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79黑手,我就喜欢你没见识的样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星期一股市咋样怎么看是不是创业板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事实和左岸想得完全不一样,九皇叔和凤轻尘并没有被锦衣卫包围,相反锦衣卫陷入了苦战。

    为了抓拿九皇叔,顺便杀凤轻尘领赏,锦衣卫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这一次更是出动三百锦衣卫,意图将九皇叔与凤轻尘拿下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早有对策,锦衣卫一动手,九皇叔的暗卫,还有暗中调来的人手,立马出动,这伙锦衣卫别说拿九皇叔了,自己能脱身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奸诈。”左岸一看就明白,九皇叔能做出这一手安排,完全得感谢他,要不是他给九皇叔和凤轻尘争取了大半个月的时间,这两人别说安排人对付锦衣卫了,能好好睡一觉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自己帮了这么大的忙,对方居然小气的要把和降落伞拿回去,真没见过这么抠门的人。

    左岸无视对战的双方,如同幽灵一般,穿过战斗圈,朝出城的方向走去,很幸运,官道是居然有两匹马,左岸想也不想,上马离去……

    事后左岸才知道,这是九皇叔特意留给他的,之所以会有两匹马,是为了降低他的防备,乍一眼看到两匹马,就不会认为这马的出现有问题。

    达达达……左岸纵马狂奔,顺着马蹄的足迹前行,丝毫没想过了,自己落入了九皇叔与凤轻尘的圈套。

    此时,算计左岸的凤轻尘与九皇叔,也没有想象中的高兴,因为他们遇到对手了,而这人显然是早早在这里等他们,离对方百步远,九皇叔与凤轻尘就勒住了马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。”来人身着铠甲,手持大刀,如果不是身上那阴冷的气息,看上去和一名大将军无二。

    “庄韩,锦衣卫总指挥使,没想到你居然会亲自出手。”九皇叔听到对方的声音,才知对方是何人。

    虽说,他的目的就是为引出庄韩,可这伙看到对方,还是万分的震惊,看样子西陵皇上很想活抓他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庄韩将手中的大刀,往地上重重一震:“你连影子都能斩杀,老夫又怎敢小视。东陵的九皇叔可不是普通人,老夫出手也不算坠了名声。”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,凤轻尘无趣的撇了撇嘴,表示对庄韩没有半分好感,锦衣卫的头头果然不一般,脸皮比常人厚数百倍。

    显然九皇叔也不喜欢此人,听到这话更是对庄韩没有半分好感,缓缓地抽出腰间的长软剑,指向庄韩:“庄大人既然来了,那就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好狂妄的小子。”庄韩全身都被包在铠甲里,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从他的声音可以听从,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庄韩成名很早,是西陵数一数二的高手,为人骄纵,横行西陵,他没想到九皇叔一个小辈,居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庄韩也不顾江湖道义,事实上他们都是官场上的人,不存在什么江湖道义,庄韩脚一踢,将身侧的大刀踢起,握刀就朝九皇叔冲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早就知庄韩此人的阴险,早有防备,在庄韩动手的刹那,九皇叔策马上前,提剑与庄韩对打。

    咔咔……细长的软剑与庄韩大刀相撞,崩发出一连串的火花,九皇叔手腕一动,软剑从庄韩手上的大刀滑下,直朝庄韩心口刺去。

    庄韩脸色不变,缩手一挡,正好挡住了九皇叔的剑尖,用力一推,将九皇叔连人带马推出去一步。

    庄韩不给九皇叔踹息的机会,弯腰一扫,手中的大刀就朝马腿扫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见状不仅没有后退,反倒一拍马屁,纵马上前。

    “咔……”庄韩将马的前蹄砍断,马儿往前一栽,直直朝庄韩扑去,庄韩急忙后退,可九皇叔却不给他机会,在纵马上前时,九皇叔便旋身离开马背,借力跃到庄韩的身后,在马往前栽时,九皇叔反身一踢,将庄韩踢上前,与断腿的马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即使庄韩身着铠甲,这一撞也不轻,庄韩甚至能感觉到心口发痛。

    混蛋。

    庄韩怒极,没想到自己与九皇叔初次交手,就吃了一个这么大的亏,心下大怒,手中的大刀猛得一挥,将眼前的马,砍成两半,血瞬间就喷了出来,凤轻尘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这一皱眉,引起了庄韩的注意,庄韩看到面前的凤轻尘,眼中闪过一抹亮光,庄韩不去管身后的九皇叔,如同一阵风,朝凤轻尘扑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调查,庄韩很清楚凤轻尘在九皇叔心中的地位,只要拿住凤轻尘,九皇叔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靠,不是吧,柿子挑软的捏,你就知道我很差劲。”杀气扑面而来,胯下的马不安动了起来,凤轻尘没时间安抚马,一拉马绳,调头准备跑人。

