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63动静,血衣卫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4948cc喜中网资料大全手机制作宣传片的软件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锦凌难道真的没有死?

    不不不,不可能,王锦凌的十七叔连忙摇头,把这个可能给甩掉,他们下的毒无解,王锦凌必死无疑,也必须要死。

    王锦凌绝对还在凤府,自从那天王锦凌进了凤府,他们就一直派人盯着凤府,别说人了,就是一直苍蝇从凤府飞出去他们也知道。

    王家认定王锦凌就在凤府,同样东陵子洛也能肯定,王锦凌就在凤府,凤府外也有他的人,他能断定王锦凌没有离开凤府。

    既然木屋里的人是王七,那么王锦凌定在别的地方,东陵子洛勾唇一笑,挥了挥手让老管家起来。

    老管家暗松了一口气,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还来不急谢恩,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,老管家抬头望去,看到那血红红的一片,两眼一翻咚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血衣卫来了!

    洛王殿下居然真调血衣卫来凤府了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这下凤府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即使经过血洗,血衣卫在东陵百姓的眼中依旧等同于恶虎,看到血衣卫,就如同看到阎王来索命,而接管血衣卫的洛王殿下,无疑就是阎王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很满意血衣卫带来的震慑效果,除了肃亲王府的侍卫外,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血衣卫的影响,一个个如同木桩子,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一百名血衣卫齐刷刷地跪在东陵子洛的面前,至于舟王与咏王,则完全被忽视了,而血衣卫也不称呼东陵子洛王爷。

    舟王和咏王虽然不甘,却不敢多言,只能乖乖地站在东陵子洛的身边当背景。

    血衣卫是东陵一个**的机构,他由皇上的内库负责经费,血衣卫只对皇上负责,其他人通通不看在眼中,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血衣卫的地位与权利。

    以前陆少霖在时,血衣卫还会与其他人周旋一二,可东陵子洛接手后,血衣卫完全不把除了皇上与东陵子洛以外的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东陵子洛手中,血衣卫就是皇上手中最凶残的猛兽,皇上指哪,血衣卫就咬哪,这正是皇上想要的,也是东陵子洛最满意的。

    在东陵子洛手中,血衣卫没有复杂的程序,所有的权利都在他的手上,东陵子洛朝血衣卫一摆手:“传本大人令,搜查凤府,查找王家大公子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军令如山,血衣卫迅速动了起来,一百人分成十组,朝凤府各个院子涌去。

    血衣卫的人对凤府可是有着刻骨铭心的恨,他们可没有忘记,凤府给了血衣卫一个无法洗刷的耻辱,现在能光明正大的对付凤府,他们哪里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嘭”

    打砸声响起,伴随着下人的哭喊声,还有各种瓷器、摆设摔碎的声音,整个凤府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血衣卫根本没有执法的秩序,怎么能最大限度的破坏凤府,他们就怎么来,这哪里是搜查,这简直就是强盗过境,所到之处就连墙面也没法幸免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砸,求求你们不要砸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来找人的嘛,这盒子里哪能装人。”

    “官爷,求求你了,不能砸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进去,你们不能进去,这是我家姑娘的房间,你们不能闯。”佟珏和佟瑶哭着喊着,想要拦住横冲直撞的血衣卫,可她们哪里是血衣卫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血衣卫一个刀把打个去,丝毫不顾忌对方只是一个弱女子,打得佟珏一头是血。

    佟珏支撑不住,倒在佟瑶的身上,凤府的下人想要动手,却被苏文清给制止了:“别动手,让他们砸,一旦动手就是拒搜,就是与朝廷作对,到时候没有错也是错。”

    东陵子洛要借王家的事情出气,那就出吧,左右不过是一些银子的事,凤府有意义的东西,都被那一场大火给烧了,这些东西再贵重也就是银子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权,但不缺银子。

    苏文清也恨,可他很清楚,他们就是拿命拼,也阻挡不了血衣卫的脚步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凤府的下人知道苏文清是为凤府好,为他们所好,一个个默默地退下,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血衣卫如同蝗虫过境,把好好的凤府砸得满目疮痍,连柴房都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暗卫敢怒不敢动,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凤轻尘的安危,在凤轻尘没有生命危险时,他们不能随意暴露,一暴露就失去了价值。

    血衣卫领命办事,砸得那叫一个痛快,不仅仅是凤轻尘的房间,就连库房也没有放过,老管家无比庆幸,他今天一大早就安排人把回礼都送了出去,不然今年凤府可就丢脸丢大了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也只是减少一些损失,别府送来的年礼,还有剩下的安胎药,全部被血衣卫砸了个干净,褐色的液体流了一地,凤府的下人抱在一起,默默地流泪。

    主荣仆贵,主辱仆死,如果不是有苏文清压制着众人,佟珏佟瑶她们几个,怕是冲上前,与血衣卫的人拼命了。

    他们处处忍,一直在忍,可血衣卫的人却得寸进尺,一通打砸后,连王锦凌的影子都没有找到,最后这些人把目光盯在凤府的祠堂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们不能进去,你们不能进去。”凤府下人的怒火与屈辱,在这一刻雹了,凤府被砸他们认了,可凤府的祠堂不能被砸,凤府的先人不能受辱。

    不需要任何人命令,凤府的下人全部站在祠堂门口,与血衣卫的人对峙,面对残暴的血衣卫,他们害怕、他们恐惧,可他们不能退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血衣卫蛮横的到,双眼通红,毫不掩饰他们的杀意与凶残。

    凤府的下人吞了吞水,将心中的恐惧压下,佟瑶、春绘、秋画、夏挽、冬晴,还有一脸是血的佟珏,站在最前面,扬着满是泪水的脸,与凶横的血衣卫对峙。

    “我们绝不能看着凤府的祠堂被毁而无动于衷,除非踏着我们的尸体,不然你们别想进去,我们与凤府的祠堂共存亡,我们一步不退。”

    “一步不退!一步不退!”

    “不退?找死,你们以为我不敢嘛,既然你们不肯退,那就通通去死。”血衣卫眼一横,唰的一声拔出刀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