高的认为,自己还很圣洁,自己的双手还很干净。

    他们不主动杀人,但真正要杀人时却不会心软,更不会产生什么不安与愧疚的心里,他们做了就是做了,从不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话让左岸一怔,怔忡过后又是相同的冰冷:“别以为这么说,我就会少你收银子了,凤轻尘我说过,我不会把你当朋友,我左岸没有朋友,也不需要朋友,一千两黄金一银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左岸说完这话,就伸手接过凤轻尘手中的孙思行,作为一个杀手,他很清楚人身体的要害,看似随意的一抱,却避开了孙思行的要害。

    低头打量孙思行的长相,饶是左岸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少年干净、乖巧,即使一身是伤,也掩不住他身上干净的气息。

    真让人嫉妒!

    他想,他或许能明白凤轻尘为何对这个少年如此特别,这么干净的少年世间少见,只希望这次发生的事情,不要毁了这个干净的少年。

    左岸看上去很消瘦,可手上的力道却很稳,左岸抱着孙思行稳稳的走进凤府,凤轻尘暗中赞道,一千两黄金花得值得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连忙上前,指引左岸将孙思行抱到后院的手术室,虽说左岸为人冷淡,可不知为何佟珏与佟瑶却一点也不怕他,也许是在马车上说的那段话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佟瑶,你留下。”凤轻尘没有跟左岸一同去手术室,而是留在前厅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去给思行做检查,处理他身上的伤口,可是现在不行,她必须做好劫狱后的善后工作,不然不仅保不住思行,整个凤府的人都会遭殃。

    “秀。”佟瑶战战兢兢的立在凤轻尘的面前,听到左岸的话,让佟瑶明白孙思行所受的伤,远不是他们看到的那般。

    佟瑶很清楚,让孙少爷受伤是他们的失职,秀走之前再三叮嘱她们,绝不能让孙少爷有事,也不知道这一次秀会如何惩罚她们,佟瑶的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到了,却没有安慰的意思,思行受伤,佟珏和佟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凤轻尘冷冰冰的道:“你现在去王家找大公子,让他给我找一个讼师写一份了状纸,内容就是顺宁侯府栽赃陷害、污陷好人,血衣卫滥用职权,收受贿赂,屈打成招,具体的让讼师写,言词越犀利越,写好后你和那位讼师,天一亮就去大理寺告状,告血衣卫和顺宁侯府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打算先下手为强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连夜被皇上招进宫,也不知道有什么事,就算没事九皇叔短时间内也无法出宫。

    自从皇上得了符临的帮助后,一路顺风顺水,这一次,皇上在玄霄宫的事上栽了这么大跟头,恐怕会气得吐血,就算不能拿九皇叔怎么样,短时间内也不会给九皇叔自由。

    九皇叔可以保她,但不一定会保凤府、保孙思行,而她也不能一出事就找九皇叔,如果自己能解决就尽力处理,解决不了再找九皇叔好了。

    佟瑶不知道凤轻尘这么做有什么用,却不敢多问,连忙应了下来,脚步匆匆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今晚,整个凤府的人都别想睡。

    佟瑶走后,凤轻尘便把春绘、秋画、夏挽和冬晴招来:“你们四人去烧好热水,准备干净的布条,一伙去手术室照顾孙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虽说工作不重要,可却是照顾凤府仅次于凤轻尘的人,春绘、秋画、夏挽和冬晴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把这四个人打发走了,凤轻尘便对暗处的暗卫喊话,让他们出来一个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黑衣黑裤,整个人都被黑色包裹,比左岸还没有存在感,悄无声息的从凤府某个角落飘出来,跪在凤轻尘的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凤轻尘说不定还会被吓一跳,可今天她的心思全部放在孙思行的身上,见暗卫出现,凤轻尘立马将命令传达下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