    打不过,她跑行不行。

    “想跑,做梦。”庄韩脚尖一点,凌空跃起,如同大鹏展翅,朝凤轻尘扑去。

    事先知道凤轻尘擅长暗器,庄韩特意穿了这一身出现,就是为了防备凤轻尘的暗器,现在看凤轻尘不出手就跑路,心中更加肯定,自己这步棋走对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忘了,在他朝凤轻尘扑去时,九皇叔也不会闲着,庄韩凌空跃起的刹那,九皇叔也出手了。

    庄韩不就是一身铠甲嘛,还真以为自己能防子弹了,别说子弹了,就是那能刺穿墙壁的飞虎爪,庄韩这身衣服都防不了。

    当九皇叔按动手腕的飞虎爪时,只听见嗖的一声,利爪直接射入了庄韩的肩胛处,九皇叔一用力一拉,庄韩往后一仰,了从半空跌了下来,咚的一声摔倒地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出情他,按起收缩的按钮,将庄韩拖到自己身边,同时人也朝前扑去,软剑朝庄韩的颈脖去挑去,将庄韩的脸上的头盔挑飞。

    庄韩是个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人,头盔飞出去的刹那,庄韩一个转身,从地上跳了起来,大刀反手就往自己身后砍去,试图砍断九皇叔与自己之间的连线。

    却不想当一声,大刀弹了回来,身后的线纹丝不动,庄韩面色一变,在九皇叔的长剑再次扫来时,庄韩反手握住那根线,用力一扯,只听见噗嗤一声,庄韩生生将自己背后的利爪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钢线从他的手中飞速划过,在他的手心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,咔……倒三角爪卡在庄韩的手里,将庄韩的手直接刺烂,庄韩吃痛连忙松手,利爪唰的一声,飞进了九皇叔的衣袖里。

    “东陵人果然狡诈,尽弄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。”庄韩吃了这么大亏,语气当然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管用就好,本王只求结果,只要能杀你,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又如何。”九皇叔不以为的道,抬起左手对准庄韩,做出一个进攻的姿势,庄韩刚刚吃了那东西的大亏,条件射往身边一躲,哪知……

    “本王逗你玩罢了,庄大人实在不经逗,无趣的紧。”九皇叔冷冰冰的说着这话,庄韩听得那一个愤怒,一张老脸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身为锦衣卫的总指挥使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,这是挑衅。

    庄韩怒了,不顾身后的伤还在流血,提刀又再次朝九皇叔冲去,这一次庄韩直接使出杀招,看他的样子是不打算活抓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真不经激。

    九皇叔轻蔑地看了庄韩一眼,出剑迎上,心中却暗自盘算,庄韩这么一怒,那药效是不是能更快发挥。

    是的,凤轻尘很无耻的在飞虎爪上摸了药,她不喜欢用药害人,认为这样做有违自己老师的教导,可被左岸拿走后,凤轻尘也不得不打药剂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违背老师的教导,总比死了的好,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呀,她现在是走在悬崖边上,稍有不甚,就会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她不想死,所以那些想杀她的人都去死吧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后退数十米,确定不会再被庄韩盯上才停下,这才一停就听身后有马蹄声,凤轻尘举起手电筒扫过去,虽看不清面容,但看那身形也知道是何人。

    强光突然射来,不要说左岸了,就是他胯下的马也受不了这突来的光线,马受惊,一阵嘶鸣,差点把左岸给颠了下去,直到凤轻尘关了手电筒,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左岸受这么一惊却没有生气,反而更加的亢奋了,认为自己这一趟正来得太值了。

    左岸加速往前,来到凤轻尘身边,一脸急切的问道:“凤轻尘,你刚刚那个发光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左岸目光灼灼似贼也,要不是知道左岸这人的性情,凤轻尘都怀疑自己遇到强备,左岸那眼神太太太吓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机灵,连忙收回心神,晃晃手中的手电筒,一脸邪恶的笑道:“你不知道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可惜全副精力,都放在手电筒上的左岸没有看到,左岸老老实实的摇头:“不知道,这是什么东西呀,怎么这么亮,这是我见过最主亮的灯了。”

    左岸那叫一个激动呀,而他越激动,凤轻尘就越高兴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媚,看左岸的眼神也越发的和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好呀。我就喜欢你这副什么都不知道,没见识的样子。左岸,你想知道吗?”此时的凤轻尘,像极了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。

    而某只小呆红帽,虽然气凤轻尘说他没见识,可事实如此,他找不到话辩驳,再说他也的确想知道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弱弱的奉上三更,再弱弱的解释一句,不是阿彩偷懒,实在是阿彩太可怜了,放假第二天,我居然吃坏了东西,吐了一天,难受死我了,最后能弱弱地求个月票不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