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38撑腰,九皇叔看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六会彩开奖结果神算子正版生活幽默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什么?告诉九皇叔?

    陈大少一个激灵,双眼却越的迷茫了,呆呆地看着凤轻尘,似乎不能理解,凤轻尘怎么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这邪,不应该是被激怒嘛,然后与他据理力争嘛,怎么变成了去告诉九皇叔,这,这……陈大少满头冷汗,这下可如何是好,事情和那人说得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他只能再想办法,把凤轻尘激动,陈大少梗着脖子:“凤,凤轻尘你什么意思,本大少可没有诬蔑你,你自己做了的事,还不肯承认嘛,告状?你就是说给九皇叔听我也不听,我说得全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陈大少别激动,你要轻尘承认什么?承认爬九皇叔的床?”凤轻尘可以肯定,九皇叔改动了计划,公堂后面有人,十有**那人还是九皇叔,既然如此,她就再挖一个坑给陈大少跳好了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这样,难道你想否认。”陈大少心里发慌了,这样都激怒不了凤轻尘,那接下来的事要如何做。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不,我没打算否认,陈大少说得没有错,只不过陈大少你说法有问题,我需要纠正一下。”

    啊……凤轻尘承认了?陈大少囧囧有神的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啊……凤轻尘不仅承认了,还要纠正陈大少说法,凤轻尘要说什么?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凤轻尘,等凤轻尘的惊人之语,可等了半天都没有见凤轻尘开口,她只是看着公堂后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知道怎么回事,当场赞凤轻尘高明,果然公堂内传来“啪”的一声,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公堂上的人同时一惊,齐刷刷的看向发声处,想要知道是什么人在公堂之后。

    “九,九九皇叔……”陈大少与刑状师看到领头的走出来的人,双腿打抖,咚的一声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,大,大人。”来的不仅仅是九皇叔,还有太保、太傅、刑部尚书和顺宁侯,顺宁侯像个小丫鬟一样,跟在九皇叔等人的身后,那惨白的脸、那虚浮的脚步,无一不说明他此时受惊严重。

    九皇叔真阴险!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这排场,又看了一眼那早已吓得晕死过去的陈大少,凤轻尘很淡定的站好,等九皇叔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与左右少卿连忙起身行礼,九皇叔让他们起来后,便小心翼翼地站在那里,谦卑的请九皇叔、太保和太傅入坐,被九皇叔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大理寺审案,本王不插手,只是外传此事与本王有关,为保公证本王请太保、太傅和刑部尚书听案,本王还以为是外界谣传,原来确有其实,本王就不明白了,这案子什么时候与本王扯上关系了,本王什么时候又给大理寺施压了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每说一个字,顺宁侯就颤抖一下,整个人就像筛糠一样,抖个不停,凤轻尘一直注意着他,生怕他一下少,惊吓过度给吓死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是顺宁侯在公堂上被活活吓死,他们就是有理也会变成没理,顺宁侯可是贵族。

    “王爷息怒,此事系顺宁侯府捏造谣言,与王爷无关。”刑部尚书是皇上的人,来之前便被皇上叮嘱过,顺着九皇叔一点。

    横竖,事后皇上会连本带利的要回来。

    “柳尚书所言甚是,顺宁侯嫡子言词粗鄙,诬蔑皇族,顺宁侯养子不教,老臣这就上书,肯请皇上从严处理。”作为保皇党,太傅绝不允许有人诬蔑皇室,说九皇叔的不是,就是说皇室的不是。

    九皇叔什么都没有说,与他一同前来的人,就把顺宁侯一家说得罪该万死,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佩服呀。

    阴险呀,阴险呀,那陈大少明显是受人挑拨,那人十有**与九皇叔有关,不然九皇叔怎么会带这三尊大神来听案,要知道这三尊大神可都是皇上的心腹爱将。

    不过,能让九皇叔拿出这样的排场,顺宁侯也该感到荣幸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这伙主角不是她,她要做的就是站在一边当壁纸,看大理寺卿安排九皇叔等人入坐,看大理寺卿丢出“执”字签,去顺宁侯府拿人。

    有藐视皇室的罪名在,大理寺可以将顺宁侯府所有主子都押来,相关的人也打入大牢,即使顺宁侯府能在孙思行的案子上取胜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陈大少那番话私下说说可以,可在公堂上说还让九皇叔听到,并且九皇叔还要从严整治,那就惨了。

    轻则降爵,重则削爵,凤轻尘可以肯定,九皇叔既然出这一招,就会将顺宁侯府连根拔起,要知道顺宁侯府可不干净。

    衙役拿人时,大理寺卿就继续审案,陈大少晕过去不要紧,一盆冷水浇下去,只要你没死都能冻醒。

    陈大少一个哆嗦,幽幽转醒,刺骨的寒冷让他有一瞬间的呆滞,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,可当他看到公堂一侧的九皇叔时,陈大少立马惊醒,一张脸从白到紫,顾不得寒冷,爬了起来,朝九皇叔的方向拼命的磕头:“九皇叔饶命,九皇叔饶命,小人有口无心,都是胡说的,九皇叔饶命呀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…陈大少每一下都磕得很实诚,很快地上就一滩血,顺宁侯见状,也回过神来,拼命地给九皇叔磕头,求九皇叔饶命。

    九皇叔估摸着,再磕下去这两人估计又得昏过去,横了大理寺卿一眼:“本王不是律法,罪与恕与本王何干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一惊,习惯性的拿起惊堂木,可想到九皇叔几人在,硬生生将惊堂木放了下去,清了清嗓子道:“扰乱公堂,成何体统,拿人呀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不多,十板子,还是黑头签,也就是吃点痛,不伤筋骨。

    一顿板子打下来,顺宁侯和陈大少也老实了,事实上,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们不老实,养尊处优的两个主,哪里受过这等刑,这十板子对普通百姓来说,躺个一两天就能下床,可对这两人来说,没有十天半个月别想动一下。

    顺宁侯与陈大少猛磕了一通头,又打了一顿,早就是滩烂泥,趴在地上丑态百出,两人有气无力的喊着:“招,招,我都招了,我都招了……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拽着衣角,扭捏的说一句,人家这个月也是很勤快的,对吧,对吧……所以,能不能求下月票呢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