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26动静,乖乖地别乱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神算之家特马专家80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+免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暗地里是见血的刀光,名面上则是不见血的剑影,不需要九皇叔提醒,凤轻尘就明白此时局势紧张,她不能妄动,至少在皇上出手前,她不能做出破坏皇上计划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书房里,听完朝局,得知孙思行很安全,凤轻尘便提出回凤府,九皇叔不同意,搂着凤轻尘好一阵耳鬓厮磨,可凤轻尘就是铁了心的要走。

    妹,留在九王府,除了陪九皇叔做他爱做的事外,估计就是睡觉恢复体力了,她才不要做这样的傻事,任九皇叔软磨硬泡,凤轻尘不留就是不留。

    九皇叔想到他最近手头上的事也颇多,再加上凤轻尘坚决要走,九皇叔只好退一步,让凤轻尘带那两个暗卫丫鬟去,左岸不在的期间,这两个丫鬟会贴身保护凤轻尘。

    对自己的安危凤轻尘一向很重视,当然不会拒绝了,当夜便带着两个丫鬟,低调地回了凤府,到了凤府她亦没有多解释,甚至孙思行的事情也没有多说,只告诉佟珏、佟瑶她们,孙思行很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九皇叔那番话让凤轻尘警觉了不少,所有的忠诚都是为了最后一刻的背叛,在取得主子的信任后,关键时刻反手一击,那代价……

    太惨重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自己付不起,所以她的信任不能给一个人,不能让一个人独揽大权,这样就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背叛,而让整个凤府都崩溃。

    凤轻尘决定找个机会,试探一下春绘、秋画、夏挽和冬晴,如果她们可用,那就让她们协助佟珏和佟瑶,权利独大总是太过危险。

    这事凤轻尘只在心中默默谋划,她不能因不确定的怀疑而寒了佟珏和佟瑶的心,就算有忧虑也不能表现出来,毕竟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,主子的不信任,也是属下背叛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从九王府回来,所有人都盯着凤轻尘,想到她那天在公堂上咄咄逼人的架势,本以来她有九皇叔撑腰,会再次对血衣卫和顺宁侯发起猛烈的攻击,却不想凤轻尘闭门不出,好像那一天红着一双眼告状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顺宁侯觉得蹊跷,派人去打听,可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出来,上层的较量不是一个没有实权的侯府能参与的。

    血衣卫自凤轻尘大闹后,就如同铁桶,外人轻易不得进,里面的人轻易出不来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五天,百姓是健忘的,就在众人以为,凤轻尘在血衣卫和顺宁侯府联手打压下,选择了息事宁人时,一件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陆少霖被捕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在半个时辰内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,凤轻尘虽然早就知道陆少霖不会有好下场,可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还是忍不住惊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皇上会这么快,而且还以这么公开的方式逮捕陆少霖,她一直以为情报机关的人,就应该秘密解决,后来才知皇上公开处决陆少霖,是为了给东陵子洛铺路。

    陆少霖入狱,东陵子洛以洛王之尊进驻血衣卫,彻查血衣卫的弊端,在处死一大批人后,东陵子洛接手血衣卫,而血衣卫的职责也成了监察百官的机构,至于原来暗查与收集情报则隐为暗处,具体由谁执管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皇上借此之手,将暗查这项职责由明转暗,同时亦给东陵子洛一个极高的权利——监察百官。

    陆少霖被捕后,就好像扒拉开了一个口子,在东陵子洛的操作下,血衣卫不再是那个腐朽沉重的机构,血衣卫连续几天夜晚冲动,一连抄了数十个官员。

    这一次动作之大,仅次于上次左相叛国事件,当然这只是明面上,暗地里血洗了多少人,却是普通百姓无法得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直按奈不动,等皇上发泄怒火,却不想这一等就等到年关将至,害她什么事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年关将至,原本皇上留西陵天磊与南陵锦凡几位皇子在东陵过年,可在皇上铁血清理两国探子后,西陵天磊与南陵锦凡坐不住,皇上做了初一,他们当然要做十五,两人纷纷找借口回国。

    皇上也没有阻挠,意味深长地敲打了几句,就派礼部的人按规矩将人送了出去,反正过完年后,这两人还要回来。

    瑶华的婚礼排在年后,苏家和凤轻尘的比试一拖再拖,也拖不下去了,而这两件事,也成了他们返回东陵的理由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与南陵锦行没有回国,他们不想在这个当口回国,皇上虽然想看这几兄弟回国斗法,但想到这一次无论是西陵还是南陵,都是要拿自己的人开刀,皇上便盛情挽留两人。

    少一个对手,东陵在两国的探子也就少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与南陵锦凡出发的那一天天气很好,太子率百官在城门口相送,将人送走后,太子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,看着站在自己下首的皇弟、大臣们,太子捂住心口,微微垂眸,掩去眼中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回吧。”没有情绪起伏的话,显示了太子的无奈。

    皇上对东陵子洛荣宠更盛,东陵子洛虽不是太子,但在皇上的荣宠下,确有太子的实权,要不是九皇叔开口,今天来送西陵天磊与南陵锦凡的就是东陵子洛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没什么好说的,可西陵天磊却是西陵的太子,能送他的人必是与之身份相匹配的人,皇上此举就是告诉众大臣,东陵子洛是隐形太子。

    不管里面有多少绕绕弯弯,凤轻尘只知道那两尊瘟神终于走了,她的世界清净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对顺宁侯府出手,可凤轻尘也知道,皇上要过一个安心年,在年前皇上绝不允许她闹事,凤轻尘就算再心急也只能等年后,好在孙思行没事,凤轻尘等得起。

    年前这一段时间,凤轻尘没有什么事可以做,便准备把山东卢安的情报拿来,她要提想想好,来年去山东如何行事,哪知情报刚刚到手,下人就来报:“姑娘,云公子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云潇?他终于来了。”凤轻尘连忙放下手中的情报收起来,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云潇这个人对她来说,是半个友人,也是半个病人,这伙听到云潇来找她,不用想也知道是与他的病情有关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