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67恶魔,本宫把你们都宰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天中彩票是不是假的凤凰天极网468888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东陵子洛绝不会承认,自己不如太子,更不会承认他怕太子,挺直背脊,与太子对峙,咬牙切齿的道:“皇兄,你这是谋反,你就此收手,臣弟看在兄弟一场的分上,定会像父皇求亲,让父皇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这是东陵子洛第二次感受到,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,第一次是凤轻尘,那个疯女人在他母后的宫殿前,抵着他的命根子威胁他。

    第二次就是现在,虽然侍卫的刀没有指向他,可东陵子洛却感受到了死亡临近的气息。

    太子眼也不眨地看着东陵子洛,东陵子洛那强撑的勇气,太子看在眼里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:“收手?这才刚开始,本宫怎么舍得收手,今天这一幕多难得,以后要看这样的场景,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你疯了?你这可是在谋反,谋反是死罪,哪怕你是太子。”东陵子洛的眼睛猛得睁大,不要思议的看着太子。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了,此时的太子就和当初的凤轻尘一样,无路可退,只能拼死一战,横竖他不拼也得死,不如拼一拼,拖他们下水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他不想陪一个疯子玩。

    “疯?你说本宫疯了?”太子指着自己的鼻子,故作吃惊:“七弟,本宫有没有疯,你很明白,本宫是不是要选择,你也很清楚。本宫要是疯了,就不会站在这里,本宫要是谋反,也不会对你们动手,你们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能挡太子继位的人只有皇上,太子要谋反,就应该把皇上杀了,太子这话倒是没有错,舟王一听太子没有谋反的意思,连忙劝解:“皇兄,这件事只是一个误会,叫你的人退下,我保证我会和父皇解释,这件事错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先脱离了眼前的险境再说,出了凤府,回到皇宫自有人收拾太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五弟,本宫在你眼中就这么蠢,本宫的人退下后,本宫还有活路吗?你们回宫后,不给本宫加罪名就行了,还说什么帮本宫解释。”太子长得不差,只是身上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,他从不曾真正开心的笑过,这一笑倒是让人看得炫目。

    舟王被太子说得一脸尴尬,不过作为皇子,他们哪个脸皮不厚,形势没有人强,舟王哪敢翻脸,只能陪着笑脸:“皇兄,只是死了几个奴才,事情并不严重,就算父皇要罚你,也不是多大的事,皇兄何必把自己逼到绝路。”

    “绝路?本宫已在绝路上,又哪里需要逼。”太子直视对东陵子洛,黑亮的眸子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线,从东陵子洛接手血衣卫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在绝路上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不比的舟王,他在太子面前傲气惯了,之前被太子气势所压,已经让他懊恼羞愧了半天,现在又被太子盯上,东陵子洛哪里会退,抬头就与太子对峙,冷傲的道:“太子殿下,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陵子洛根本不审时度势,依旧是狂妄地不把太子放在眼中,咏王和舟王交换了一个担心的眼神,苦笑……

    “本宫想怎么样?”太子早就习惯了东陵子洛的目中无人,毫不在意,故作深沉地思索片刻,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:“七弟,你说本宫把你们都宰了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不能这么做。”舟王后退一步,太子的侍卫不客气地推了他一堆,舟王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,幸亏东陵子洛扶了他一把,可东陵子洛握舟王手的力道,能将他的手折断。

    “皇兄,凡是三思而后行。”东陵子洛语露威胁,虽然他担心太子真会动手,可却不肯在太子面前低头。

    “不能?三思?本宫是太子,这天下还有本宫不能做的事情嘛,本宫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何须三思。”太子嚣张的道,如果不是太子一脸平静,双眼如同死水,东陵子洛真要怀疑太子疯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又如何,你杀了我们,你和你身边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,你想过他们有没有,他们可是有家累的人,我们三个人死在这里,这些人通通要诛九族,甚至凤轻尘也要为我们陪葬。”东陵子洛小心遣词,希望能说服太子身边的人,让太子明白个中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诛九族?七弟你是不是变傻了,本宫要杀你们,又怎么会带有家累的人,这些人是本宫培养的死士,什么叫死士,七弟你不会不明白吧。”太子嘲讽的道,多年的鸟气,今天一口气全出了,那种感觉真是该死的好。

    他真笨,为了那个根本坐不稳的位置,小心谨慎了大半生,结果他什么都没有得到,早知如此,他就该恣意妄为,就该狂妄嚣张。

    他是太子,他怕谁。

    “那么凤轻尘呢?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该为凤轻尘考虑。”东陵子洛咽了咽口水,看太子的眼神多了一份忌惮。

    凶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怕死的!太子明显就是一个不怕死的主。

    “七弟,你真是越来越天真了,本宫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,还会在乎凤轻尘。本宫真不明白,父皇看中了你哪一点,居然花那么精力栽培你。一个愚蠢到,被两个女人玩弄于鼓掌的皇子,你凭什么去肖想那个位置?一个对敌国的公主摆出情深款款,非卿不娶的皇子,你对得起东陵的百姓吗?

    为了一个敌国公主,你害了那么多人,结果对方一失清白,你又一脚把人踹了,你这种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毫无担当的皇子,你有什么资格与本宫争,本宫想到这些年,与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争,就觉得恶心。”

    太子一针见血,把东陵子洛贬得一文一值,东陵子洛恼羞成怒,可却无从辩驳,恨恨地看向太子,好像要把太子吞了一样。

    太子不在意的一笑:“恨本宫?那你就恨吧,本宫不在意,虽然本宫很讨厌你,可本宫还不至于冷血到残杀手足。来人呀,把三位殿下绑起来,本宫不希望有人打扰凤姑娘救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朝小木屋走去,步履轻盈,潇洒如风,丝毫不见平日的小心翼翼,也没有犯了大错后的惊慌。

    无惧便无愄,他对皇上无所求,他还要怕什么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六更到……月票到不到呢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