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77差异,是大夫也是本王的女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会开开奖记录2o18年极准动物特马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想得没错,九皇叔确实很生气,原本九皇叔并不在意凤轻尘毁衣服一事,左右不过一件衣服,凤轻尘高兴就好了,可结合刚刚看到的事情,再加上凤轻尘的解释,九皇叔确是觉得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轻尘,那件衣服就算你不喜欢,可也是本王送你的东西,你就一点也不在乎吗?说毁就毁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一件衣服,可那也是他送的,意义非凡,可凤轻尘为了对付东陵子洛,却说毁就毁,她就不心疼嘛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冰冰地看着凤轻尘,等她解释,解释为什么毫不在意他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在乎,血衣卫办差,别说砸了凤府,就是烧了凤府也没有错,唯有那件衣服,可以让东陵子洛吃闷亏,让东陵子洛得到应有惩罚。”凤轻尘吞了吞口水,眼中闪过一抹不安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九皇叔会这么生气,在她看来只是一件衣服,一件于她而言,完全没有用处的衣服。

    有先皇后的凤钗在,那件衣服毫不用处,与其摆在那里生灰,不如拿来给她一用。

    “想要找东陵子洛以后有得是机会,非得要用这种办法嘛,本王不相信,你当时没有其他的选择。”九皇叔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衣服不是重点,重点是凤轻尘的态度。

    也许有,只是当时的她,看着如同被战火洗礼过的凤府,气得都快要疯了,哪里会考虑九皇叔会不会生气,她只知道不出心中那口恶气,她肯定会气炸。

    可九皇叔都气成这样了,凤轻尘哪里敢说,这件事她确实做得过火,没有考虑九皇叔的想法,凤轻尘吸了口气,朝九皇叔走去,事着书桌,朝九皇叔低头认错:“对不起,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好,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有下次呢?”凤轻尘都认错了,他还能如何,左右不过是一件衣服,真要扯上什么心意,确实有些牵强了,只要凤轻尘记住这次的教训就好。

    过关了!

    凤轻尘全身一松,免费奉送九皇叔一个在笑脸:“如果有下次,任你处置,绝不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你说的话,日后别反悔。”虽不计较,可九皇叔的脸上依旧没有笑意。

    “向九皇叔保证,绝对不会忘。”她下次宁可拿自己出气,也不拿九皇叔送的东西出气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小气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点了点头,可身上的寒意却不曾消退,凤轻尘发现事情不对劲,连忙收起笑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小木屋里的事,你是不是也要给本王解释一下。”九皇叔没有心情与凤轻尘拐弯抹角,直接道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他要不说出来,凤轻尘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在气什么,因为凤轻尘根本不认为自己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小木屋?什么事?”凤轻尘不解地的问道。

    九皇叔知道凤轻尘不是装傻,而是真不知,可就是真不知才叫人生气,这说明凤轻尘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,她的心里根本没有男女之防。

    无论是王锦凌,还是王锦寒,苏文清、西陵天宇、崔浩宇、云潇,凤轻尘对他们完全没有男女之防,行事没有丝毫的顾忌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难道也不在意他的想法吗?

    九皇叔冷冷地抬头,道:“凤轻尘,刚刚在小木屋里发生的事情,要本王在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给王锦寒打针的事,然后呢?”凤轻尘的语气陡然一变,不肯退让,与九皇叔对峙。

    她知道九皇叔说什么了了,她之前给王七打针没有注意到,现在回想,九皇叔冲进屋内时,不是对她咆哮嘛。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注意男女之防嘛,你别忘了你是大夫,可同时也是本王的女人。”九皇叔咬牙切齿的道,凤轻尘这一刻绝对是装傻。

    有些事她可以退步,有些不可以,面对九皇叔的怒火,凤轻尘没有哄他的打算,而是坚定的道:“九皇叔,你也说了我是大夫,我没有挑病人的权利,更何况当时屋内并不只有我一人,还有两个下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有下人在,你就可以毫不在乎世俗礼教,随便脱男人的裤子,碰男人身体。”九皇叔冷声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随便脱人衣服,我是在救人,我要给王七注射药剂。”凤轻尘极力解释,见九皇叔冷哼一声不说话,凤轻尘也气了:“难道在九皇叔眼中,我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?”

    未婚同床,无媒苟合,她确实是够随便,凤轻尘嗤笑地看着九皇叔,黑眸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有些事她做了,她不后悔,可并不表示她就能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对的,到处宣扬自己与礼教不相符的事迹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滞,怒火渐消,是他对不起凤轻尘,不能给凤轻尘名份,却要凤轻尘紧守身为他女人职责。

    九皇叔吸了口气,平静的道:“本王没有这么说过,本王只是提醒你,你不在意可并不表示别人不在意。凤轻尘,你可以无视礼教,但也要有一个度,你不能让所有人都和你一样,把礼教当无物,王七现在是昏迷不醒,如果他清醒的,他会愿意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以后会尽量注意。”吸了吸鼻子,凤轻尘低头,掩去眼中苦涩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指责她懂,也能理解,用这个世界的标准来衡量,她的确是做得出格了,可有谁知道她心中的委屈,她的无奈。

    作为大夫,要不和病人产生肢体上的接触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,她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,不做出会让人误会举动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力地眨着眼睛,将眼中的泪水眨了回去,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双手……

    她除了医术什么都不会,如果她要扛起凤府,担起凤府主人的职责,就不可能不做大夫,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和其他的官家千金一样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什么都不操心,只要考虑相夫教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本王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只是这件事是本王撞见了,要是让其他人看到,事情会严重了,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。”九皇叔见凤轻尘这样,别扭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九皇叔承认,他刚刚的确是因小木屋的画面气昏了头,说了重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多谢九皇叔。”凤轻尘有气无力的道,有那么一瞬间,她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,如果不是想要在九皇叔面前,保持最后一丝尊严,她此时已瘫坐在地上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