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07解说,一柱香的时间不够办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心理自我分析2000字香港公开大学世界排名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凤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少完全不懂客气,一上来就朝凤轻尘开炮,可一开口就被凤轻尘打断了:“陈少请稍候,在您说话前,请容我先问一个问题。刚刚陈少在外面站了多久了?刑状师的供词陈少可否听到?是不是刑状师的供词有错?顺宁侯府承不承认刑状师的供词?陈大少有没有什么要补允的?”

    妹,这是一个问题嘛,这明明是五个问题,可凤轻尘这些问题并没有错,陈大少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,点头道:“刑状师的供词没有错,我刚刚全部听到,刑状师的供词就是我们顺宁侯府的供词。”

    虽说凤轻尘之前问的很多问题,都不在他们事先准备的范围内,不过这些问题刑状师都答得很好,换作是他也是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既然陈大少肯定刑状师的供词没有问题,那么现在就没有什么好说的,顺宁侯府绝对是栽赃陷害,还请陈大少不要生气,听我一一道来。”凤轻尘掌握了主控权,就没打算让顺宁侯府的人开口。

    路过张着无言的陈大少身边,凤轻尘将手上那张写满时间的纸,递到大理寺卿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看上面所记录的时间,是不是和刑状师所说的一致?”

    供词上的时间是乱的,宋状师记录的则是按事件先后顺序所写,大理寺卿核对一遍后,点了点头:“没错,时间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时间一致就好办,大人看看刑状师的供词,从他所说的话中,我们可看到孙思行在顺宁侯府,前后呆了不到半个时辰,也就是巳时四刻,孙思行就从顺宁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问题?”陈亦打断了凤轻尘的话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生气,笑道:“陈少别急,我这就告诉你问题在哪,从刑状师的供词来看,孙思行入府是巳时,从入府到给侯爷医治花了三刻钟,也就是说孙思行巳时三刻,才从顺宁侯府前院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下你们明白问题所在了吧。凤轻尘说到这里,略一顿,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点了点头,浑浊的双眼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,而他能想到,其他人当然也能想到,顺宁侯府的大少与刑状师惨白着一张脸,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忘了时间上的问题,这么大一个纰漏,这样如何自圆其说?

    刑状师与陈大少面面相觑,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脑袋,努力想着要如何补救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这些人想明白了,不过她还是选择解释清楚,这里还有很多人不明白,而且不把事情掰开了来说,这些人就不会明白,顺宁侯府有多可恶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视陈大少的狼狈,继续道:“顺宁侯府有多大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无论哪座侯府都不会小,顺宁侯府是先帝所赐的院子,有多大我想几位大人应该很清楚。

    从顺宁侯府的前院走到后院,要花多少时间大家也能估算出来,即使是有小厮带领也得要走半刻钟,陈大少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这个问题根本没法说谎,只要去走一遍就能知道,陈大少只能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表示满意,继续解释:“刚刚陈大少也说了,从前院到后院就要半刻钟的时间,也就是说孙思行在六秀的院子里,只呆了半刻钟。

    他要作案的话也只有半刻钟的时间,而这半刻钟,孙思行还要制服丫鬟、奶妈和小厮,和那个反抗的六秀。刚刚刑状师也说了,六秀所住的院子,除了这些贴身服侍的丫鬟外,还有十个做粗活的婆子和粗使奴婢。

    六秀所住的院子不会太大,孙思行要对六秀动手动脚,除非那二十一个人同一天病了,或者同一时刻消失,不然至少有一半人能到,并且赶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我想侯府对下人的管教应该不会如此松散,六秀身边有二十一个服侍,就算走了一半,至少还有十几人。

    刑状师也说六秀在侯府很受宠,下人肯定不敢怠慢六秀,那些下人大白天就算不在干活,也会守在六秀的院子里,六秀院子里的人,绝不会少于十人,在这么多人的看守下,别说孙思行只是一个文弱少年,就是高手也无法瞬间制服十几人,并且将六秀奸污了。”

    哦……说到这里,众人恍然大悟,可凤轻尘并没有就此停下,而是继续陈述:“事实上,孙思行在六秀的院子里,还没有待到一柱香的时间。要知道,这一柱香的时间,还包含了那位秀,发现自己被奸污然后撞死,再来就是前院的仆人发现这里的情况,把孙思行拖到前院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觉得对一个男人来说,要对一个女人用强的,一柱香不到的时间够吗?就一柱香的时间,孙思行能做什么?能办什么事?他真能在一柱香内,将顺宁侯府的六秀剥干净,并且将其奸污吗?”

    凤轻尘本就不是一般的女子,她不认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有什么不对,她光明磊落,只不过她的话一出,却让公堂内外的女性生物脸红、男性生物尴尬,他们没有想到凤轻尘会大大咧咧的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。”翟东明在心中暗道,同时又佩服凤轻尘,那一连串的时间问下来,别说那什么刑状师,就是他也会被绕晕,分开问没有问题,可单独把时间摘出来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凤轻尘并没有就此放过顺宁侯府,凤轻尘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道:“大人,轻尘算来算去,想来想去,都算不出、想不到,孙思行哪里有时间作案,要说孙思行撞破六秀与别人通奸,这个可信度还高一点。

    奸污女子是技术活,需要时间,看到女子与别人私通,纯粹就是一个抬眼的时间,顺宁侯府给孙思行的时间,也就只够孙思行抬头看好一眼,他哪有那个闲功夫,去调戏六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成功的将脏水泼给顺宁侯府,并且将六秀被人奸污一事,与今天早上的小纸条对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纯粹是意外的收获,不过凤轻尘还是很高兴,至少从这一点上就足已证明,孙思行是被冤枉,到时候,她再逼顺宁侯府开棺验尸,不管验出什么,她都能让“真相大白”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