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79怨恨,卑微的瑶华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盒亅彩开奖结果记录欲钱买辛勤的动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东陵官员如何着急,匆匆进宫,一个个提前到不说,南陵的皇子南陵锦行也来凑热闹,带着苏柔硬是比规定的时间早到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都到了,瑶华公主又怎么敢姗姗来迟,瑶华公主早就收拾好,打扮的明艳动人,收到南陵锦行出行的消息,直接进宫赴宴。

    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,瑶华公主入席时,正好与东陵子淳撞上,东陵子淳知道流产事件的真相后,虽然不待见瑶华,可西陵皇室的面子却是要给的,东陵子淳就算再不满,也要面带微笑:“瑶华公主,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。”瑶华公主朝东陵子淳露出一个明艳的笑,漂亮的大眼流露丝丝的倾慕之意,可惜东陵子淳根本没有看她,机械的把瑶华带到位置上后,东陵子淳就朝九皇叔走去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。”东陵子淳急急的道,随着东陵子淳这一句话,宴会厅瞬间安静了下来,众人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扫向九皇叔与东陵子淳。

    果然,只有淳王殿下,才会神经粗到,没有发现九皇叔周身的气息不对,也只有神经粗到如东陵子淳,才敢上前和九皇叔说话。

    如清王、南陵锦行、太保之辈,睁大眼睛看着东陵子淳,想看九皇叔如何收拾淳王。

    大臣们没胆,只敢用眼角悄悄扫过,竖起耳朵来听,至于坐在末席处的官员,则拉长脖子往前探,准备探听第一手资讯。

    九皇叔无视众人的视线,缓缓地抬头,扫了东陵子淳一眼,直把东陵子淳看得遍体生寒,心存退意,才开口:“有事?”

    真正是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隐约觉得不对,可想到九皇叔一直如此,也就没有多想,开口问道:“九皇叔,轻尘还好吗?”

    东陵子淳被禁足,只有今天才能从府上出来,瑶华的事情发生后,他就一直后悔,想要去给凤轻尘道歉,可却没有自由,这个时候见到九皇叔,就巴巴得上前了。

    扇形的睫毛往上一翘,九皇叔审势了东陵子淳,很用力的道:“很好。”确实很好,好到新年前一天,还要和他闹脾气。

    “轻尘没事就好了。”东陵子淳拍了拍心口,没心没肺的笑道:“轻尘没事我就放心了,我真担心轻尘生我气,九皇叔,你见到轻尘,可不可以帮我给她说一声对不起,瑶华公主那件的事是我不好,不知原委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被人利用,东陵子淳还不忘剜瑶华一眼,气得瑶华差点变脸,要不是顾忌九皇叔,还有自己此时的处境,瑶华早就开口指责东陵子淳,因东陵子淳这一句话,众人都的注意力,都放在瑶华的身上,那打量的眼神,让瑶华公主气得显些失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应了一声,扫了一眼瑶华公主,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与不屑。

    九皇叔就是风向,众人见九皇叔这态度,就更放肆,瑶华脸上的笑容再也绷不住了,脸上笑意一收,眼鼻观、鼻观心,不停地告诉自己,忍一忍,等到皇兄登基,她嫁入淳王府,一切就好了,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她。

    可瑶华要忍,也要的看别人愿不愿意,好不容易东陵子淳跳了出来,南陵锦行怎么可能放过奚落瑶华的机会,可他要开口对付瑶华,未免落了下乘,南陵锦行朝身侧的苏柔使了个眼色,让她开口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为什么带苏柔进宫,就是为了让她给瑶华难堪,女人为难女人更容易。

    苏柔虽然不怎么情愿,但还是乖乖的上前,借机与东陵子淳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苏柔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东陵子淳看重凤轻尘,便从凤轻尘的开始说,言词中透着对凤轻尘的崇拜与佩服,瞬间就赢得东陵子淳的好感,再加上宴会还没有开始,东陵子淳也就没啥顾忌,直接让下人把位置拖到苏柔身边。

    苏柔很擅长掌控的话题,从凤轻尘说到瑶华,不可避免就提到瑶华之前病重一事,言谈间颇有打量的意思。

    瑶华所谓的病重,别人不知道,可满朝大臣哪个不是心知肚明,听到苏柔看似懵懂的打听,一个个露出心照不宣的笑,看瑶华的眼神,又多了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诚如凤轻尘所说,活在当下就要遵守当下的规矩,别说凤轻尘一介孤女,就是瑶华这个公主,甚至当今天圣上,都不能张扬到视礼教于无物。

    婚前失贞,珠胎暗结,即使是皇家公主一样会被人鄙夷,连累家族,身份越贵重,受到的谴责也就越大,随着苏柔的话,众大臣也悄悄地交头接耳,时不时的看瑶华一眼,个个都是摇头叹息的样子,好像在说,看不出瑶华公主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随着苏柔的话,瑶华的脸色也越发的僵硬,全身都在颤抖,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,嘴唇沁血,她却不觉得痛,一双美目怨恨地瞪着苏柔。

    苏柔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得明媚,声音也更加地轻柔,把瑶华公主抢凤轻尘的未婚夫,陷害凤轻尘婚前失贞未果,结果自己却与东陵子淳一夜偷欢,珠胎暗结,又借腹中孩子打压凤轻尘,结果却落得鸡飞蛋打的事情给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每一件事情都与瑶华有关,可苏柔聪明就聪明在,她绝口不提瑶华的名字,而且大部分事也不是她说出来的,而是在她的诱导下,从东陵子淳的嘴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仅可信度更高,东陵子淳对瑶华的多印象也会差到极点,婚后瑶华想要收拢东陵子淳的心,怕是难了。

    在瑶华承受众人鄙夷的打量,被众人议论时,凤轻尘沐浴换上新装,带着凤府的下人,去祠堂给凤府凤母上香磕头。

    没有华服珠宝,没有家族依靠,一袭简单的衣服,却透着一府之主的气度,浑身散发着无人敢逼视的气度,与当初的狼狈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祭拜完凤父凤母后,凤轻尘回到大厅,端坐在主位上,受凤府的下人的礼,给府上的下人红包,尽显一府之主的尊贵。

    入祠堂拜先人,受合府上下的礼,这是家中男子才有的殊荣,可在凤府能享此殊荣的只有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坐在主位上,看一个个下人上前,脸上的笑容越来的恬淡,周身萦绕着安定的气息。

    虽是繁文缛节,一些虚礼,可却让凤轻尘有过年的感觉,有家的气氛,在郊外醒来的那一天,她绝对不想不到,一年后她能坐在主位上,受府上下人的礼,而当初那个陷害她的公主,却在皇宫被人奚落,不敢出声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