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54独立,没良心的小东西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富婆看图解码一肖一特新西兰分分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云潇根本不知九皇叔生气,见九皇叔问起,殷勤指了指桌上的玻璃瓶,兴奋的道:“就是这个,轻尘之前送给谢皇贵妃喝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九皇叔拿在手上把玩,冷笑:“倒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好东西,最近打听这安胎药的人很多,如果普通百能也能买到,对有身孕的人来说,是一大善事。”在九皇叔面前,云潇绝口不提银子的事。

    提银子多俗,他们所做的是为百姓造福。

    九皇叔挑眉,应了一声没有说话,云潇也识趣,乖乖地坐好,不再多言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拎了一大袋子的药,都是送给云潇母亲的,云潇都二十有六了,他娘这个时候怀孕,至少也有四十岁,高龄产妇在现都比较危险,更不用提医疗不发达的古代人了。

    这安胎药能补充微量元素,虽说没有那般夸张的效果,但喝了总比没喝的好,对母婴来说有利无害。

    凤轻尘进来时,第一眼就看到了九皇叔,发现九皇叔似乎不太高兴,凤轻尘也不敢多言,招呼了一声就飞快的与云潇定价,好把云潇打发出去。

    价格很简单,玻璃瓶装的,一盒有三十支,一百两银子一盒,这是一个月的量;袋装的一盒有两袋,也是一个月的量,凤轻尘本想定个几百文的低价,让普通百姓也买得起,可云潇说的也在理,价格要是太低了,人家不敢买,会觉得药效不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消费者的心理呀,在不懂的情况下,便认定贵得就是好的,凤轻尘无奈,最终选择了一个她和云潇都能接受的价格,一两银子一盒,贫苦人家是绝对买不起的,普通人家勉强可以。

    至于一百两银子一盒的,有九十九两是那玻璃瓶的价格,日后市场上还兴起了一股收藏热潮,有不少人家就是冲着那玻璃而去,买了安胎药送给别人喝,把空得玻璃瓶留下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价格拟定好后,凤轻尘又提了一条,那就是贫困人家的孕妇,可以去云家药铺申请免费的份额,经大夫核实后,确定孕妇有这个需要,由云家药铺免费提供,费用由凤轻尘承担。

    负责核定发放免费安胎药的人,由云家和凤轻尘共同派人负责,要详细登记免费申请人的情况,方便日后核实。

    云潇没有任何异议,横竖他能赚名声,还不影响他的利益,只不过这里面有很大的油水可以捞,云潇说他要回去商量一个详细的章程。

    凤轻尘当知道免费发放里面的油水之大,毕竟某十字会的事情,她也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简洁明了的谈妥后,云潇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云家,给云家上下报告这个好消息,凤轻尘以眼神寻问九皇叔,云潇可以走了吗?

    九皇叔点了点头,即使他什么也不说,云潇也懂得保密,再加上现在云家还要靠凤轻尘,云家更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潇走了,下人也很有眼色的离开,留下九皇叔与凤轻法独处。

    “你心情不好?”凤轻尘亲自倒了杯茶,递到九皇叔面前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九皇叔端起茶轻啜了一口,气总算消了一点。

    凤轻尘挑眉:“谁惹你了?西陵天宇还是我?我好像没有做什么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认为九皇叔是小气和她计较王锦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和云家走得这么近?”九皇叔知道依凤轻尘的脑子,他不说凤轻尘一辈子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估计凤轻尘这伙早忘了云家向她求亲的事。

    “进宫前,云潇来找我,让我做云家的诡大夫,我答应了。”凤轻尘不认为这有什么错,她不是九皇叔的所有物,她有权交结朋友,也没有必要事事都向九皇叔报告。

    “云家的诡大夫?云家已大不如前,云家诡你,只是想要从你身上谋利。”九皇叔虽不满,但也没有强硬的说,要凤轻尘解除与云家诡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云家没有利益可得,他们也不会做,这种事本就是互惠互利,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做,云家想要从我身上谋利,我何尝不是利用云家这个招牌。”医药不分家,互惠互利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“你从云家身上得到的,本王都可以帮你,与其跟云家合作,不如跟苏文清合作,苏家的药铺也不差。”说来说去,九皇叔还是不高兴,凤轻尘有需要没有想到他,好事没有想到他。

