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62身份,连条狗都不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正版总纲诗2018年1一130期输尽光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作为西陵的皇子,西陵天宇在东陵的地位其实很尴尬,皇上给他面子,他就是客人,皇上不给他面子,他就是质子。

    而无论是作为客人还是质子,西陵天宇都无权干涉东陵内政,一个不好就,就会引来两国交战,这一点在场的人都明白,不然东陵子洛也不会拿这个来说事。

    把西陵天宇打发掉后,整个凤府就没有一个能挡得住东陵子洛的人,苏文清身份不够,也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管家急得团团转,心里暗道凤将军和凤夫人死得太早了,只留下秀一个孤女,没有一个能帮衬秀的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秀要有一个兄弟或者姐妹就好了,多子才能多福,这样有事也能多一个商量的人,秀忙着救人去了,也能有一个人担起主人的职责,帮秀打理凤府。

    可偏偏整个凤府就凤轻尘一个主子,凤轻尘一不在,凤府就连一个能当家做主的人都没有了,东陵子洛说要搜府,管家一个下人哪有说不的权利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气势汹汹,九皇叔又迟迟没来,苏文清急得没有办法,当东陵子洛下令调血衣卫来搜凤府时,苏文清冲上前,跪下道:“洛王殿下,请您三思,大公子真得不在凤府,在凤府的只有王家七公子,王家小厮送进来的是王七公子,此时凤轻尘正在医治他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本王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。”东陵子洛冷漠的瞥了一眼苏文清,一脸轻蔑。

    在皇子王爷面前,苏文清一个小小的商人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苏文清一直低着头,一副谦卑的样子,隐在袖子里的手却紧握成拳,再次低头恳求道了:“洛王殿下,草民不敢欺骗殿下,大公子真的不在凤府,依大公子的气度与骄傲,他要是在凤府,绝不可能躲着不见人,大公子真的不在凤府,在凤府的人是身受重伤的七公子,恳请洛王殿下等凤姑娘救完人再搜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本王要做什么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,区区一个商人,谁给你在本王面前说话的权利了,来人呀,给本王拖出去打……”东陵子洛转了转小指上的尾戒,幽深的眸子闪着诡异的光芒,让人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苏文清眼中精光一闪,在侍卫上前时,苏文清连忙道:“洛王殿下,九皇叔要草民今天拿十盒药去九王府,肯请殿下施恩,待草民送完药后再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本王?”东陵子洛挑眉问道,言语中没有生气的迹象,可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这个七皇子,越发地能隐藏自己的情绪了,看样子血衣卫那个地方,的确是很能锻炼人。

    “草民不敢,草民不敢,肯请殿下恕罪,待草民从九王府出来后,定去血衣卫认打。”

    苏文清冷汗淋漓,心里暗暗叫苦,不停地祈祷九皇叔快点来,这厢却只能跪在东陵子洛的脚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哼不敢?”东陵子洛眼神冷冽如同寒光,以眼神示意侍卫退下:“既然你与本王的皇叔有约,本王就饶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事后去血衣卫认打,东陵子洛可不认为,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苏文清摸了把冷汗,心中暗叫好险,抬头起身,东陵子洛突然抬脚,一脚踢在苏文清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滚……”

    苏文清察觉到了,可想到对方的身份,知道这一脚他要是避开了,下场会更惨,只能硬生生的受着。

    咚……的一声,苏文清摔倒在侧,左手捂着心口,痛得他冷汗直流、牙齿打颤,却还得要对东陵子洛说:“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东陵子洛看也不看苏文清,带着人就朝厅外走去,打不了苏文清,他当然要从别的地方出气。

    管家担心地看了苏文清一眼,示意春绘和秋画上前,扶苏文清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,你没事吧。”春绘和秋画吓得花容失色,她们两个是九王府调教出来的丫鬟,有气势、有见识,可此时也被东陵子洛的暴虐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苏文清紧咬牙关,看着前呼后拥的东陵子洛,双眸越发的幽深。

    这就是身份的差距,哪怕他富可敌国,在这惺子、高官面前,他一样连一条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指甲钳入手心,苏文清却一点也不觉得痛,他告诉自己再忍,终于有一天,他会拥有和这些人平视的身份,他的子孙后代,绝不会再受到这种不平等的对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陵子洛带着王家的人来到小木屋外,一眼就能看到凤轻尘所呆的那间木屋,因为凤府的护卫有八成都围在木屋外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在离木屋十米远停了下来,看着持茅对准他的凤府护卫,东陵子洛脸上笼罩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造反嘛,区区府中护卫,居然手持军方的兵器,谁给了你们这个胆子。”东陵铁器管理很严格,一般的护院都不允许持铁器,更不用说持长茅、大刀等军方武器。

    在东陵能持军方武器的只有亲王侍卫,而这些人都是有定数的,凤府这肖卫明显都违禁了。

    凤府没有一个正经主子在,老管家没办法,只能颤颤抖抖地上前,跪在东陵子洛面前。

    “回洛王殿下的话,这肖卫都是肃亲王的侍卫,算不得凤府的护卫。”一大把年纪了,跪在冰冷的地板上,老管家只感觉全身都在发冷,可他却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有见识的人,可今天这排场,还是让他不知如何应付,在强权面前,他就是再有手腕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肃亲王的侍卫?肃亲王的侍卫怎么会在凤府?”凤府的这肖卫是什么人,大家都知道,东陵子洛今天是故意发难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,这些侍卫是翟世子派来的,翟世子受大公子所托,保护七公子。”老管家知道王锦凌与肃亲王世子翟东明交好,便把这事算到王锦凌头上。

    有翟东明撑着了,东陵子洛也不敢妄动,东陵子洛点了点头,不再追护卫的事,指着木屋道:“你确定里面的人是七公子?”

    “奴才敢以项上人头担保,里面的人确实是七公子。”老管家咚的磕了一声,以表郑重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十七叔听到这话,一时间也拿不准主意,难道王锦凌真不在凤府?王锦凌不在凤府,那会在哪里?

    王锦凌难道真的没有死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