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89民意,皇上也不能失了民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怎样看走势图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网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要暗卫潜入顺宁侯府与血及卫,去偷顺宁侯府和血衣卫的笔墨纸砚,然后让暗卫分别在上面写上,顺宁侯府的阴私和血衣卫的阴暗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阴私和阴暗的东西,凤轻尘从来没有想过写真实的,怎么能引起混乱怎么写。

    顺宁侯府不是说她徒弟奸污顺宁侯府秀嘛,那她就用血衣卫的纸,写顺宁侯府的秀与下人私通,顺宁侯府的少爷与姨娘私通,顺宁侯府了夫人养面首,与京中权贵私通,顺宁侯府乱得很,全府上下没有一个干净的人。

    顺宁侯府的秀与下人私通,事情败露后,栽脏给去顺宁侯府医病的孙小神医,孙小神医被人污陷入狱,顺宁侯府买通血衣卫,意图屈打成招逼孙小神医认罪。

    孙小神医不肯认这莫须有的罪,血衣卫就威胁恐吓,用各种手段迫害孙小神医,家人求见血衣卫却拿不出人,自从从入血衣卫大牢后,孙小神医生死不明、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至于血衣卫的阴暗,这个完全不需要凤轻尘说,暗卫就能写出成千上百条,血衣卫这个阴暗的特务部门,这几年做的坏事,可是罄竹难书。

    血衣卫身负监察百官的职责,却与官员勾结,互相包庇,草菅人命,不顾律法滥用私刑,以满足那些牢头虐杀的心里。

    两张纸,每张纸上不过百余字,上面表露出来的事情,却能让见者变脸,暗卫将文字润色后,递给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按凤轻尘的话,写的很白话、很直接,这上面的字念出来,就是普通百姓也能听明白,凤轻尘看了一遍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是要制造舆论导向,不是犹科书,当然是怎么利于传播怎么写了。

    “按上面的内容,分别抄写一千份,天亮前我要看到。”凤轻尘再三叮嘱,这散播顺宁侯府和血衣卫罪装的纸条,只能由暗卫写,绝不能让府上其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血衣卫查出字迹,至于纸张的来源,她就不用担心了,查来查去,只能查到血衣卫和顺宁侯府。

    暗卫也知事情的严重性,要是让人知道,散播这些谣言的人是凤轻尘,皇上第一个不会放过凤轻尘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这办法有效吗?”暗卫不打折扣的执行凤轻尘的命令,可同时又担心这个办法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他们不怕多做事,就怕没有效果,到最后倒霉的还是凤轻尘,要知道凤轻尘这种发小传单的手段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,这效果他们实在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效果试一试就好了,民意不可为,这件事上我们有错有先,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利用民意,让民意为我们所用。”国情有差异,凤轻尘也不能肯定这个办法是否可行,但做了总比不做的好。

    “民意?皇上会在意这种东西吗?”暗卫吸了吸鼻子,对此表示不认同。

    民意这种东西,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当民意达到一个高度时,皇上就是不想重视也不行,一如当初雪灾的事情,那神秘赈灾人被东陵百姓惦记在心,让皇上对神秘赈灾人来颇为忌惮,你说民意有没有用?”雪灾,还有五座山爆炸的事情,九皇叔无不是利用民意,逼皇上退步,她现在为何不能用。

    暗卫略一思索,点头就继续去做抄写的工作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明白了,凤轻尘也不再多问,交待清楚后就匆匆朝手术室走去,一边走一边将智能医疗包启动。

    凤轻尘推开手术室的门,发现左岸居然在帮孙思行清理伤口,那动作、那态度,专业、认真堪比大夫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门口愣了一下,鼻子酸酸的,朝左岸重重鞠了个躬:“左岸谢谢你,思行醒了,我让他向你道谢,他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左岸,一切也不会这么顺利,左岸是孙思行的救命恩人这话凤轻尘并不是随便说说,她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假惺惺,我只是拿钱办事,什么救不救的,我左岸从来不会救人,你既然来了,人就交给你了。”左岸傲气的将手中的布条一丢,傲慢的离去,这刻意做出来的姿态,显露了他此时的真性情。

    被凤轻尘撞到他在给孙思行清理伤口,他不好意思,他可是一直表现出,对孙思行很讨厌的样子,怎么可以帮他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儿小担心,那个小绵羊一样的少年,可左岸还是坚决的离去,走到门口左岸犹豫了一下,还是停了下来了,转身道:“对了,你不用为他担心,他没有受到侵犯,他受的只是刑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左岸才真正的离去,这话别人也许不明白,但凤轻尘却明白,在牢里对犯人来说,最可怕的不是身体上的伤害,而是心里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犯人在监牢里,被关在同一间的犯人侵犯是常有的事情,别说古代了就是现代这事也是常有。

    凤轻尘之前就担心思行会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现在听到左岸这么说,凤轻尘心头最后一块大石也落下了。

    她真不想思行这么干净的孩子,见到这些阴暗的事情,相比受辱,她宁可思行受刑,身体上的痛可以锻炼一个人心志,可心里上的伤害,却容易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思行没有受辱实在是太好了,凤轻尘无比庆幸,同时希望思行经此事后,还能保持他原来的品性,而在此之上,他的心志能更成熟一些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看着左岸那高傲又孤寂的背影,凤轻尘突然笑了起来,思行出事能遇到左岸出手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哼……左岸听到了,没有回头,而是冷哼了一声,声音不大,却足够凤轻尘听到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别扭的孩子,你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性格很不讨喜嘛。”可偏偏凤轻尘喜欢左岸这种性格。

    左岸这种性格很好、很真实,他对一个人好时就是真的好,而他对一个好只凭自己喜欢,从来没想过要对方回报。

    一脸欣慰的目送左岸离去,看着留在手术室内的佟珏,凤轻尘皱了皱眉:“佟珏,这里不需要你了,你去照顾左公子。”

    瞬间,凤轻尘恢复了一个大夫该有的冷静和严谨,冷冰冰地向佟珏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佟珏被凤轻尘的冷脸吓住了,委屈的应了一句,悄悄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见凤轻尘没有看她,佟珏落寞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秀对她们不满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