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04扛事,凤轻尘无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巡山捕猎无辞险是什么今晚预测双色球出什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有错?

    如果担架上躺得只是一个普通病人,凤轻尘当然在没有错,错的反倒是他们血衣卫。

    只是,怎么可能会变成普通病人,那明明就是孙思行,人是被凤轻尘劫走的,这担架上的人不是孙思行,那孙思行在哪?

    王处长再一次看向担架上的人,这一刻他自己也不那么确定了,大眼微眯,死死的盯着凤轻尘,想要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哪怕一丝的不安与心虚也好,可是没有,凤轻尘云淡风轻,丝毫不在意他们抬上来的人。

    难道担架上的人真不是孙行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王处长就全身发寒,现在的局面对他们血衣卫来说极其不利,不管那人是谁,他都只能咬牙说是孙思行。

    王处长看着凤轻尘,一脸坚定的道:“凤轻尘,你别再狡辩了,这是什么病人,这明明就是血衣卫逃犯孙思行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血衣卫输不起,同样,凤轻尘今天非要血衣卫输,哪怕血衣卫的头领,和她有交情,也无法让她改变这个决心。

    “孙思行?处长大人,你能确定这人是孙思行吗?我都三天没有看到他了,如果这是孙思行,又从我的府上抬出去,我何必吃力不讨好的来大理寺告状,处长大人你这是要指鹿为马,非逼承认这是孙思行,再给我扣一个劫走嫌犯的罪名吗?”

    原本,凤轻尘弄一个身形与孙思行相像的人,只是为了整一下血衣卫,让他们拆开绷带上,发现自己抓错人,然后懊恼、羞愧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这群猪冒进领功,居然看都不看一下,直接把人抬来了同,真是自找羞辱。

    没错,把人抬到公堂上,当她拆开绷带那效果更好,可前提是这些人能保证,担架上的是孙思行呀,连是什么人都没弄清楚,就想着找她的茬,血衣卫活该倒霉了。

    听凤轻尘这么说,王处长已经可以肯定,这人不是孙思行,整个人都蔫了:“你说什么?这人不是孙思行?”

    王处长这下终于明白凤轻尘为何半丝不惧了,他们血衣卫这一次丢大脸了,刚正不阿的脸陡然一变,瞬间变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满意对方的变化,凉凉的道:“当然不是,他只是我凤府的一个病人,之前一直由孙小神医医治,可三天都没有见到孙小神医,我亦无心医治,便将人送去玄医谷,请玄医谷谷主医治,大人应该明白,我凤府与玄医谷颇有交情,这等小事谷主不会与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中,凤轻尘牵扯上的人不多,一个九皇叔,一个玄医谷谷主,这两个人都是血衣卫轻易碰不到的人物,就算他们有也心找不到人对证,而此言一出,玄医谷谷主再次入京也就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从不做没用的事,让人假扮孙思行,引走血衣卫的注意力,当然也是要用处的。

    见血衣卫的尤不死心,凤轻尘也不多说,对佟珏道:“去,把这个脸上的绷带拆开,让处长大人看清楚,免得他又要把罪名往我身上扣。”

    “是,秀。”佟珏还是那么凄凄哀哀的样子,可只要把那长长的刘海掀起来,就能看到她中幸灾乐祸的笑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想不明白,秀为何特意找一个和孙少爷有三分像的,原来是为了打血衣卫的脸,真解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佟珏的动作也快了起来,三两下就将伤者脸上的绷带解开,伤者伤得不重,至少脸上没有任何伤。

    “这人不是孙小神医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是,血衣卫越来越不着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衣卫太过分了,随便找个小兵就来指证凤姑娘,这伙又抬一个说是孙小神医,幸亏我们都见过了孙小神医,不然凤姑娘真是有嘴也说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担架上的人不仅脸上没伤,头上也没有伤,看着担架上陌生的少年,王处长那张脸已经黑了,气乎乎的道:“凤轻尘,这人脸上没有伤,你为何要在他脸上缠纱布。”

    我高兴行不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想这么说,可这场合不对,她绝不能这么嚣张,低调是王道,凤轻尘平静解释:“这个病人有脑疾,用纱布缠在他头上,是为了防止邪风入体,不想因此让血衣卫误会,轻尘罪过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认罪,凤轻尘脸上连一点愧疚的样子都没有,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待众人确定担架上的人不是孙思后,凤轻尘立马让佟珏把绷带缠回去,以免少年病情加重。

    明知凤轻尘说谎,可就是没有办法拆穿她,这种感觉真他大爷的糟糕,血衣卫两位处长都想骂脏话了,凤轻尘别过头,懒得理会血衣卫。

    她证明清白,血衣卫就成了过去式,她没有必要与血衣卫纠缠不休,和血衣卫闹得太凶,她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血衣卫解释了,凤轻尘要对付的人就剩下顺宁侯府,在此之前她要把不相干的人打发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朝堂上三位大人欠身,一脸恭敬的道:“大人,事实证明这只是一个误会,现在误会已经解开,还请大人允许我的护卫和丫鬟带着病人先行离去,这个病人不能吹风,不然他这条小命就不保,我的护卫受伤严重,也需要去医治,还请大人开恩让他们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指责血衣卫,但一提到侍卫的伤,血衣卫就不自觉地理亏,但回过神来却又怎么也想不明白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听了上头的吩咐,以抢人为主,尽量不与凤府的人起争执,就算出手也不敢用重力,为何这些人伤得这么严重?

    再反观他们自己,身上好几个地方都痛,可就是没有伤,这事弄得真叫人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准。”大理寺卿就是再想偏向血衣卫也不行,事实胜于雄辩,人虽是从凤府马车上抢过来的,可那人并不是孙思行,他没有理由留下凤府的护卫。

    所有的证据都对血衣卫极其不利,现在这个情况,除非血衣卫能证明孙思行在凤府,不然血衣卫这个亏吃定了。

    而过了今天,想要从凤府找到孙思行是不可能的事,血衣卫从别的地方找到孙思行,也不能证明凤轻尘有带人劫犯人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凤轻尘都没有罪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彩彩在努力,今天四更,也请大家有月票的话,投给彩彩吧,鞠躬感谢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