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86抢人,我要告你们滥用职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新版跑狗图,玄机图504香港王中王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林大人反应过来后,带着大批血衣卫冲出去时,就看到凤轻尘带着一票护卫冲了过来,整一个带着小弟的纨绔子弟模样,看凤轻尘那架势,是要来血衣卫抢人了。

    “凤,凤轻尘,你要做什么?”林大人虽然想借凤轻尘闹事的名义,把凤轻尘拿下,可他也不想落个看守不严的罪名。

    要是让凤轻尘把孙思行劫走了,他就倒大霉了,他那些同僚可是只会落井下石的主,林大人眼中闪过一抹担心,有些后悔接手今晚的差事。

    做什么?

    凤轻尘冷笑一声,扫了林大人一眼,没有搭理他,对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:“去,把孙少爷找出来,谁敢阻拦就给我打,下手注意点,别把人打死了就行,打残了我凤府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佟珏和佟瑶找来的人不多,但这些人的气势,却不是常年混在皇城的血衣卫能比的,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沙场喋血的家伙,一个个都是拿命换前程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敢,你敢……”林大人吓得脸都白了,手直哆嗦,本以为是个抢功的好事,没想到遇到凤轻尘这么一个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林大人,你到看我敢不敢,现在你要不要把人交出来,只要你把孙思行交出来,今晚的事我们好说。”凤轻尘素手而立,浑身散发着一股厉气,而她的头上正好插着先皇御赐的凤钗,又将这厉气给抚平了几许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擅闯血衣卫大牢,强抢嫌犯,可是杀头的大罪。”林大人带着血衣卫,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,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嫌犯?你说我徒弟是嫌犯,他就是嫌犯了,你有证据吗?林大人,你说我擅闯血衣卫大牢,我还没有告你滥用职权,无故扣押善良百姓呢。

    我徒弟在皇城是什么名声,你们血衣卫又是什么名声,这事说出来谁对谁错,明眼人都明白,你们血衣卫与顺宁侯府勾结,污告我徒弟,现在还对我徒弟用刑,以图屈打成招。林大人,你等着,天一亮我就去大理寺告状,看这件事谁对谁错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步步逼近,厉声呵道,见身后的护卫还没有动,回头训道:“还愣着干嘛,动手,要是孙少爷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们赔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”凤府的护卫不再迟疑,握着刀与盾牌就往前冲,仔细看会发现,他们手上的刀还没有开锋,钝着呢,这样的刀砍下去,轻易不会要人命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狭长的走道里,凤府的护卫与血衣卫就打了起来,血衣卫人多,但这走道小,人多更不好发挥,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血衣卫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,再加上血衣卫用得是长茅,那长茅在走道里也不好使,时不时就被走道给卡住了,一时间就看到凤府的护卫,提起盾牌砸血衣卫,拎起刀,拿刀背往血衣脑袋上敲。

    吧唧,吧唧……一声接着一声,不是脑袋被敲破了,就是手被打折了,凤府护卫如同猛兽,提起盾牌挡下血衣卫的长茅,在同伴的掩护下上前,提刀就砍,反正里要不用力太猛,要不了人的命。

    凤轻尘就站在身后,冷眼看着这场混战,眼前血腥的一幕,对她没有丝毫影响,她只这么静静地看着,冷眼看这些人用性命相博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等了大半天,陆少霖也没有出现,凤轻尘就明白思行这件事情不单纯,思行在血衣卫担得越久越危险,说不定有人看到她回来,直接就会要孙思行的命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孙父和孙母都不在,即使这皇城的权贵取了思行的命,也不会有人替他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没爹、没娘疼的孩子,一如当初的她,哪怕是横尸街头,也没有人会为她收尸。

    打杀声在血衣卫大牢响起,涌进来的血衣卫越来越多,凤轻尘一行人已经被人里外包围了,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爆炸声响起,众人惊得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林大人的话刚结束,又一爆炸声响起,还伴随着房屋倒塌声。

    “震天雷?是震天雷。”有人闻到了火药味,大声嚷了出来,一时间血衣卫又乱了。

    震天雷?哪有这么多震天雷,凤轻尘唇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,趁血衣卫的大牢大乱,朝凤府的护卫打了个手势,示意人退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劫孙思行?

    还需要劫嘛,人都已经被救走了。

    血衣卫的人被震天雷吓到了,凤府的护卫趁乱往外退,只要不劫人,凤府的护卫要走,血衣卫当然不会拦,横竖经过今天晚上的事,凤轻尘聚众闯血衣卫大牢的罪名是定下来了,明天自有了官府的人拿凤轻尘问罪。

    凤府的护卫也有不少受了伤,凤轻尘带着这一群伤兵从血衣卫退出来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输得很惨呢,可马车里的佟珏和佟瑶却很明白,今晚的交锋,他们完胜,因为……

    孙少爷已经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没错,佟珏和佟瑶两人正跪在马车上,小心的服侍血人一样的孙思行,凤轻尘刚走到马车边上,那一直低着头的车夫就道:“凤轻尘,记得你又欠我一笔佣金。”

    “左岸,怎么是你?”凤轻尘脚步一顿,站在马车下,一时忘了上去。

    左岸缓缓抬头,琉璃般的眸子与凤轻尘对上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是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请你。”她明明让佟珏、佟瑶把凤府的暗卫全部请来,怎么暗卫没有动手,却让这个要钱的祖宗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把人救出来了,并且制造出震天雷的假象,任务完成,怎么?你不想付佣金?”左岸双眼微眯,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只要凤轻法尘敢说不给,他绝对会翻脸。

    “付,我付,多少银子。”凤轻尘发现,有左岸在她虽然性命无忧,可口袋一定会忧虑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震天雷怎么做。”左岸不要银子,要是为了银子,他就去当杀手了,还没人管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凤轻尘想也不想,就拒绝。

    “骗人,你不会震天雷,怎么知道用炮竹可以弄出震天雷的爆炸后的味道。”左岸双手环抱,挡在马车前,一副你要不答应,我就不让你上车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耍无赖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囧了,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祸害呀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