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83劫狱.有师父疼的孩子是个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悉尼旅游住宿攻略2018年88期双色球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想到孙思地在血衣卫所受到的酷刑,凤轻尘就有杀人的冲动,恨不得把顺宁侯府和背后的主使者都抓出来凌迟。

    这世间总有一些小人,故作聪明,喜欢玩一些不入流的手段,在背后使计害人,却装出正义使者的模样,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,有人替她包庇隐瞒,便不会有知晓。

    殊不知,人在做天做看,老天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作恶的人,凡在世之人,挑拨离间,诽谤害人,油嘴滑舌,巧言相辩,说谎骗人,死后就要被打入拔舌地狱。

    到了拔舌地狱,小鬼掰开来人的嘴,用铁钳夹住舌头,生生拔下,非一下拔下,而是拉长,慢拽……后入剪刀地狱,铁树地狱。

    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正好用来对付那种小人,这一次,她一定要让害思行的人明白,什么叫人在做天在看。

    不给那人一个教训,不让那人知道疼,那人就不会知道怕,隔三差五还会来闹事,横竖闹事不用付什么代价,还能随口诬蔑他人,自己从中获利。

    这年头多的是做了婊子,还忙着立牌坊的人,顺宁侯府那什么秀,居然敢诬蔑思行奸污,也不想想就凭她那样的人,能入得思行的眼嘛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,很快,但左岸却看得清清楚楚,左岸全身一寒,又有一种面对师父的感觉。

    得,他不和一个小孩子计较,左岸收起对孙思行的嫉妒,很给凤轻尘的面子道:“要不要花钱请我帮你劫狱,虽说我只擅长杀人,可劫狱也不是多难的事,只要你付足够的了银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会一会那个被凤轻尘如此重视的孙少爷,顺便看看落入东陵特务机关的孙少爷,还能活着出来吧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的白左岸一脸,警告他别多事,摸了一把脸,担了捏自己的脸颊,凤轻尘提醒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“左岸,我现在没空和你多说,事情也没有严重到要劫狱的地步,你好好的呆在凤府,你要的东西我会尽快让人帮你送来,我现在要去血衣卫捞人。

    春绘、秋画,你们替我好好服侍左公子,记住,左公子是我凤府的贵客也是我凤府的主人之一,切记不可怠慢了左公子,左公子要什么都要满足他,做什么都不能拦着。”

    虽说到了皇城,她不用担心杀手的暗杀,但左岸的存在,对她来说就是保命符,她绝对要伺候好这位大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春绘和秋画虽不明白,凤轻尘为什么要这么重视这位少年,却聪明的没有多问,而是恭敬的领命。

    左岸耸了耸肩,大爷地架子摆得十足:“随你,有需要就来找我,看在相熟一场份上,我会少收一点银子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客气,恰好安抚了左岸到陌生的环境的不安了,作为主人之一,左岸表示自己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三更半夜,本就不适合出门捞人,可凤轻尘却管不了这么多,早一点把思行带回来,她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房换了一身衣服,又拿出她特意放在智能医疗包里的风钗,还有九皇叔给的令牌,要捞人也要拿出有份量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代表先皇后的凤钗,代表九皇叔的令牌,这两样东西的份量仅次于皇帝亲临了,所以在夏挽和冬晴,建议凤轻尘换上九王妃的礼服,凤轻尘拒绝了,她穿上王妃服也不上王妃,有凤钗和令牌足够唬人了。

    马车早已在府外等候,凤轻尘在佟珏和佟瑶的搀扶下上了马车,凤轻尘一坐稳,车夫不等吩咐,便扬鞭驾车而去。

    马蹄踏起、车轴滚动,本不是多大的声响,可在这静寂的夜,却显得份外刺耳,至少凤轻尘中到这马车的达达声,就觉得很烦躁,心中的担忧更甚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呆三天,也不知道思行怎么样了,如果血衣卫对思行轮番用上酷刑,思行就算活下来人也废了。

    血衣卫的酷刑完全就是虐杀,即使不曾受过刑,凤轻尘也清楚那些刑法用在人身上会如何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不敢说话,小心地跪坐在一旁,凤轻尘不是一个喜欢迁怒的人,看佟珏和佟瑶这小心谨慎的样子,叹了口气,闭上眼不让这两人看到她眼中的烦躁与不安。

    拉车的马似乎也知道主人的心急,跑得比平日快了许多,再加上路上没人,马车一路横冲直撞,硬是比平时快了一刻钟,将凤轻尘送到了血衣卫大牢。

    血衣卫大牢,凤轻尘并不陌生,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凤轻尘不让佟瑶和佟珏跟着,独自一人朝那阴森血腥的大牢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大牢,闲人免入。”离大牢还有百步远,血衣卫便上前,挡住凤轻尘的去路。

    血衣卫全身都被黑色包裹,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,再加上背后那幽深的大牢,往人前一站,便有着说不出来的阴森与恐怖。

    常人见到血衣卫,定会吓得脸色发白,两眼外翻,小孩见到血衣卫当场就会吓得大哭,血衣卫的凶名,东陵皇城人人皆知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是第一次对上血衣卫,甚至可以说她是血衣卫的老熟人,这两个守门的明显不认识凤轻尘。

    事实上就算认识,他们也不敢放行,血衣卫大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,这一点凤轻尘也知道,凤轻尘并没有刁难这个侍卫的意思,第一时间亮出九王府的令牌:“九皇叔有令,命我进血衣卫大牢看一犯人。”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刚刚还趾高气扬的血衣卫,立刻单膝跪下,干脆的道:“小的不知有九皇叔命令,得罪之处还请姑娘恕罪,不知姑娘奉令见哪位犯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见顺宁侯府状告的孙思行孙大夫。”凤轻尘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道。

    两个护卫一听,脸上难色:“姑娘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可以?”凤轻尘脸色一沉,她就知道就算这事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,也会有人借思行的事生事。

    “回姑娘的话,上头有令,除非圣旨亲临,否则,任何人不得见孙大夫,还请姑娘不要为难小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将头低到裤腰上了,却执意不肯让步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愿我来世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,净无瑕秽;光明广大,功德巍巍,身善安住,焰网庄严过于日月;幽冥众生,悉蒙开晓,随意所趣,作诸事业。

    好吧,无视我吧,我继续奋斗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