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798背叛,不够无耻不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四不像必中肖马报今晚会开什么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面对大理寺卿与两位少卿暧昧不明的眼神,和狗仔记者一样八卦的问题,凤轻尘没有丝毫胆怯与不安,完全不像上公堂的人。

    无论三位大人的问题如何刁钻,凤轻尘都能条理分明、逻辑合理地回答三位大人的问题,前后没有一丝矛盾,哪怕是刑司处的处长,也不得不说,凤轻尘的回答没有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可没有破绽就最大的破绽,凤轻尘一个女子,面对三位大人连珠带炮的问题,居然能回答的如此清晰,本身就透着古怪,可这个疑问刑司处的处长不敢说,他怕说出去被人轰炮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嘛,凤轻尘回答的没有问题还有罪,怎么?你非要凤轻尘回答出问题才高兴吗?”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纠结的眼神,凤轻尘看到了,她虽没有参与过审讯,可也明白她表现的太好,而如此的好的表现,落到这些刑讯高手中,就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她就是有问题那又如何,有本事找出她话中的漏洞,找不出来就乖乖认了,她凤轻尘也不是好惹的,再说了,她昨晚确实和九皇叔在一起,只不过九皇叔先一步走了,至于和九皇叔相处的细节,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谁敢找九皇叔对质。

    凤轻尘淡定,淡定的回答每一个问题,淡定的说出她与九皇叔相处的点点滴滴,可在场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其他人震惊,九皇叔和凤轻尘相处时,完全就像一个普通男人,让人不敢相信,冷面王九皇叔也会有柔万千的时刻,虽说九皇叔承认过凤轻尘,可对外九皇叔与凤轻尘相处也是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而佟瑶是知情人,听到凤轻尘为自己制造的不在场证据,并且把细节都说得这么清楚,心里那叫一个佩服,她们家秀说谎可真是信手拈来,还让人找不到破绽。

    三位审案的大人,本想从凤轻尘口中,多套一些九皇叔的风流韵事,比如九皇叔的床上功夫,一夜御几女呀,九皇叔是不是真如传言所说的那般,不近女色?可惜,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三位大人不敢明着问,凤轻尘又装傻,一副没有听出三位大人暗示的样子,三位大人无奈,问了半天即没有查出凤轻尘的破绽,又没有满足自己的八卦欲,还真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大理寺卿还是记得自己的工作,问完问题后,便对血衣卫刑司处处长道:“凤轻尘昨晚在了九王府,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,你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刑司处处长错愕半秒,就在此时大理寺一位官差上来,咚的一声跪下:“大人,血衣卫送来两个证人,可以指证昨晚凤轻尘带人闯入血衣卫,劫走了孙思行。”

    证人?

    血衣卫居然在这个当口找到了证人,还真是峰回路转,这案子越来越意思了。血衣卫这个时候带来的证人,肯定能咬住凤轻尘,不然血衣卫不会把人送上来丢脸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逆转,不仅让刑司处处长震惊,凤轻尘也呆了一下,她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局面,眼见就要被这两个莫名其妙的证人给搅合了,可她却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现实从不因人的意志而改变,作为一个公证的司法人员,大理寺卿不能拒绝证人上堂。

    “带上来。”大理寺卿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官差退下,很快就带了三个男人上来,这三个男人凤轻尘只认识其中的一个,那个人是凤府的护卫,是翟东明送给她的护卫之一,昨晚参与劫孙思行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对方是叛徒了,血衣卫这一次拿出来的证人,还真是颇为份量,另外两个恐怕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中一沉,很担心这三人拆穿她的谎言,可即便如此凤轻尘脸上却不显,只是淡淡地扫了三人一眼,稳如泰山,好似完全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她只要咬住,她昨天在九王府就行,其他的她一律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刑司处处长与顺宁侯府的人则是眼前一亮,眼中的喜意怎么也掩不住,堂下的气氛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公堂上的暗潮汹涌大理寺卿看在眼里,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,大理寺卿慢条斯礼的摆官威:“堂下何人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掌控了审案的节奏,大理寺卿怎么会放任这些人再闹起来,毕竟这几个人真要在公堂上闹起来,大理寺卿还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,到时候丢脸的也只是大理寺卿。

    “小人是凤府的护卫,明典。”凤轻尘认识的那人先跪下说出自己的名字,另外两人也跪下,这两人是昨晚守城门的小兵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这两人的身份,唇角轻扯,露出一抹了然的笑,轻往下扇,掩去眼中的嘲讽与同情。

    血衣卫还是有点本事,居然能挖到这三个人,她不知道这两个小兵,为何会来给血衣卫作证,但她可以肯定,这两个小兵见不到明天的太阳,昨天晚上的事,皇上不会允许有人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与她无关,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听这三人如何说,没有让凤轻尘失望,凤府的护卫明典,口齿伶俐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,包括细节都说了出来,甚至露出自己胳膊上的伤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所说句句属实,秀昨天晚上带我们去血衣卫大牢抢人,还说放手打,只要没有打死人,她负责,大人要是不信,可以去凤府查一查,凤府有不少护卫都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这个护卫一说完,大理寺卿就问凤轻尘:“凤轻尘,你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,众人就将目光移向凤轻尘,尤其是血衣卫与顺宁侯府的人,那叫一个得意呀,典型的小心得志。

    王家派来的大状师也是薄有才名,在明典说话时,他已经抓到了对方的错处,见大理寺卿问话,他准备上前代凤轻尘问几句,不然他这个状师岂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他有心出力,凤轻尘却不稀罕,凤轻尘挡住宋状师:“宋先生不必动怒,这等小事哪好劳宋先生的大驾。”

    说是不让宋状师出面,实际上却是看不起对方,这个宋状师有才名、有本事,可是不够无耻,而脸皮不厚、不够无耻的人,是对付不了血衣卫这群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朝大理寺卿做了一个揖:“大人,可否准许我问这位证人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事,还是她自己出面的好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