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97罪证,完美的不在场证明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特马开什么号码☆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案子陷入了怪圈,凤轻尘明明被定为被告,可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受害人,审案的节奏看似在大理寺卿手里,可大理寺卿却有一种被凤轻尘牵着感觉。

    凤轻尘似乎故意要误导众人,不待大理寺卿多问,自动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穿的衣服脏了,身上这套衣服是从九王府傣来的,大人可以去查一查九王府布料的情况,还有绣娘是否做了这件衣服,这些东西都是做不了假的。

    大人只要派人去九王府一查,就可以知道了我昨晚在哪,血衣卫习惯了随口诬蔑人,可不巧我昨天晚上正好外出了,不然我就是长了一千张嘴也说不轻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在场的证据更加的充分,这套衣服是九王府一个月前准备的,就算大理寺与血衣卫去查,凤轻尘也不怕,她总不至于在一个月前,就准备好要闯血衣卫大牢救孙思行吧?

    要知道一个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,孙思行也没有关入血衣卫的征兆,要说提前准备这个实在牵强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布出来的这个局,虽匆忙但近乎是神仙局,一切都巧合的可怕,血衣卫根本找不到下手之处。

    刑司处的处长只能呆呆的看着凤轻尘,想要从凤轻尘脸上找出说谎的痕迹,可是没有,凤轻尘脸上什么都没有,真要说有什么,也只是眸子里淡淡的嘲讽与狠辣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得平静,可她的话却像是平地里的惊雷,炸得众人找不到北,这事情太劲爆了。

    昨晚累了、睡得太沉了、衣服脏了、换上了九皇叔给她准备的衣服,这话中无不透露了,昨天晚上凤轻尘与九皇叔做了不寻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说,凤轻尘早就夜宿过九王府,九皇叔也亲口说了,凤轻尘是他的女人,可凤轻尘亲口说出,她和九皇叔一整晚都呆在一起,这个太能引起众人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没胆问九皇叔,可有胆问凤轻尘,凤轻尘都这么说了,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相信凤轻尘昨晚在九王府了。

    而且,凤轻尘将所有的疑点都提前消除了,现在血衣卫要凤轻尘,拿出她昨天穿得衣服也不可能,就算他们能去九王府要凤轻尘昨天穿得衣服,九王府的人也不会给,再问,他们只要说丢了就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借九王府,证明了自己昨晚没有作案的时间,同时以完美的理由,将犯案时穿的衣服处理掉了,光明正大的让人找不以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刻哪怕是刑司处的处长,也佩服起凤轻尘,要知道他下一个问题,就是要凤轻尘拿出昨天所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凤轻尘昨天晚上穿的衣服,沾到了血衣卫特有药剂,只要凤轻尘一拿出来,哪怕那衣服洗得再干净,他们也能证明,凤轻尘到过血衣卫。

    而凤轻尘拿不出昨天穿过的衣服,那就是心里有鬼,把衣服毁了,血衣卫照样可以攻击凤轻尘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凤轻尘提前说出把衣服丢在九王府,血衣卫这个时候再提衣服的事情,就落入了下乘,先不说衣服能不能拿到,单说他们马后炮,就能让凤轻尘拿住把柄,说他们血衣卫故意为难人。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阴森森地瞪向凤轻尘,他不敢相信凤轻尘居然这么不要脸,用这么无耻的理由,为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明,他们明知是假的,可偏偏找不到破绽。

    无论是九皇叔,还是九王府的人,他们出面只会证明凤轻尘,昨天晚上真的在九王府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刑司处的处长终于明白,那些被血衣卫诬告的人心里的愤怒了,被人栽赃陷害的滋味,就好比吞了大粪了一样,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血衣卫越难受了,凤轻尘就越高兴,挑衅地看了一眼血衣卫与顺宁侯府的人,凤轻尘表示她完全有恃无恐,只要这些人找不到孙思行,就别想拿她问罪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充分的证据,证明她昨晚不在场,血衣卫就是诬告了,大理寺卿与左右少卿面面相觑,三人眼中都出一抹无奈的笑,同时又多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这案子还在审,作为主审官,他们有权问凤轻尘任何问题,于是,三位大人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以审案为名,很无耻的不问正事,不停地问昨晚凤轻尘与九皇叔在一起的细节。

    审问细节也是审案的一种,没有人能说三位大人的不是,再说在场的人,除了那位处长和顺宁侯府的人,大家都很好奇,九皇叔与凤轻尘独处时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似早有准备,不管三位大人如何问,凤轻尘都能答得让人找不到错,而话中的透露的信息,无不说明她与九皇叔关系非比寻常,却又发乎情止乎礼。

    为什么累了?

    和九皇叔下棋,心累。

    衣服为什么会脏?

    与九皇叔饮酒,酒洒在衣服上,没法穿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留宿九王府?

    她不是第一次留宿九王府,作为九皇叔亲口承认的女人,她留在九王府很正常。

    九王府为什么有她的衣服?

    这是九皇叔对她的关心,无论她去不去九王府,九王府的下人,都会准备她的吃食与衣物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中的信息暧昧,却又光明磊落,即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,又维护了自己的名声,凤轻尘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无耻的女人,她真说得出口。”东陵子洛越听越不是滋味,凤轻尘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,虽没有说自己与九皇叔怎么样,可却说明在九王府,她隐隐有女主人的权威。

    女主人?九王府的女主人,凤轻尘做梦吧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双手握成拳,双眼如同兵刃,瞪向凤轻尘,一副要杀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七弟,你发什么疯。”二皇子怕被人发现,连忙把东陵子洛拉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妹的,凤轻尘不就是说她与九皇叔在一起做的事,还有凤轻尘对九王府的熟稔嘛,这有什么好气的。

    老七不是不要凤轻尘了嘛,怎么听到凤轻尘和九皇叔在一起,居然气成这样,还摆出一副老婆红杏出墙,被人戴绿帽子的架势,真是找抽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确察觉到身后有异,可回头望去却什么也发现,凤轻尘暗道自己多疑了,今天这是血衣卫肯定会派探子前来,有人监视她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监视什么的,她现在没空处理,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逼血衣卫交出孙思行,让血衣卫和顺宁侯府大乱,然后找出证据,证明血衣卫与顺宁侯府勾结,诬陷孙思行。

    她徒弟不能白白受苦,顺宁侯府与血衣卫都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,至于幕后主使者?

    不急,早晚她会查出来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败给你们的连环夺命催了,我拼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