    和苏文清合作,凤轻尘考虑过,但相比起来,凤轻尘还是觉得云家比较好:“云家只做药材,苏文清的生意太杂了,和她合作我除了得利外,什么都得不到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我不认为云家有什么不好,云家对我来说最合适不过,再说要不是云家没落了,云家也不会看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连一丝风声都不露,便与云家签订了合作契约,如果不是本王碰上,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本王。”九皇叔心里哪里叫一个堵呀,凤轻尘的事,他居然是最后知道的。

    确实是没打算告诉九皇叔,凤轻尘不认为这事与九皇叔有什么关系,凤轻尘定定地看着九皇叔,一脸认真的道:“九皇叔,是不是我做什么,都要先告诉你,争得你的同意才能做?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明知凤轻尘说得是反话,九皇叔还是应下,他希望凤轻尘能多依赖他一些,能与他再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哼……凤轻尘冷笑一声:“九皇叔,你用什么身份来要求我?我事事都要征得你的同意,那么你呢?你做事前会不会征求我的同意?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应去要求平等对待,但她心里窝火,她从不过干涉、过问九皇叔的生活与私事,可九皇叔却想要插手她的生活,让她像撬炕ㄒ谎栏剿?离了他就无法生活,这未免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不是东陵九的妻妾,他们的关系不过是不受律法保护,不为世人所祝福的情人关系,这样的关系是薄弱的,九皇叔没有资格要求她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。”他欣赏凤轻尘的坚强**,可男人根深蒂固的想法,让他认为凤轻尘应该依附他,应该事事和他商量,至少让他知道,她在做什么,与什么人交往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争辩,也没有和九皇叔谈什么男女平等,男女平等不管是现在,还是在未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实现,凤轻尘认真的道:“九皇叔,上面所说的那些我通通都做不到,我不仅仅是凤轻尘,我还是凤府的主人,我肩上担着整个凤府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之主,我要有自己的判断,要有自己的眼界与立场,我不能事事都听从你的安排,哪怕你是为我好也不行。

    作为凤府的主人,我必须长大,哪怕碰得头发血流也没有关系,这是作为一家之主必须承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见九皇叔沉默不语,知道他还是坚持,索性将话说死:“九皇叔,不管将来会怎么样,在我还是凤府主人时,能做我主的人就只有我自己,我有权决定自己要过怎样的生活,有权处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夫死从子,凤轻尘无父、无夫、无子,就算哪礼教来说她也没有用,她凤轻尘从不在礼教约束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再说了,要改变了她还是凤轻尘吗?她爱九皇叔,可还不至于卑微到,为了九皇叔抛弃自己的本性,把自己变成九皇叔想要的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在认凤轻尘说得有道理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,本王不会害你,本王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她从不怀疑人,但是:“九皇叔,你认为好的并不是我想要的,这是我的人生,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见九皇叔脸都绿了,凤轻尘叹了口气又软言道:“九皇叔,如果我事事都要问过你,事事都要向你汇报,你告诉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,那我就不是凤轻尘,而是你手上的一个提线娃娃,那样的凤轻尘是你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她也希望九皇叔更温柔、更体贴,能时时陪着她,天天对她甜言蜜语,隔三差五的来个小惊喜,她使小性子也哄着她,可如果九皇叔变成这样,还是她喜欢的那个九皇叔吗?

    不是,所以……哪怕想要,她也没有想过改变九皇叔,让九皇叔为了她,而改变自己原本的性格。

    同样,九皇叔也不能如此强求她,己有不欲勿施于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九皇叔,等九皇叔的回答,九皇叔语塞,只看着凤轻尘不说话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得没有错,如果凤轻尘事事无主见,凡事依赖他,那她和秦宝儿有什么区别?他还会喜欢那样的凤轻尘吗?

    九皇叔发现他走入一个误区,他希望凤轻尘能更重视他,更依赖他,离不开他,可他忘了他,喜欢的从来都是**坚强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需要好好想一想,理一理,凤轻尘这个小没良心的根本不领他的情,也不好说服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闭上眼,手指轻敲着扶手,熟知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在想事情,凤轻尘默不做声,坐在一边陪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她相信九皇叔会想明白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