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02清白,犯人孙思行带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四不像肖图一pk10赢了8年的注码法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对上凤轻尘如狼一般的眸子,顺宁侯府的师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根本没有想到,凤轻尘会突然针对他,好半晌才回过神,呐呐的道:“你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结结巴巴,气势全无,一副理亏的样子,这样的人也出来打官司,凤轻尘真想对顺宁侯府说,赶紧的把人牵回去,别出来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公堂之上不仅每一句话很重,气势也很重要,像顺宁侯府这位状师的作派,首先就让人众人对他无好感,一副理亏的样子,就算他是苦主也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不过,凤轻尘还是很满意对方的反应,见对方诚心发问,凤轻尘很给面子解释道:“我这话是什么意思,你们顺宁侯府会不明白吗?顺宁侯一世英明就被你们狗仗人势的东西给毁了。

    现在孙小神医下落不明,你们顺宁侯府还有什么话要说?如果不是你们陷害孙小神医,孙小神医又怎么落到现在下落不明的处境,孙小神医有个三和两短,你们顺宁侯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我凤轻尘现在就告诉你们,别以为孙小神医失踪了、父母又不在,就没有人替他喊冤,我这个师父不是白当的。

    我今天就告诉你们顺宁侯府的人,即便孙小神医找不到,我也要为他讨回公道,我的徒弟无论是生是死,也要留得清白在人间,绝不会背负这样耻辱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之所以叫孙小神医,就是提醒大理寺的三位大人,她徒弟可不是什么普通人,她也不是没有背景的小民,想要糊弄结案做梦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不罢手,她凤轻尘要告诉血衣卫,要告顺宁侯府,没有结果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随着凤轻尘一口一个孙小神医,旁观的群众也愤怒起来,一个个指着顺宁侯府的状师大骂:“一看你就不是一个好东西,居然陷害孙小神医,不得好死,你全家都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孙小神医多好的一个人,给我们看病不收银子不说,还不嫌弃我们脏,我家老太婆一双脚烂了几年了,就是我儿媳妇都不肯帮着洗,孙小神医却一点也不在意,打来热水洒上药,就给我家老太婆洗脚,这么好的一个大夫,怎么可能奸污女子。”一白发老头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善良,那么干净的一个孩子,怎么就有人往他身上泼这么脏的水。

    “孙小神医是好人,天大的好人,天仙美人才配得孙小神医,那什么秀的,给我们孙小神医鞋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,我们不相信孙小神医会奸污什么秀,大人,青天大老爷,您可要还孙小神医一个清白呀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旁观席本上的人,不管不顾,在第一个人带头跪下后,全部跪了下来,给大理寺三位大人磕头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真厉害,她以为借助这些愚民就有用嘛,天真!公堂之上讲得是律法,这些人就是磕破头,也没用,法不容情,顺宁侯府的秀死了,顺宁侯府只要咬定孙思行侵犯了那位秀,孙思行就有口也难辩,这种事情只要往男人身上栽,就没办法洗干净。”东陵子洛看着这些“民意”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与嫉妒。

    他礼贤下士,惩治贪官都换不来百姓说一句好话,孙思行只要救几个人,就能得到所谓的神医之名,真不公平呀。

    “七弟,还愣着干嘛,快过来。”二皇子见东陵子洛傻傻愣愣的站在原地。连忙把人拉到对街上去。

    周边的人都跪下,他们站在人群中太突兀了,而要他们跪下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跪下的百姓,并不只单单磕头,他们还在给孙思行喊冤。

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爷,孙小神医是被人陷害的,那个什么府的大秀是与人私通,孙小神医是无辜的,您一定要还孙小神医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孙小神医清白!”

    “还孙小神医清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百姓不知内情,不知权利斗争,他们只知道那个给他们治病送药,笑起来还很腼腆的孩子,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样的一个少年,连和女子说话都脸红,怎么会奸污女子,这话说出去真的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肃静!肃静!”大理寺卿再次拍案,可这次没有人搭理他,百姓们继续喊着,要官老爷还孙思行一个清白,就是人死了,也要留得清白在人间,不能背负着这样一个污名。

    公堂内安安静静,刑司处处长缩在角落,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趁凤轻尘讨伐顺宁侯府时,赶紧的想对策,同时亦期待去凤府找孙思行的人,能快点过来救场子。

    宋状师趁人不注意,把佟瑶拉到一边,开玩笑,这么冷的天一直跪在石板上,很容易伤寒入体。

    顺宁侯府的状师则拿着一块帕子不停地擦汗,他虽不知详情,可他见过孙思行,那么干净纯真的一个孩子,绝不可能做出奸污女子的事,面对凤轻尘咄咄逼人的陈情,他心里发虚呀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翟东明交换了一个眼神,达成某种只有两人才知道的协议,又飞快的分开,翟东明眼观鼻、鼻观心,一副什么都不没有看到的样子,凤轻尘则淡漠的看着为孙思行喊冤的人,没有半分的激动与欢喜,这本就是孙思行该得到,不过……

    街角那两个人似乎有些眼熟,想来也是,凤府的热闹不管是达官贵族,还是三教九流,都爱看,这些人大多是来看热闹,真正关心孙思行生死的有几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地看着天,生活了近一年,她还是不懂得看天认时间,只觉得这个时间,凤府那辆马车应该绕得差不多,准备出城了,不知血衣卫的人会如何做。

    法不责众,大理寺卿拿闹事的百姓没有办法,一脸希冀的看向凤轻尘,希望凤轻尘能出面安抚一下百姓,让这些百姓安静下来,可凤轻尘根本没有看他,他找不到机会来暗示凤轻尘。

    吵闹声越来越大,大理寺卿揉着生痛大阳穴,准备先退堂,事后再审,就在此时,街头一辆急速行驶的马车,朝大理寺的方向驶了过来,驾车的人一边扬马鞭一边大喊:“让一让,让一让,嫌犯孙思行在马车上,快让开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人末至声先至,那喊话的人应该有武功底子,这一句话吼得中气十足,把百姓的喊冤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嫌犯孙思路行带到,快让开,快让开。”马车急行,即使冲到人群中也没有减速,看到越走越近的马车,凤轻尘的眼睛越瞪越大。

    不是吧,那马车好眼熟呀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