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55年礼,这个年很热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8期开奖直播现场天空釆天下釆与你同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有没有想明白,凤轻尘不知道,因为九皇叔想了半天,结果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,留下凤轻尘在哪里琢磨半天,也琢磨不出九皇叔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得,想不明白就别想了,九皇叔的心思一般人猜不到,凤轻尘不想破坏自己的好心情,就当九皇叔想清楚了。

    相爱容易相处难,再深厚的感情如果磨合不好,也会有磨尽的一天,凤轻尘说出自己的立场,九皇叔也提出自己的不满,然后再来磨合,尽量找不到一个平衡点,这样他们两人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当然,不该退步的事情,凤轻尘坚绝不退,不管是何时何地,她都坚信女人要经济**,只有经济**才不会变成撬炕?才不会对一个男人患得患失,天天担心被抛弃,哪怕是九皇叔也不能剥夺她经济**的权利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事情有九皇叔接手,凤轻尘没什么好担心的,西陵天宇的伤也在恢复中,不过年前怕是走不了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听到这事相当欢乐,立马就道要在凤府陪凤轻尘过年,当下就写了一封言词恳切的书函,告诉东陵皇上,他受伤了要在凤府休养,东陵的除夕宴他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皇妹,希望你能喜欢皇兄给你送上的大礼。”西陵天宇优雅地落印,递给侯在一旁的属下,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亲切,可那属下却觉得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每次西陵天宇露出优雅亲切的笑,就表示有人要倒大霉,这一次不用想也知道是瑶华公主。

    一个被东陵皇室嫌弃的女子,又没有兄长称腰,可以想象瑶华公主在东陵除夕宴上会多么惨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屑在宫里当面给瑶华难堪,南陵锦行就不在乎了,要不是男女有别,瑶华公主又一直躲在别院不出来,他早就上门给凤轻尘报仇了。

    身为南陵的皇子,他不能插手东陵内政,没办法保孙思行,总能对付一个西陵的公主吧。

    当然,对瑶华公主来说谎这不是最惨的,最惨的事情是除夕过后,瑶华过不了几天就会接到她母妃出事的消息,如果西陵天宇的推测没有错,虞贵妃的贵妃之位怕是坐不稳了,而这对瑶华来说才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子以母贵,虞贵妃的出身本就差,再加上出这事地位还会下降,到时候无论是东陵还是西陵,都不会把瑶华公主太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确不会当面给瑶华难堪,可他所做的事情,却能让瑶华一辈子处在被人欺凌的难堪局面里。

    西陵那一块的事情,凤轻尘知道的不多,就算知道了这个时候也不会去管,临近年关,她只想过个安份年,那些阿猫阿狗她没有兴趣理会,有什么事等过完年后再说。

    今年这个年虽然一样是一个人过,但对凤轻尘来说意义非凡,这是她在东陵过的第一个年,也是凤将军与凤夫人的去逝后,凤府第一次开门过年。

    所谓开门过年,就是今年凤府会去给别家送年礼,同样那些人家也会给凤府送年礼,互通友好,彼此拉拉关系,处处交情,日后有什么事也好互相帮衬。

    过去的几年,一到年关便是以前那个凤轻尘最难挨的日子,所有人都喜气洋洋安排年礼准备年饭,凤轻尘和小丫鬟却只能躲在凤府,不敢出门,也不敢见人。

    她们准备不起送年礼的东西,同样也没有人会给她们送年礼,就算她们捧着东西上门,也没有人会待见她、允她入府。

    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过去的凤轻尘根本融不进贵族圈子,虽说凤轻尘现在也没有完全的融入贵族圈,但奈不住她身上有利可图,奈不住她手腕强,和崔、王、谢家交好,也与宁国公、几家侯府交好。

    当云潇有意无意泄露谢皇贵妃,所服用的安胎药是凤轻尘提供的后,不知有多少人家想方设法地想交结凤轻尘。

    是以,今年凤府大不相同,这个时候各府各家都盼着凤轻尘上门送年礼,更有甚者不管与凤轻尘熟不熟,都早早得准备好厚重的年礼给凤轻尘送来,只希望凤轻尘回几盒安胎药给他们,送几盒安胎药给他们当年礼。

    安胎药这种东西,哪家不需要,就算自家没有孕妇,拿出去送人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,所以凤轻尘不是一般的忙。

    从小年开始,凤府门外的马车就没有断过,大盒大盒的年礼,络绎不绝地往凤府搬,这热闹的场面充分说明,凤府在各家心中终于有了一定的地位,再也不是过去那个,被人忽视彻底的,连提都没有人提的凤府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权贵们就算再想交好凤轻尘,也不会自降身份,亲自登门送礼,再加上凤府女子当家,那些个大老爷们也不好上门,妇人又不方便出门,这些人家大多都是派有脸面的嬷嬷给凤府送礼,这好歹让凤轻尘松了口气,不用天天对着一群贵妇笑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也忙得脚不沾地,核对礼单、准备回礼,什么人家送什么礼,礼单登记造册,好给来年做参考。面对这一堆琐事,凤轻尘那叫一个头痛,凤府又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东西,这一年全得靠自己,管家虽然精通这些,可有些事却要凤轻尘拿主意。

    比如,远在边疆的宇文元化给凤轻尘送来了一份不算厚重,但却很实在的年礼,凤轻尘回礼时,当然要回一份同样不讲究价值,却要让宇文元化实用的年礼,这些礼物管家可以提意见,但最终能拍板的人,只有凤轻尘。

    人情往来,很多时候就在一个年礼上,下面要给上面孝敬,官职小的要早早地给官职大的送礼,最后才是平辈相交。

    虽说年礼这种东西,最后都是来来回回,可千万要注意,不能把李家送来的东西,回到李家亲戚家中,要让人知道了,这是极失礼的事情,认为你对人家的年礼不满。

    这几天,老管家一边请示凤轻尘,一边提点凤轻尘送礼、回礼的注意事项,凤轻尘虽然不耐烦,可她知道这是她必须要学的东西,她要撑起凤府,就必须要学会与人交往,她不能孤傲的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断绝与外人的来往。

    夫人外交是一件不可小视的事情,枕边风的威力更是不容小视,虽然她不一定有机会,能帮九皇叔做夫人外交,可她必须先学好,所以即便她再不喜欢也要耐着性子去听,笨手笨脚的拟回礼的单子。

    这几天,凤轻尘在库房一呆就是一整天,可这几天她也只是核对礼单,至于回礼凤轻尘还没有头绪,就在凤轻尘头痛时,苏文清的到来解救了她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