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50无解,九皇叔出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摇号器2O18年跑狗论坛玄机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不是笨蛋了,九皇叔这么一点拨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,可越明白越愤怒。

    “锦凌是不是疯了,他不要自己的命了,就算想要清理王家有异心的人,也不用拿自己的命来玩,命只有一条,把小命玩完了,王家清得再干净也没有用。”如果王锦凌站面前,凤轻尘绝对要狠地踹他一脚。

    尼玛,累死医生不犯法嘛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疯,如果他不想在做事时被家族扯后退,出门在外时被家族卖了,就必须快刀斩乱麻,只有这个办法,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王家那些牛鬼蛇神弄出来。

    在王家,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,哪些人是友,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,但绝对实用,经此一事,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。”这也就是对凤轻尘,要是别人问,九皇叔根本不会解释这么多。

    虽说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,可经过考验后的人心,才能让人完全的相信,这对王锦凌来说是劫,只要王锦凌度过这个劫,王氏家族就再也有人能挡王锦凌的路,拖王锦凌的后腿。

    九皇叔很明白,王锦凌之所以会这么做,是因为和他合作了,要不是与他合作,王锦凌完全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王锦凌与他合作是图谋这天下,泄露出去了,就是灭族大罪,为了整个王氏一族,王锦凌也必须要这么做,只有把身边的风险都清除,把王家上下守得如同铁桶一样,才能放开手脚做大事,这样一来,即使败了王家也有一个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王锦凌,他是一个心中有乾坤的男人,他绝不是一个为了私情而枉顾家族利益的男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话可说,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与其束手束脚,不如放开手脚大干一场,这件事情过去后,王锦凌身边再无危险。

    “破而后立,大公子好谋算。”云潇琢磨着九皇叔的话,随即大笑。

    云家不也正是破而后立嘛,经此一事,云家子弟前所未有的团结,那些鸡鸣狗盗之辈,也因此事自动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家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,必然有很多毒瘤,把这些毒瘤给清了,才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拿自己的命来谋算,是下下之策。”凤轻尘承认九皇叔说得有道理,可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付出一点代价,如何取信于敌人,王家人不是笨蛋,不是真的,没有人会跳坑,不把潜藏的危险清楚,王锦凌早晚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。”悄无声息的死是最窝囊的,死在自己人手上,更是窝囊至极,王锦凌哪怕是死,也要拖王家那些嫡系下水,把王家的毒瘤引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越想越头大,索性摊手:“王家的事,王锦凌的事我都不管了,我想他执意来凤府,应该不是要我救他,而是等你。”

    算来算去,她也是被王锦凌利用的一颗棋,她也没有能耐救王锦凌,有九皇叔在,王锦凌估计不会有有事,凤轻尘起身,拍了拍衣服上的折子:“我累了,要去休息,云公子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一到凤府,就有下人告诉他,凤轻尘两天一夜都没有合眼,听凤轻尘说要休息,哪里会拦着她,立马派人送凤轻尘回房。

    云潇看两人的互动,还有九皇叔在凤府的随意,越发肯定这两人关系不是一般得不寻常,外界的传言不及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云潇是个聪明人,即使心里猫抓似的痒痒,也乖乖地收回眼睛,没有乱瞄,更不会乱问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坐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,两人都是静得下心、坐得住的主,到没有什么尴尬、怪异的,直到云家的大夫一脸颓废的从小木屋里出来,才打破这份沉静。

    “公子,老夫无能。”两位大夫也不矫情,上前就直言道:“老夫实在查不出那位公子的病情,在老夫看来,那位公子只是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云潇对此早有准备,依凤轻尘的医术都查不出来,这两人要查出来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云潇点了点头,转头对九皇叔道:“云某恐怕帮不了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公子有心便好,云公子要是不忙,今晚就与两位大夫,在这里小歇一晚如何。”九皇叔这话说得客气,可却不容人置疑。

    云潇知道自己这也算是惹上麻烦了,摸了摸鼻子自认倒霉:“云潇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看到王锦凌的刹那,他就知道倒霉了,牵进了王家的事情,这伙想脱身怕也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两位大夫虽然不解,可看云潇都没有反驳,两位大夫也就安安分分的随下人去休息了,他们忙了一天,也累了。

    云潇见状,也告辞而去,九皇叔点了点头,完全没有相送的打算,坐在椅子上,双眼看着前方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,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,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,云家今非昔比,他自顾不暇,哪里心情管王家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云潇可以肯定,经此一事,王家定会元气大伤,到时候虽然会丢了东陵第一世家的派头,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又何尝不是保存王家,避免王家成为第二个云家,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大公子哪怕是死,也要为王家着想,只可惜王家那群老东西看不清,云潇摇了摇头,将王家的事丢在脑后,专心吃饭睡觉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直坐在屋内,待到天全黑了,才站了起来,朝王锦凌所住的小木屋走去,看王锦凌一脸安详,九皇叔唇角微扬,眼中闪着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就不怕落到他手上,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嘛,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。

    罢了,看在你连命都可以交给本王,本王就信你一回。

    九皇叔取出一粒丹药,塞到王锦凌的嘴巴里,招来暗卫:“送去苏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二话不说,扛着人就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九皇叔拿出帕子,擦了擦给王锦凌喂药的手,随即将帕子一丢,对随侍的下道:“本王要见宇皇子。”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他这两天的奔波是因为谁捅得篓子,不从西陵天宇身上刮出一层肉,他就不是东陵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正在听属下汇报外面动静的西陵天宇,突然全身一寒,心中升起不好地预感,西陵天宇心神不宁,听不进属下的汇报,挥了挥手把人打发,正准备早点休息,却听外面的人高声喊到,给九皇叔请安的话……

    预感成真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