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61搜,本王的话就是规矩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今晚上开什么特吗香港挂挂牌正版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家的人见不见?

    在没有合适的理由下,凤府不能把王家人晾在外面,让王家有强冲进凤府的理由,但谁去见、什么时候见,却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苏文清坐在偏厅,摆足了大爷款,食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,他正在想如何应对王家,王家这么早就杀过来,怕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苏文清虽然不知道,凤轻尘要用什么办法医治王锦寒,但他知道,绝不能让人打扰凤轻尘医治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他可背负不起。

    管家立在下面,一言不发,苏文清不说话他也不催,静静地立在下首,拿苏文清当主子对待。

    没办法,凤府就一个主子,凤轻尘闭关了,凤府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,他只能寄望苏文清拿主意了。

    好在,苏文清也没有让老管家失望,半柱香后,苏文清终于开口了:“人来了咱们好生招待,王家人不是自持世家,君子之风,最是讲礼嘛,咱也不能怠慢了人家,把主子安排到正厅,下人则安排在院外。另外去请宇皇子,和宇皇子说明情况,请宇皇子出来招待一二,尽量拖延,我安排人去找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王家以世家派头压人,那他苏文清就拿皇权压人,有西陵天宇这个西陵皇子在,别说王锦凌是十七叔,就是王锦凌的十七爷爷,也得乖乖地陪着应酬,拖个把时辰完全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个把时辰后,自有九皇叔接手,现在王家正内忧外患,王家这些不安分的人,都想学谢家,紧握皇室大腿,这个时候哪里有胆公然得罪皇室。

    管家一听这安排,眼睛眯成一条缝,紧绷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。他就爱跟讲礼的人打交道,不怕你有理,就怕你和强盗一样,二话不说就上来喊打喊杀,他最讨厌蛮不讲理的人。

    苏公子说得没错,王家人来了,咱们招待好就行,王家还敢在凤府动手不行,他们还要不要世家的脸面了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与死神斗争,抢救王锦寒的性命时,西陵天宇苦逼的坐上轮椅,出来招待王锦凌的十七叔。

    苏文清准备充分,可王家也不是吃素的,王家早就知道西陵天宇在凤府,王家怎么可以有一点准备也没有,比起交际应酬,王锦凌的十七叔丝毫不比西陵天宇差,不过几句话的来回,王锦凌的十七叔就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到王锦凌身上,再三提出要见王锦凌,接王锦凌回府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一说王锦凌不在凤府,王锦凌的十七叔就开始哭诉,明晚就是除夕夜,王家的年夜饭还等着家主去主持呢,没有家主在场,王家的颜面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十七叔不停地摆低姿态,话里话外都是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,再三恳求西陵天宇高抬贵手放过王家一马,不要让王家在除夕夜出丑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听得那叫一个气呀,不怕对方是强盗,就怕强盗有文化还有风度,这要求提得那个一个合理呀,言词那叫一个无耻。

    他说王锦凌不在凤府,就是他不让王家人见王锦凌,就是刁难了王家,故意让王家出丑,这都是什么事呀,要不是看在欠凤轻尘一个老大的人情上,他早就甩袖子“滚”人了,这鸟气受得……

    之所以是推椅子“滚”人,而不是拿王家治罪,是因为人家一没有说重话,二没明示,只一味的示弱哭诉,就算他想要治王家十七叔的罪,也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世家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,即狡猾又无耻,难怪东陵的皇上要灭了世家,这实在是太英明了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一张脸越来越黑了,别说一个时辰了,这样下去他能坚持半个时辰,那就是奇迹了,就在西陵天宇快要发毛时,下人高亢声音解救了他。

    “咏王殿下到,舟王殿下到,洛王殿下到。”

    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,二皇子、五皇子和七皇子居然同一天来凤府,不过这三人来的理由很充实分,那就是奉旨看望西陵宇皇子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在东陵皇城受伤,虽然是自找的,可于情于理东陵皇室都应该来表示一下,之前皇上没派人来,是不满西陵的动作,也不满西陵天宇的行事。

    哼,在东陵受了伤,不管怎么样也应该找他这个皇上,让他安排太医诊治,结果西陵天宇却自己找大夫,这不是打皇上的脸嘛。

    今天东陵子洛开口提了这事,皇上思索片刻才准许,同时把九皇叔留在宫中,陪他用膳,至于原因大家都明白。

    皇上要阴人,不需要太复杂的招数,谁让他是皇上,他开个口就能把凤轻尘的对手送上去,张个嘴就能把凤轻尘的助力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皇上还不至于低级到凤轻尘一个孤女出手,还是那句话,在皇上眼中,凤轻尘一个小孤女,再本事也翻不出风浪,他要不高兴了,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杀了她。

    实在不爽了,还能派宫里的高手,把凤轻尘的脑袋割下来,换那二十万两黄金,不是皇上眼皮子浅贪财,实在是二十万两黄金真不算少。

    现在黄金与银子的兑换率是一比十,二十万两黄金可就是两百万两银子,东陵是四国最富有的,可国库一年的收入也就两百万两,可见凤轻尘那颗脑袋有多值钱。

    三位皇子的到来,让整个凤府都紧张起来了,凤府的下人都明白,这三人和他们家主子不对盘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管家下人一个个急得团团转,眼巴巴地看着苏文清,让他拿主意。

    九皇叔久久不来,苏文清也担心,面对凤府下人火辣辣的眼神,苏文清两手一摊:“你们问我,我问谁,人家可是皇子皇孙,哪是我这个小商人能对付的,别忘了洛王殿下现在还领着血衣卫的差事,如果他要动手搜人,可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,我们谁也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好的不灵坏得灵,东陵子洛几人问侯完西陵天宇,与西陵天宇一番寒暄后,这才发现王家的人在,东陵子洛挑眉问王家十七叔为何在凤府。

    不知是做戏还真是巧合,王家十七叔一见东陵子洛问起,连忙像倒豆子一样,把凤府关着王锦凌,不让王锦凌回王家,不让王家人见王锦凌的事情,从头到尾说了个遍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想要替凤轻尘解释,说王锦凌根本不在凤府,却被东陵子洛一句话给堵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宇皇子,这是我东陵内政,还请宇皇子不要掺和。来人呀,送宇皇子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把西陵天宇的路给堵死了,西陵天宇再说话,那就是掺和东陵内政,这个帽子扣下来,西陵天宇根本吃不消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有人说我昨天求得太萌了,今天来个狠得,手持ak47,瞄准……表扬、赞美、月票通通都交出来,不然崩了你……王法?本王就是王法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