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99驳,传九皇叔上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六合最快开奖记录l码男装是多大尺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的要求很合理的,大理寺卿也不会在明面上为难凤轻尘,虽不解凤轻尘为何要自己出面,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有大理寺卿的准许,凤轻尘可以大胆问话,而不用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急着开口,而是慢慢上前,站在明典的面前,居高临下看着这个昔日的护卫,今时的背叛。

    就这么静静地看着,也不说话。一站一跪,即使凤轻尘什么都不做,明典也能感觉到头顶上的压力,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可事已至此,已容不得他后悔,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后悔的本钱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客意做什么,也没有威胁明典,在众人都快不耐烦时,凤轻尘开口了,平淡的问一句:“明典,你可知我是谁?”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?明典不解,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:“凤府千金凤轻尘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我是凤府千金,可我同时也是你的主人,对吗?”凤轻尘没有咄咄逼人,但却能让在场的人明白她不满。

    被下人背叛,当主子当然可以不高兴,凤轻尘这番表现已经算很好的了,至少有当家主子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明典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待你如何?”凤轻尘拿出对付东陵子淳的招术,一步一步将对方引入陷阱。

    “秀待小的不薄。”凤轻尘的问题虽然简单,可明典一张脸却越来越白,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掉,看样子他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丝毫不同情对方,无论对方为何背叛,背叛了就应该受到惩罚,前面的问题只是铺垫,问到这里,凤轻尘不再掩饰自己的怒火,怒斥:“明典,既然我待你不薄,那你为何要背叛我?为何要与血衣卫同流合污,来诬陷我?你这样对得起我吗?对得起将你送给我的肃亲王府吗?”

    凤轻尘特意咬住肃亲王府四个字,提醒血衣卫,也提醒明典,凤府护卫的背叛,不仅仅是背叛她凤轻尘,还背叛了肃亲王府。

    依肃亲王的地位和权势,如果他动怒了,血衣卫也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啪,啪,啪……晶莹的汗珠落地,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碎花,明典的身子不停地颤抖,他已经害怕了,可他没有退路,他不是背叛,他只是忠于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是血衣卫的人,是血衣卫放在肃亲王府的密探,后来到凤府,就有监视凤府的责任,上面要他把昨天的事情说出来,他就一定要咬死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对不起,我没有选择,从来都没有选择。”明典在心中默道。

    明典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恐惧,头埋得更低,他根本不敢看凤轻尘,用颤着声道:“秀,属下并没有背叛你,属下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被凤轻尘打断:“明典,你别说你只是看不惯我作恶多端,要站出来代表正义的一方,为血衣卫揭穿我的真面目。哼,这话说出来,别说我了,你自己信吗?

    明典,你背叛了我,我不怪你,毕竟人各有志,你有是大志向的人,把你留在凤府的确是埋没了你,作为前主人,我希望你今天为血衣卫做了这么多,血衣卫能给你一个好前程。明典,我以你前主人身份,祝你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秀……”明典整个都卷成了一团,他听出凤轻尘话中的暗示,也明白今天的事情过后,血衣卫一定不会放过他,哪怕是为了平息肃亲王的怒火,血衣卫也不会让他活来。

    当密探的那一天,他就知道他不会有好下场,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,他却无比的恐惧,他不敢奢求凤轻尘放过他,只奢求,他能奢求什么呢?

    明典悲哀看着自己脚下的石板,流下一滴泪,他被血衣卫抛弃了,他连命都没有了,他什么都不能再奢求了。

    哼……凤轻尘冷哼了一声,高傲的别过头,不理会脚下的叛徒,不管明典有什么苦忠,她都不可能再为明典出头,她没有那么圣母。

    凤轻尘半句不辩解,只说对明典的失望,只说明典背主,可她话中无不告诉众人,血衣卫买通她的护卫做假证,她的护卫被血衣卫利用了。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这次很聪明,一见情况不对,立马跳了出来:“凤轻尘,你别信口开河,我血衣卫可没有诬陷你,你昨晚明明就有去血衣卫大牢劫囚,现在你府上的护卫已出来指证,你还不认罪,到时候官差去你府上,查出你府上护卫身上有伤,我看你如何狡辩。”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快气疯了,他就没有见过凤轻尘这么无耻的人,明明自己做了的事,她还能理所当然的把所有的责任,都推到他们血衣卫头上。

