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35借力,被玷污了的女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现场直播开奖记录香港红牛网原创,h,四肖三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锦凌的马车在闹市翻倒的消息,很快就传开了,有人庆幸王锦凌命大,马车出事时他正好没坐在车上,也有人暗恨,好好的一个机会,怎么就给毁了,他们算得好好的,这一次只要王锦凌受伤,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王锦凌软禁起来,结果……

    功亏一篑,反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王锦凌回到王家,如何的杀伐果断外人不得而知,这毕竟是王家的家事,王锦凌就算要出手,也不会闹得人驹知,丢王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凤轻尘悄悄地打量九皇叔,看九皇叔一副冰山脸,有些后悔说出那邪,过去的事情她不会和九皇叔计较,当初把她当蝼蚁一般践踏的人多得去了,九皇叔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,只是高高在上的无视她罢了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,九皇叔不把她放在眼里,也是可以理解的,再说了,那时候在她心中留下的忧最深的并不是王锦凌,而是东陵九。

    见九皇叔抿着唇,凤轻尘知道有些事情不说明一些,只会互相猜忌,想了想还是开口道:“那时候的我很无助、很迷茫,也很不安,处在那样的境况中,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,任何一个人对我的好,都能让我记在心上,任何一点关怀,我都放大数十倍。

    同样一个馒头,你给快要饿死的人,那人会感激你救了他一命,一辈子记在心上;你给一个吃饱了的人,那人只会看看你,并不会把你放在心。那时的我就是那个快要饿死的人,一点点好也能让我看到活下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我会喜欢你,不顾你的冷漠死缠难打,也和当初有关,你在我狼狈不堪时,给了我一件可以遮身的衣,遮住了我一身的污秽,遮住了刺骨的寒心,暖了我那颗冰冷绝望的心,就在那一刹那我心动了。”虽然,我很快就知道,你给我那件衣服不过是施舍的心态,可我还是把你记住了,那种情况下,那件衣服于我而言,就是救命的馒头。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,凤轻尘没有说,可九皇叔明白,九皇叔双眼缓缓睁开,看着凤轻尘黑亮的眸子,道:“如果时间重来,本王依旧会那么做,依旧是那样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给凤轻尘一件外衣,对他来说已是超出他的极限,他不可能把凤轻尘一个普通人放在心上,那时候的凤轻尘无论表现的多么坚强,都改变不了她蝼蚁一般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所以,明知你只把我当闹剧,我还是动心了。”不过是一个路人,别说九皇叔,就是她凤轻尘看到了,也不一定会伸手去帮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天生都是冷情的人,仁善这样的面孔不适合他们带,一件衣服对他们来说足够了,这天下可怜的人海里去了,他们能帮几个,还要从头帮到尾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不是该感谢那件衣服,如果没有那件衣服……”如果没有那件衣服,他和凤轻尘也许同样会有可能,但不会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那件衣服,我们永远不会有可能,你是高高在上的九皇叔,与我这个平民百姓不会任何交集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你是东陵子洛的小叔,九皇叔你应该明白,当日我所受的羞辱,与东陵子洛脱不了干系,只要你姓东陵,我就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说她迁怒也好,说她无理取闹也好,如果没有那件衣服,她绝对不可能对九皇叔动心,即使九皇叔再强硬也没有用。因为东陵子洛,她对所有姓东陵的男人都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怔,想到凤轻尘对蓝九卿的冷淡,瞬间就明白了,对凤轻尘来心动就是那么一刹那的事,而刹那的心动便是永远,没有那一瞬间的心动,他和凤轻尘之间想要有什么,会无比得艰难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会对凤轻尘心动,是因为凤轻尘一次又一次缠上来,是凤轻尘的不屈与坚强打动了他,是凤轻尘的才华与冷静让他心动,如果没有那件衣服,凤轻尘不会关注他,他也不一定会对凤轻尘动心。

    原来,缘分是这么巧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瞬间九皇叔就释然了,他很庆幸凤轻尘的过去有他,不然他现在就和王锦凌一样,爱不得,即使他用强的,怕也只会将凤轻尘折断。

    “本王很幸运。”九皇叔抚着冰冷的茶杯,眼中终于泛起了笑。

    他比王锦凌幸运那么一点,早王锦凌一步,在凤轻尘最需要的时候,给了她一件可以遮风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时也,命也。与幸运无关,正因为是你,我才会心动。”如果给她那件衣服的人是东陵子洛,她只会将衣服甩到东陵子洛的脸上。

