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60闯,王家上门要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wjvc旺角网址正版资料522888.马会环球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那个卓尔不凡的少年,一眨眼就变成一个废人,即使见惯了生死、伤残,凤轻尘一时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锦凌的计划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虽是疑问,可凤轻尘心中已经肯定了,要不是因为王锦凌的计划,王锦寒这个不管家族事务的少年,怎么会被关入王家暗牢,还受如此酷刑。

    王锦凌拿自己的命去算计王家就算了,反正命是他的,她也管不着,可在出手时,他就不能想一想,他身边的人嘛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权利斗争,牺牲的永远是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个意外,王锦凌早就派人保护好了王锦寒,并找了个理由,把他支得远远的,告诫他无论王家发生什么事都别信、别回来,结果王锦寒听到王锦凌出事的消息,在有心人士的唆使下回了王家,然后就被王家人关入大牢,逼问他王家家主令牌的下落。”不管喜不喜欢王锦凌,蓝九卿还是替他解释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那么小人,这个时候给王锦凌上眼药。

    “哼,这样就可以摸平王七受伤的事实嘛。”凤轻尘愤愤不平的道,好在凤轻尘没有失去理智,即使气得不轻,手上的动作也依旧利落连贯,将药箱放在一边,打开药箱拿出剪刀,开始剪王锦寒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的声音在手术室响起,看着那把散发着森冷寒光的剪刀,苏文清缩了缩脖子,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蓝九卿有心想要解释,可王七受伤是事实,蓝九卿闭了闭眼:“这件事情在王锦凌的意料之外,王锦凌要知道了会更自责,没有人会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,王锦凌也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闯入王家偷令牌,意外得知王锦寒落入王家那群挑事的人手里,王锦寒的下场怕是会更惨。

    在权利面前,亲情会变得极薄弱,王锦寒是王家人不错,可早已隔了七八代,王锦寒在他们眼中是敌人,对敌人何必手软。

    “家族斗争,只论成败,有斗争就有牺牲,是我多事了。”凤轻尘也只是生气,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,王家的事她没有立场生气,她不过是一个大夫,对王家来说,她是一个外人,她的愤怒于事无助力。

    将王锦寒的上衣全部剪掉,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肌肤,看着那些鞭伤、烙伤、还有铁梳刮过的伤,凤轻尘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些伤和血衣卫的刑法真像,王家居然拿这么狠的刑具来对付自己族人,真够狠,王锦凌看到的确会自责死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,她生那些没用的气做什么,她又不是正义使者,王家的事她插手不了,王锦凌与王锦寒两兄弟的事情,她也不能插手,说不定王锦寒根本不怪王锦凌呢,她何必做这个恶人。

    再说现在救人要紧,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王锦寒身上的伤医好,至于其他的,与她无关了,凤轻尘停下手下的动作,抬头对蓝九卿和苏文清道:“你们先出去,九卿身上有伤,也需要包扎,王七身上的伤一时半刻好不了,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守着了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事去苏府找我。”蓝九卿深深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黑眸闪过一丝欣赏。

    在权利斗争面前,那所谓的仁慈、善良、正义、高贵通通都没有用,权利斗争没有对错,只有死活,凤轻尘这么快就想明白,确实足够冷静与足够理智。

    苏文清看凤轻尘面无表情,瞬间就将负面情绪收了起来,一时间不知是夸她有大将之风,还是鄙视她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同情王锦寒,怎么下一秒就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了,这女人也未免太善变了。

    “九卿,遇到上这么一个女人,我同情你。”苏文清拍了拍蓝九卿肩膀,朝正厅走去。

    蓝九卿可以走,他不能走,凤轻尘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,他得帮忙坐阵凤府,一连消失两位王家公子,王家人不可能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蓝九卿没有理会苏文清,离去前深深地看了一眼小木屋,才离去……

    蓝九卿与苏文清走后,凤轻尘也把王锦寒身上,又脏又破的衣服全剪了下来,随即启动智能医疗包,给王锦寒做检查。

    王锦寒全身多处骨折,琵琶骨洞穿,多处软组织受损,严重缺水,高烧不退,并且伤口多处发炎、腐烂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是他的肝脏被钝物所伤,肝脏破裂出血,急须手术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锦寒能活下来是个奇迹,既然王锦寒都没有放弃自己,那她凤轻尘也不会放弃王锦寒。

    输血、输液,补充水分、补充营养,降温、消炎,先保证王锦寒能活下来,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治伤,凤轻尘手法很简单,先保命再处理伤口,先内伤后外伤。

    肝脏上的伤不能再等了,凤轻尘必须立刻动手术,打开室内所的灯,启动智能医疗包,给王锦寒的肝脏拍了一个片子,确定出血的位置,定好刀口。

    担心王锦寒会死于失血性休克,凤轻尘不敢耽搁,凤轻尘深吸了口气,握着手术刀,在王锦寒的肝脏处,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早已习惯一个做整场手术,即使这个手术要求更高,凤轻尘也没有惊慌,找到肝脏的断裂处,把血吸出来,处理好伤口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眼也不眨的盯着冒血的断裂处,一双眼红得像兔子,却不敢眨一下,生怕这一眨,手上的镊子就碰到不该碰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锦寒身上的伤有多重,又多难医治,凤轻尘很清楚,甚至苏文清这个外行也明白,所以他才会留在凤府,坐阵凤府。

    别说一个晚上了,就是一天一夜,凤轻尘也没有把握能医好王锦寒。虽然凤府上下都知,凡是凤轻尘在手术室里,谁也不能打扰,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这么配合。

    天一亮,一个自称是王锦凌十七叔的男人,带着几个和王锦凌同辈的公子,还有一批家丁来到凤府。

    王家人也是知礼的,虽然带来的人多,但却客客气气地依礼行事,递上名帖说是要见凤轻尘,感谢凤轻尘对他家大公子的照顾,这几天麻烦凤府了,他们是来接大公子回府。

    言词恳切客气有礼,苏文清听到管家的转告,眼中却闪一道寒光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失踪那么多天,王家一点反应都没有,王锦寒一被人救走,王家人就上门来要人,要说王家人没有想法,打死苏文清都不信,那天王锦凌的小厮送王锦凌来凤府,知道的可不少……

    王家人这个时候上门,怕是担心王锦凌没有死,急着上门确定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