    “处长大人,要说我劫了你们血衣卫的人,麻烦你们拿出实质的证据,我凤府出了叛徒,是我凤府管理不当,你听一个叛徒的话,就认定我的罪,这未免太草率了。如果这样就能定罪,那我现在去买通一个血衣卫,说你判国,处长大人,你认不认?”凤轻尘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血口喷人。”处长眼珠通红,死死地睛瞪着凤轻尘,如同毒蛇一般,叛国可是诛九族的大罪,凤轻尘就学么轻飘飘的说出来,她就不怕吓死人嘛。

    凤轻尘却半点不惧,义正言词的反驳道:“处长大人,我只是这么一说你就气成这样,你们血衣卫做出这样的事,就没有想过,被你们冤枉的人会不会生气,怎么只有你们血衣卫能冤枉人,别人就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血衣卫有冤枉你吗?”处长咬牙道,这一次他们真没有冤枉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冤枉我,你们血衣卫最清楚,处长大你是不是忘了我昨晚在哪,这个护卫的话明显有假,而且他说我带护卫闯血衣卫大牢,在听到一声巨响后就带人退了出来,那么请问我如何劫人?

    处长大人,你们自己虐杀嫌犯,把人看丢了,我凤轻尘来大理寺告状,问你们要人,你们居然倒打一耙,说我把人劫走了,还真是无耻。”

    为表示自己的愤怒,凤轻尘一甩衣袖,退回自己的位置,朝大理寺卿行礼:“三位大人,臣女已经问完了,如果血衣卫非说昨晚臣女带人去血衣卫了,那就请大人允许,传九皇叔上堂为臣女作证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三人大人囧了,他们哪敢让九皇叔上堂呀,好吧,凤轻尘的证词更可信,大理寺卿准备判是血衣卫诬告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刑司处处长再次跳了出来:“大人,我还有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证人?说……”大理寺卿看向另外两人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得了允许,阴恻恻地扫了凤轻尘一眼,:“凤轻尘,你别以为拿九皇叔出来说事就有用,你昨天晚上你根本就没有和九皇叔在一起,昨天你和九皇叔在夜晚进城,九皇叔随即就被宫里的人请走了,这两个守城兵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,小人可以作证,小人昨天晚上正好守城门,碰到九皇叔与凤姑娘进城,与他们一道进城的还有一个神秘的高手,九皇叔进城后,就被宫里的人请走了,凤姑娘则与那位神秘高手一同回了凤府,属下还记得那时候天才刚黑。”

    两个守城士兵跪了下来,将昨晚九皇叔进城的细节都说了出来,详细到让凤轻尘怀疑这两个小兵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可有此事?”大理寺卿再次问向凤轻尘,血衣卫这一次出动的三个证人,他们的供词对凤轻尘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两个小兵指证,凤轻尘与九皇叔虽然在一起,可很早就分开了,凤轻尘完全有时间劫了人再去九王府。

    凤府护卫的供词,则能证明凤轻尘去了血衣卫,就算没有去,凤轻尘也解释不了,凤府的护卫昨晚为何受伤。

    百密终有一疏,凤轻尘每一步都做到了极致,可忘了证人这种东西,凤轻尘站在公堂上,神情肃穆,面对大理寺卿的话,凤轻尘只能咬牙说:“绝无此事。”

    她不能认,她现在就只能赌,赌宫里的人不会出来作证,她相信宫里的人,其实就算宫里的人出来作证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她与九皇叔饮酒下棋,可并没有说什么时候,那就进城前好了,反正那个时候天也黑了,至于守城的小兵所说的神秘高手,哼,有本事去找左岸。

    “没错,绝无此事,本世子也可以作证。”凤轻尘话音落下,翟东明的声音就在人群后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翟东明一身世子朝服,威仪十足,在四个护卫的护送下,气派十足地朝公堂走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双眼一亮,见到翟东明来了,她心下大安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她就知道让佟瑶去找王锦凌是一步妙棋,王锦凌知道这事,知道她要来大理寺告状,肯定会找翟东明,因为翟东明的身份不一般,他可以强而有力的了为她证明,那两上守城小兵的话是假的。

    锦凌果然知她,就知道她今天会需要翟东明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