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00假证,轮到凤轻尘告状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至尊报每期更新图全年天空彩票与你同步报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昨晚劫狱后,凤轻尘就想派人去肃亲王府找翟东明,昨天晚上的事能瞒过别人,可瞒不过负责厩安危的翟东明,有翟东明为自己护舤,事情就简单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,凤轻尘不敢派凤府的人去,一来太过显眼落人把柄,二来肃亲王不一定会见她的人,让王锦凌出面就不同了,锦凌能自由出入肃亲王府,也有见翟东明的法子。

    锦凌果然妙,知道她特意去王家借状师,目的是为了什么,凤轻尘满脸笑容,这伙看翟东明怎么看,怎么觉得他亲切,有翟东明在,那两个守城小兵的供词还快就被推翻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兵的指证,与凤府护卫的背叛在凤轻尘的意料之外,昨晚忙了一晚,饶是她心思再缜密,也会有出错的时候,也会有注意不到的地方,在这里就不得不说,血衣卫还是很厉害的,一出手就找到了她没关注到地方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都不记得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进城的,一直赶路,天黑了还在赶路,一心盼着回家,哪里会注意到守城小兵有异。

    翟东明的出现倒是在凤轻尘的意料中,她想过血衣卫会让人验伤,而这个时候翟东明的用处就派上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翟东明不仅可以阻止大理寺派人验伤,还能为她推翻两上守望城的小兵的供词,凤轻尘满脸笑容的看着翟东明,既然翟东明这么晚来,他定是准备充分了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不出凤轻尘所料,翟东明这个时候来,确实有万全的准备,翟东明进来后,并没有看凤轻尘,而是朝上大理寺三位大人点了点头,表示行礼。

    翟东明身份尊贵,当然没有人敢不瞒,三位大人连忙拱手还礼,这可把旁观席的百姓看傻眼了,这年轻的小哥身份这么尊贵,这人来干嘛的?搅局?

    这一刻,公堂之上光芒万丈的只有翟东明一人,凤轻尘早早的就退到一边,把主郴给翟东明。

    翟东明并没有让凤轻尘失望,他不擅交际,也不擅说那些不实用却好看的话,一开口便是说那个守城小兵作假证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最近一个月守城将士排班的名册,昨天晚上守城门的根本不是这两人,不管昨天晚上有谁进城,这两人都不可能看到。大人请看,这排班的记录并不是今日所写,而是上月就将一个月的排班顺序写好。”翟东明示意身后的护卫将一本厚册子递上去。

    那本厚厚的册子,是用来记录这一个月城门口排班的情况,上面写满了字,而且不仅仅有昨天的记录,本月未来几天的记录都,一字一字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这册子不允许涂改,不允许有错字,所以要是作假的话,轻易的就能看出来,如果说是昨天誊抄的,那也是不可能,墨香味会不对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核对了名字,点了点头,又让师爷检测了册子的时间,确定是十多天前所写,没有任何出错,便将名册还给了翟东明。

    这可是机密东西,少看为好。

    到这一刻,已经血衣卫那方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,只能睁大眼睛,看着翟东明徇私枉法,为凤轻尘作假证。

    啪……底下人气场太强,大理寺不得不拿出惊堂木壮官威,只是他这一拍,也只是吓到了那两个守城小兵和明典,两个小兵不等大理寺卿发话,就磕头如捣蒜:“大人,冤枉呀,冤枉呀,小的按名册上的安排,是昨天晚上守城门,大人,小的没有说谎,大人要是不信,可以派人去问昨天与小人交班之人,大人,小人冤枉呀,冤枉呀。”

    “冤枉?这么说是本世子冤枉了你了?你们不死心是吧,好,今天本世子就让你心服口服,来人呀,把昨天守城的人通通都带上来。”翟东明倨傲的开口。

    作假证谁不会,他连名册都能弄假,让下面的人作个假证又有什么难的,一挥手就上来一溜的守城小兵,恭恭敬敬的给三位大人磕头后,便跪在那里一动不动,让大理寺卿大感有面子,问话也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昨天可是你们守城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是的,大人可以寻问昨天进出城的百姓,就是小的几人守城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两人你们可认得?”大理寺卿指着另外两个小兵问道,翟东明带来的小兵们看了一点,同时点头,然后让人他们当中的领头人说话:“认得,这两人也是我们的兄弟,他们今日晚上守城门。”

    这话和名册上的记录一致,守城门的人很辛苦,一整天都要站着,为了保证他们的精力足够,他们都是守一个班休息一天,这个时候说他们今天晚上守城门,那么昨天就不可能守城门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,大人,冤枉,小的冤枉呀,赵阿狗你这个浑人,你这是要害死老子。”两个小兵见翟东明来本就怕,这个时候听到昨天守城的兄弟,一起推翻了他的证词,就更惶恐了。

    作假证,可是要坐牢的,两个小兵不依不饶大吼大叫起来,与翟东明带来的兵打成一团,翟东明高傲的哼了一声,与凤轻尘相视一笑,又默契的别过头。

    血衣卫敢在肃亲王府埋密探,肃亲王绝不会放过血衣卫,而皇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参与,这口肃亲王府出定了。

    “肃静!肃静!”公堂大乱,大理寺卿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下去,震得桌上的物件晃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了一眼大理寺那通红的手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,真心觉得那样拍下去,绝对很痛。

    公堂上,大理寺卿有绝对的权威,这一吼打架的小兵都不敢再动了,保持着拳头抡一半,脚抬一半的姿势,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凤轻尘真想笑出来,这可真是行为艺术呀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的黑沉着脸,一口中气丢出五支红头签:“来人呀,把这三个扰乱公堂的人拖出去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官差上前,将三个“作假证”的人拖了出去,那三人看到五支红头签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打人的侵三种,白、黑、红,一支白签是打一板子,一只黑签是打五板子,一只红签是打十板子。

    白签打得重但不伤筋骨,黑签是重重打,红签是见血的打,同样打五十板子,白签打完还能走路,黑签打完估计半个月也起不了床,至于红签那不死也得残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这三个人废了,而他们废了就表示血衣卫完败,他们和讼状不成立,现在轮到她凤轻尘告血衣卫把孙思行弄丢

    有翟东明这个要找血衣卫麻烦的人在,凤轻尘相信她会赢得很漂亮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