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34释怀,特别的存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色凤凰图片大全大图今晚马会四不像129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锦凌把凤轻尘和九皇叔送到凤府后,就准备回府,只是知道了马匹有问题,凤轻尘说什么也不肯让王锦凌坐王家的马车回去,执意让凤府的人送王锦凌回府,至于王家的马车,车夫愿意赶回去也好,丢在凤府也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如此强硬,王锦凌也不好拒绝,便点头同意了,车夫深知马车没有问题,可这个当口他不敢说,在凤轻尘问是把马车丢下,还是赶回去时,车夫选择把马车赶回去,王锦凌犹豫了一下,淡淡地扫了车夫一眼,同意了车夫的提议,换来九皇叔戏谑的一笑。

    凤轻尘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只叮嘱一路上当心些。

    送走了王锦凌,凤轻尘便问九皇叔如何回府,要不要她派人送,别以为她不知道,九皇叔根本就不是刻意在皇宫等她,要王锦凌说是刻意在等她,她反倒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很担心王锦凌?”九皇叔没有说回去的事,反到问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避讳,点头是:“是,我不希望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王与他同时出事,你救谁?”九皇叔承认自己吃醋了,在宫门口,凤轻尘选择登上王家的马车,九皇叔就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那是他和王锦凌的较量,结果证明他输了。

    “救王锦凌。”凤轻尘想都不想就答到,本以为九皇叔会变脸,结果九皇叔只是冷冷的道了一句:“他就那么好,好到你宁可救他也不救本王。”

    手中的杯子握得死紧,杯子里的茶水微微溅出,滚烫的水落在手背上,九皇叔却不觉得痛,只是盯着凤轻尘,想要从凤轻尘嘴里得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不好的问题,锦凌对我来说是一不样的,当初我被世人指责、鄙夷时,只有他不用有色的眼光看我,只能他平等的待我,只有他给我一个机会。你和王锦凌是不一样的,你是我喜欢的人,你们同时出事,我会先救锦凌,但我会陪你一起去死。”要不是王锦凌当初相信她,赌上整个王家的名声,也要让她医治双眼,她不会这么快在皇城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王锦凌把她当恩人,认为她医好了他的双眼,给了他新生,可同样王锦凌对来说也是恩人,如果没有王锦凌的信任,她医术再高也不会有人看到,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世人都说,是她凤轻尘成就王锦凌了,可有谁知道,没有王锦凌也不会有凤轻尘的今天,没有施展的舞台,她再有才华也会被埋没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原因?”九皇叔心中的愤怒少了几许,尤其是听到凤轻尘说愿意陪他死,九皇叔就觉得自己圆满。

    对于凤轻尘特别看重王锦凌,九皇叔也能理智的对待了,凤轻尘当时四面皆敌,人人都恨不得踩上一脚,那个唯一对她伸手援助之手王锦凌,确实是特别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苦笑一声,目光灼灼地看着九皇叔,眼中隐有泪光。“不是,我对锦凌另眼相待,是因为在所有人都不把我当人看时,他把我当人看,让我知道我还是一个,一个活生生的人,我有尊严有骄傲,我不是任人践踏的蝼蚁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处境有我艰难,只有她自己有知道,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覆,虽然一切都过去了,可每每想起心还是会痛,那些事情对她来说,是无法轻易忘掉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定定地看着凤轻尘,心中最后一丝怒火也消了,凤轻尘和王锦凌的过去,是他无法参与的,那时候的情况,换作任何一个人,都拒绝不了王锦凌的好。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。”明白凤轻尘为什么对王锦凌特别。

    那时的凤轻尘真是被人逼到绝境,践踏到了谷底,才会将王锦凌的平等对待,看如此重。

    那时候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闭了闭眼,凤轻尘说得没有错,那时候把凤轻尘当人看的,只有一个王锦凌,毕竟像凤轻尘那样懦弱无能的孤女,没有人会将她放在眼里,只是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你可知,王锦凌把你当人看,只是他的教养使然,那时候的王锦凌没有王家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,于王家其他人而言,他也不是竞争者,那时候的王锦凌干净的如同水晶,那样的人是不会对一个弱女子露出嫌恶与不耻的神情,也不会去践踏一个,与他无关的弱女子。

    也许凤轻尘是知道的,所以才会拒绝王锦凌的求亲,但对凤轻尘来说,那种时刻有人愿意用平等的态度对她,便是她最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九皇叔闭上眼,想着他那时对凤轻尘的态度,轻轻的叹了口气,两人陷入寂静中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没有意思,瞬间转换话题又太过生硬,沉默是最好的武器。

    王锦凌走到一半,突然想起他今天找凤轻尘,是要跟她说顺宁侯府的事,结果被九皇叔一打岔,他气得给忘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懊恼至极,暗叹自己心志不够坚定,可都快到王家了,再折回去也不是一个事,只能将这事记在心上,准备改天去找凤轻尘说。

    车夫驾在马车跟在王锦凌的身后,一直都好好的,可行至闹市时,拉车的马突然发狂,撒腿就狂奔了起来,在闹市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“快,快,马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马受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在,车夫和护卫都早有防备,在马受惊的刹那,车夫和护卫同时出手,一个用匕首、一个用大刀,直接将马捅死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俊马带着马车倒地,因处理得及时,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只撞翻了几个摊子,车夫从马车跳下来,看到这一幕惊魂未定,好半天才回过神,一瘸一拐的走到王锦凌所坐的马车前,咚的一声跪下: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,就让王锦凌明白,这马真得有问题,也许之前是车夫有意为之,但这一刻却不是。

    王锦凌自嘲的一笑,同时又暗叹自己命大,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他这么一撞、一摔,就是不死也得伤,他要回王家养伤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掌权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王锦凌揉了揉眉心,一脸疲惫的道。

    今天确实是幸运,要不是他怀疑车夫有意弄出惊马一事,怕凤轻尘看出端倪,不敢过于街,顺势坐上凤府的马车,那么他此刻就和这马车一样,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这马车是他专用的,平时只有亲信之人能接近,他轻易不会想到马车有问题,看样子,这一次不仅要清理王家的人,连自己身边的人也是该好好清一清,他应该学学皇上,出手就要狠,宁可错杀也不放过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