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81献舞,挖坑给瑶华跳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红财神玄机报彩图2018六香港85期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除夕宴,是皇上用来与群臣联络感情,展现盛世太平,表现皇上英明睿智用的,可被九皇叔和太子这么一闹,这除夕宴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可不管有没有意义,除夕宴都要继续,美食佳肴一一端了上来,可众人却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如凤轻尘所想的那般,九皇叔对宫里的除夕宴,根本提不起兴志,至于其他人,除了太子、清王与东陵子淳外,好像没有那个人有心情吃东西。

    咏王、舟王因洛王被禁,太子的张狂而不安,皇后则因为东陵子洛没有出现而无法静下心来,整个除夕宴,表面花团锦簇,可实则人人心不在焉,就连那最是吸引人宫中歌舞,众人也没有心思欣赏了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哪一年的除夕宴,像今年这般冷清,皇上那叫一个气呀。

    孽子!孽子!

    皇上在心里把太子骂了个半死,刚刚对太子升起的一点好感,因太子这一举而消散了,皇上现在就后悔,他今天早朝没有顺势废了太子。

    察觉到帝王的怒火,太子挑眉,端着酒杯站了起来:“儿臣谨以此酒,恭祝父皇千秋万代,东陵百姓永享盛世。”说完,一仰而尽。

    好听的话人人爱听,皇上虽然不满太子,还是举起酒杯沾了沾唇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举动,却是告诉众位大臣,他对太子不满,要对太子满意,皇上就会一饮而尽,如果是以往太子一定会战战兢兢,想自己哪里没有做好,惹人父皇的厌恶,可此时他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,横竖不管他怎么做,他的父皇都不会把他当回事。

    太子将酒杯放下又道:“父皇,儿臣命人编了一曲《盛世东陵》的舞曲献给父皇,肯定父皇赏脸。”

    得皇上同意后,太子一拍巴掌,乐声起,舞女纷纷出场。

    这出舞是太子很早准备的,虽然太子现在不屑讨好皇上,可都准备了,哪能浪费,当然要物尽其用,做给其他人看。

    一曲舞毕,虽不算绝顶出采,但胜在寓意佳,皇上龙颜大悦,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见状,连忙起身,说苏家贵女要给皇上献舞,肯请皇上冷许。

    名门贵女向来不在人前献舞,苏柔当众献舞,绝对是给皇上面子,皇上怎么能不喜,大手一挥:“准了。”

    除夕宴,终于朝正常的方向发展,皇上心中的郁结总是消了一半,至于另一半,则要等符临回来,汇报王家的进展。

    苏柔起身,朝皇上欠了欠身,便下去做准备,离去给瑶华公主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,瑶华公主一寒,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,却只能强自镇定,不敢表露出异常,以免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堂堂公主,落到如此境地,瑶华却还不自知……

    苏柔一舞完毕,柔柔地跪在皇上的面前,娇媚的姿态,能让了男人不顾一切将她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苏柔轻唤,声音婉转缠绵,透着醉人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苏柔姑娘请起。”皇上温柔的道,脸部的线条也柔和了几许,相反皇后则是一脸铁青。

    原来,苏柔的目标是皇上,难怪她会甘心听南陵锦行的话,要是南陵锦凡知道,他从苏家挑出来的棋子,却投靠了南陵锦行,会如何?

    这除夕宴,总算有点趣味了,九皇叔晃了晃酒杯,却没有喝的打算,而是静看事情的发展。

    苏柔的目标是皇上,对皇上当然是极尽柔顺,苏柔娇弱的站了起来,这个时候才发现,她全身都汗温了,舞衣紧贴在她的身上,露出玲珑的曲线,可偏偏这一幕只有皇上能看到。

    苏柔背对众人,外面又罩了一件衣服了,成功的将她的娇躯遮挡住。

    高,果然是高,不愧是出自靠女人发家的苏家,苏柔完全猜中了帝王的心思,在诱惑皇上的同时,又保住了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皇帝的女人,怎么可以把身体露给别人看,皇上的独占欲可是这天下最强的人,皇上会喜欢女人向他邀宠,但绝不会想看到自己的女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背露腿的。

    苏柔微微喘气,完美的胸形随着她的娇喘而起伏,当然这一幕也只有皇上和皇后能看到,不管皇后对皇上是什么感情,有人当众勾引自己的丈夫,是个女人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皇后阴沉着一张脸,苏柔却一副什么都不知的样子,朝皇上盈盈一拜,极尽讨好之姿。

    “皇上,柔儿刚刚所跳的舞曲,是南陵皇室不对外传,只有南陵公主才能学的铜鼓舞,因皇后娘娘厚爱,柔儿才有幸习得此舞,在此借花献佛,原东陵与南陵永结秦晋之好。”

    没错,刚刚苏柔就是在巨大的铜舞上跳舞,随着她的舞蹈,鼓声阵阵,是视觉与听觉的双重盛宴。

    舞美,人美,这份心意更是美,不仅皇上满意,文武大臣也满意,这是南陵对东陵示弱的信号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柔儿有心了。”皇上满面红光,看苏柔的眼神也多些深意。

    皇上一直都知道,南陵想要和东陵联姻,之前苏绾心高气傲看中了九皇叔,却被九皇叔当场所拒,事后虽想进宫,可九皇叔不要的女人,他又怎么可能会收。

    苏柔不同,苏柔是把所有的精力,都放在皇上的身上,力求得皇上的宠爱,甚至大庭广众之下献舞,这大大地满足了皇上的虚荣心,苏柔收尽宫绝对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苏柔娇羞的低头,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,很快她就可以从苏家那个火坑跳出来,虽然是跳进另一个火坑,但对苏柔来说,这世间没有什么比苏家更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柔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喜悦,微微抬头,露出雪白的颈肤:“皇上,柔儿代表南陵向皇上献上南陵皇室之舞,柔儿听闻西陵皇室有袖剑舞,只有西陵最尊贵的公主可以学,不知柔儿何时有幸,能看到西陵公主为东陵献舞。”

    苏柔特别咬重“最尊贵”三字,四国皆知,瑶华公主就是西陵这一代中最尊贵的公主,苏柔这是要逼西陵瑶华当众献舞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终于明白,她那不祥的预感是什么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