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81乱之初,搅浑了水就想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凤凰彩报今天正版香港马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管是杀手还是政客都不能用“没想到”来解释自己的失败,失败就是失败,再多的解释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,而一次的失败,足已让他们就此丧命或者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对庄韩来说,他的两个“没想到”就足已让他把命交待在这里,身为锦衣卫总指挥使,贪功冒近,孤身在郊外堵九皇叔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身为锦衣卫的头,庄韩只顾抓九皇叔的功劳,却没想过失败后,西陵的锦衣卫没有总指挥使会乱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也许在庄韩的心中,他亲自出手抓九皇叔是万无一失的事情,只不过,没有想到会有意外罢了,而这个意外正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九皇叔与左岸初期配合起来磕磕绊绊,可三十招后,在九皇叔有意的配合下,左岸发现自己的招式,居然发挥出了最大杀气。

    左岸有些讶意,他当然不是惊讶自己招式的变化,而是惊讶九皇叔此人,居然能放下骄傲与锋芒,配合自己,这实在不符和九皇叔在他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不过惊讶归惊讶,在九皇叔的配合下,左岸充分展现出九州大陆第一杀手的气势,将第一杀手的傲气展现的淋漓尽致,让凤轻尘大呼过瘾,也大呼值得。

    十招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的配合下,左岸只有了十招,就将剑送入庄韩的咽喉,那一刻不仅左岸自己不相信,就连庄韩也不相信,他居然会以这么狼狈的姿态,死在一个年轻的杀手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庄韩手中的刀,还保持着往下砍的冲势,可此时的他却再也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庄韩低着头,眼神落在贯穿自己咽喉的剑上,到现在还不敢相信,自己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可事实如此。”左岸从震惊中回过神,冷漠地转动手腕,确保庄韩死透了,才抽出剑。

    咚……

    剑抽出来的那一刻,庄韩手中的大刀,重重的立在地上,他亦稳稳地站在那里,如果不是一直往外冒血的咽喉,九皇叔和左岸都要怀疑庄韩没有死。

    西陵最大的情报头子,掌管西陵最阴暗部门的庄韩就这么死,虽说庄韩的死在计划之中,可庄韩真正死了,九皇叔还是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在西陵官场,活跃了二十几年的人物,手上不知有多少阴私,脑子里不知有多少秘密,结果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就死了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要是知道,也许会高兴,至少庄韩到死都没有透露西陵的秘密。

    庄韩死了,九皇叔和凤轻尘离开西陵最大的障碍也除了,两人都松了口气,知道短时间内,不用担心西陵这边的追杀。

    庄韩死后,不管是锦衣卫还是西陵的官场,都会乱上一段时间,短时间内西陵的人,没有精力对付九皇叔和凤轻尘,他们离开的路也会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九皇叔与凤轻尘共乘一骑,左岸有自己的马,当然不用与人共乘了,三人上马后,很默契地不再说话,策马朝官道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要尽快离开上京,离上京越远越好,至于身后轰然倒地的尸体,三人都没兴趣搭理,一个死人,还能翻天不成。

    死人翻不了天,活人可以,西陵皇上一大早,就接到九皇叔逃离上京,庄韩被杀的消息,气得把漱口的燕窝给砸了,直接下令,让驻宁东陵边关的将军,把九皇叔和凤轻尘拿下,死活不计。

    大爷,把西陵的水搅浑了就想跑,这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。

    宫人八百里加急,把消息传给驻守东陵与西陵边境的将军,结果九皇叔却比驻守边关的大将军早一步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于是,西陵驻守东陵边关的大将军,一直在苦等九皇叔的到来,结果等了一个月,也没有等到哪怕一个像九皇叔的人,某将军无奈,只得写折子回禀皇上,他没有等到了。

    而九皇叔、凤轻尘和左岸三人早就改道,朝西陵与南陵的边境走去,借道南陵再回东陵,如此一来虽说费了一些时间,但却安全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管九皇叔与左岸多厉害,两人都不想正面与军队对上,以一人之力闯百万雄狮,虽勇猛但也有点蠢,就算能赢也会赢得很辛苦,九皇叔和左岸明显是懒人,他们不想生事,再说借南陵的道也不用绕多远,在南陵有接应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三个人,光明正大走过西陵与南陵的交界处来到南陵。谨慎期间三人没有往繁华的都市跑,而是沿着边关小道,一路快马加鞭,日夜兼程赶回东陵,七赶八赶终于在除夕前赶到东陵皇城。

    看着高高的城门,九皇叔与对凤轻尘都松了口气,离京的这段时间可谓是凶险万分,好在他们都活着回来了,看到这不怎么让人喜欢的城门,九皇叔与凤轻尘也觉得它比平时顺眼了。

    “进城吧。”九皇叔策马上前,示意左岸跟上。

    对于九皇叔能在半夜叫开城门,左岸一点也不惊奇,这一路上,他已经见识到了九皇叔的厉害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手伸得很长,从西陵到南陵这一段路上,沿路都有人接应他们,一路为他们提够装和马匹。

    饶是左岸见识多广,也为九皇叔的缜密和势力震惊了,这要筹划多久,才能挑出一条这么好的逃跑路线,并在沿路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不久,只要三年。

    三年前九皇叔就决定秘密潜入西陵,为欧阳成安铺路,而这三年他都在为之做准备,逃跑的路线他不止安排了一条。

    左岸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,而这一部分在用过一次后就会废掉,不会再用,所以左岸即使知道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半夜进城,九皇叔并没表露自己的身份,而是拿出神机营的令牌,守城的小兵一看,连忙开侧门,让九皇叔三人进城。

    进城后,九皇叔本来想把凤轻尘送回府,可是一入城,就有皇宫人在等他,说皇上急诏,请九皇叔即刻进宫。

    显然皇上对九皇叔的行踪很了解,不然也不会在他一进城,就逮到人。

    对此,九皇叔并没有多震惊,到了东陵要是皇上还不知道他的行踪,那他这个皇帝也就就白当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朝凤轻尘点点头,表示不会有事,让她安心回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然担心,还是点了点头,与左岸一同回到凤府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她帮不了九皇叔,在玄霄宫九皇叔害东陵折损了三万人马,这笔账皇上定会找他算,只是没有想到,皇上这么心急,九皇叔一进城就把人拉进宫算账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