    事情说开了,九皇叔虽然还是不喜欢王锦凌,但凤轻尘的态度让他心安了,两人相视一笑,淡淡的温馨在两人之间萦绕,不管过去如何,他们已经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这个心结总算解开了,九皇叔也能正视王锦凌的存在,只要王锦凌安分守己,不做非分之想,他也不会想王锦凌难堪。

    看凤轻尘精神还不错,九皇叔便将另一件事提了出来:“轻尘,血衣卫的事情已经沉埃落定,如果你要对顺宁侯府动手,现在可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过年了,这个时候出手可以吗?”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一直提起也没有意思,凤轻尘也转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可以,顺宁侯府那边本王让人查了,真要办他们有个两三天就足够了,年前可以把这事办下来。”依顺宁侯府那些人的品性,没有必要让他们过安份年。

    而且有顺宁侯府的丑闻宾来,也能转移民众的注意力,免得大家一直盯着血衣卫的事情不放,也能让王锦凌痛快的出手,只要王家不大乱,就不会有人管他。

    “你查到了什么?”凤轻尘想到之前的推断,隐约明白,顺宁侯府的后院,应该隐藏了一个大天的丑闻。

    “叔父、兄长奸.淫侄女、亲妹。”九皇叔不带感情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啪……凤轻尘手中的杯子落在地上,瞳孔猛得放大家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,顺宁侯的亲弟弟,还有儿子,长年奸.淫自己的侄女与亲妹,设计孙思行的事,也不是顺宁侯所为,而是那位死去的六姑娘。”九皇叔没啥感情的道,他没有凤轻尘那般惊讶,这样的事对他来说,和杀人放火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说六姑娘故意陷害孙思行,就是想要将侯府后院这事给宾来?她这么做是为什么?”这下凤轻尘就想明白了,难怪她瞬间就能找到顺宁侯府的漏洞,这个漏洞想必是那位六秀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护她的亲妹妹,那位六姑娘在十岁那年,就被顺宁侯那对叔侄奸污了,之后一直是这对叔侄的禁脔,这么多年六姑娘一直隐忍不发,就是为了保住她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那对叔侄对恐吓她,她要敢寻死,就对她的妹妹下手,六姑娘便一直忍着,直到她发现,自己的忍辱负重并没有效果,那对叔侄还是打算对她的亲妹妹下手,六姑娘便拼死一博,看她那个样子怕是早就不想活了。”这位六姑娘即可怜又可悲,可惜九皇叔这人真没啥同情心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顺宁侯知道吗?顺宁侯夫人知道吗?”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沉重的悲痛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女子真得很悲哀,她们一生只能依靠父兄,如果父兄遗弃了她们,她们就只能任人宰割,活得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“知道,那位六姑娘第一次被奸.污,顺宁侯和夫人便知,顺宁侯警告她把嘴巴闭紧一点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顺宁侯夫人则警告她别寻死觅活,不然她妹妹也活不了。对了,六姑娘是顺宁侯的妾室所生,并不是顺宁侯夫人所生,奸污六姑娘的人当中,就有顺宁侯夫人所生的儿子。”那六姑娘整一个悲剧,出身再好又如何,根本没有人拿她当人看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悲剧。”凤轻尘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压着,重重地,让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清白于这个时代的女子而言那就是命,如果她当初被西陵天磊奸污了,她会怎么样?

    她一样可以好好的活着,但绝不会和现在一样,九皇叔应该无法容许自己的女人,是个被人玷污了的女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珠一动,九皇叔就知道她想什么,挑眉道:“想什么呢,你是你,她是她,她的悲剧是自己造成的,如果她有点脑子,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关在后院,忍受那对叔侄长达五六年的凌辱,那位六姑娘倒也是一个坚强的人,可也证明她没有脑子,随便就让人拿捏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乱想,只是为那位六姑娘感到悲哀,在后院长大的女子能有什么脑子,她那个嫡母如此待她,就可以看出嫡母不仁。那个六姑娘是为了保护她的亲妹妹,她能忍这么多年,可见她是个坚韧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有了想要保护的人,才有活下来的勇气,九皇叔说六姑娘不够聪明,她却看到了六姑娘的无奈与悲哀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