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80站队,宫里的年夜饭不好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三星组六技巧香香正版四不像生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南陵锦行这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当初瑶华用流言打击凤轻尘,现在,他同样能用流言毁瑶华这个公主的清白与名声。

    明显南陵锦行这一招,用得比瑶华公主更高明,南陵锦行将流言控制在贵族层,这样一来瑶华的名声毁了,却又会引来西陵的怒火。

    苏柔,果然不是有点用处,难怪南陵锦行会把她带进宫。

    九皇叔扫了一眼南陵锦行,与南陵锦行视线相交,很自然的将眼神收回,在众人看来,九皇叔这是高深莫测,心有乾坤。

    要是九皇叔知道众人怎么想,定会嗤之以鼻,他只是没兴趣,高什么深,莫什么测……

    瑶华今天绝对是学乖了,不管苏柔如何挑衅,话说得有多难听,她都不应一声,好像苏柔说得的人与事都和她无关一样,不仅如此,瑶华僵硬的脸也柔和了几许,甚至脸还带着一丝牵强的笑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还是有脑子的,知道这个时候,只有摆出云淡风轻毫不在意态度,才能消除众人的疑虑,才能让众人收回鄙夷与打量的眼神。

    只可惜火候欠佳,越是想要摆出平静的样子,就越是扭曲,毕竟这世间没有哪个女子,能接受自己婚前失贞,珠胎暗结的事情公诸于众,被众人指指点点,瑶华没有当场摔桌子走人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没有对手的人生是寂寞的,苏柔越说越没劲,可偏偏南陵锦行不发话,她只能一直说下去,直到太监高喊“皇上驾到,皇后驾到。”才解救了苏柔,也解救了瑶华。

    瑶华暗暗掐了自己一把,随众人一同起身,露出一个端庄的笑,务必要博得皇上的好感,寻求东陵皇室的支持。

    此时,要有镜子,瑶华公主一定能看到,镜中的自己有多么得卑微……

    凤府张灯结彩,一片喜庆,开饭前,凤轻尘从室内走子出来,接受下人的敬酒,一杯喝完,凤轻尘便离开,以免因为她在这里,府上的众人放不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满面红光,眉眼间都是灿烂的笑意,来到室内的小桌,与西陵天宇一起用年夜饭,虽然只有两个人,可凤轻尘却一点也不觉得冷清。

    凤轻尘会下,问道:“宇皇子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今年这顿年夜饭,是我吃得最安心的一年。”西陵天宇举起酒杯,与凤轻尘碰杯,心中暗想,九皇叔估计会羡慕死他。

    “宇皇子高兴就好。”凤轻尘没有接话,她当然明白,往年这个时候,西陵天宇肯定是和九皇叔一样,要进宫陪皇上吃饭。

    不知九皇叔在皇宫的除夕宴上,吃得高兴不,凤轻尘坏心的想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子就数今年最高兴,这才有除夕的氛围,这才叫过年。”西陵天宇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宇皇子你少喝酒,对伤口不好。”凤轻尘当知道西陵天宇心这是心情好,可心情再好,也不能多喝。

    “扫兴,过年呢,你就不能让我喝个尽兴。”话虽如此说,西陵天宇去乖乖地放下酒杯:“好了,不喝了,不喝了,我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在九皇叔饿着肚子等皇上到时,西陵天宇则与凤轻尘一道,朝满桌的菜肴进攻……

    皇上一路走来,看着匐跪在地的大臣,起身行礼的他国皇子、公主,威严的脸,露出满意的笑,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傲色。

    这是朕的国家,这是朕的江山,朕所到之处,万众臣服,可当皇上看到,九皇叔慵懒的坐在案前,他的得意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东陵九,你就是朕的克星。

    皇上飞快地扫了九皇叔一眼,估计除了皇上本人和九皇叔外,没有第三人知道,包括站在皇上身边的皇后。

    帝后相携而来,皇上对九皇叔不满,皇后对九皇叔就是恨了,要不是九皇叔,她的儿子又怎么会被皇上厌弃,连除夕宴都不能出席。

    要不是九皇叔,皇宫又怎么会鸡飞狗跳,差点就把除夕宴给搞砸了。

    皇上还能隐藏自己的情绪,皇后就毫不掩饰了,恶狠狠地瞪九皇叔一眼,才与皇上一同登上最高位。

    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情,这是他的特权,先皇给他的特权,他年年如此,皇上和皇后不习惯也得习惯。

    帝后拾阶而上,转身面对众人,已是威仪高贵,对九皇叔的不满,早已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上开口,让众人起身坐下,正准备宣布开席,皇后突然指向九皇叔对面的空位:“皇上,太子呢?”

    整个宴会上就那么一个空位,又在那么明显的位置,可皇上硬是没有看到,可见在皇上心中,太子多没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皇后的问话,让宴会气氛一僵,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嘲弄,今年的除夕宴,果然有趣。

    “本宫在这里,多谢皇后娘娘惦记。”太子正好在此时出现,与平时的温和不同,太子声音高亢张扬,一身太子的朝服,少了几许阴柔,多了几分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除夕皇上赐宴,太子居然敢比皇上还要晚到,晚到就算了,还不认错,太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洛王一系的人马摩拳擦掌,准备等年后掺太子一本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也松了口气,太子的到来,终于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,这些人终于不再盯着她瞧了。

    太子丝毫没有成为焦点的自觉,不疾不徐走到殿前,无视皇上阴沉的脸,双手作揖:“儿臣来迟,请父皇责罚。”

    责罚?

    不仅满朝文武在,还有外人在,要如何责罚太子?

    皇上虽不满,却只能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:“入座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。”皇上没有惩罚,也没有说不惩罚,就表示要秋后算账,太子知道却不放在心上,潇洒入座,一坐后,太子就拿起酒杯,朝九皇叔方向举了举。

    太子只是单纯表达自己的谢意,却不想落在有心人眼中,却是太子与九皇叔抱成一团,不把皇上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太子随后就发现了,却只是笑了笑,算是默认了,皇上不发表意见,大臣们个个不安。

    这坑爹的天家呀!

    皇上还没死,做儿子的就开始争了起来,这夺位之战居然明晃晃摆到前台了。

    众大臣摸汗,站了队的赶紧盘算胜算,没站队的人则考虑,自己要不要站队,再不站队说不定他们第一个就被人斗下来,可要站到哪一方呢?站错了队,全家老小可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纠结呀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五更到,我表示下午还有点心哦……亲爱的,把你们的保底月票都投给彩彩吧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