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85看戏,除夕夜的血光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晚上出的什么马天下彩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别说换别人,就是九皇叔,翟东明也气得跳脚,大年夜还要出公差,这绝对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翟东明阴沉着一张脸,如同罗刹一般,带兵冲进来后,看也不看九皇叔和凤轻尘,指着正在打斗的死士和侍卫,冷血地命令道:“意图刺客九皇叔,给本大人通通拿下,违抗者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翟东明带来的兵,绝不是白天用来巡城的菜鸟兵,而是真正有上过战场的老兵,面对王家的死士,这些老兵很懂得利用人多的优势,十人围成圈,与凤府的侍卫和九皇叔的侍卫联手,边打边围,慢慢地磨死对方。

    这些老兵不懂什么花招,但每一刀都是实打实的杀招,就算短时间内无法制服死士,也能让对方失去优势,战斗圈越拉越小,死士被包围在中间,凤轻尘知道,死士的败倒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松开握枪的手,这才有闲情去看翟东明,本想打个招呼,可是……

    翟世子此时正黑着一张脸,笔直地站在战斗圈外,英勇严肃地如同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,如果是别人看到,定要赞一个勇猛,有乃父之风,可凤轻尘却直想笑。

    你能想像跳脱的翟东明,突然变成九皇叔那模样吗?那种感觉就好像小孩子穿大人的衣服,特别有喜感。

    凤轻尘指了指被翟东明踏凹的地面,强忍着笑意:“世子爷,您这是和我府上的地面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本大人在执行公务,不要妨碍本大人。”翟东明严肃的道,生硬的语气,官威十足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给面子,立马掩住笑意,用力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翟东明气呼呼地别过头,当然他绝对不会忘记瞪凤轻尘一眼。

    明白什么呀,没看到他不高兴嘛,就不能多哄哄他。

    大爷的,大过年的也不能让人安生,本来他还高兴,今年终于不用去宫里参加除夕宴,却不想突然接到九皇叔的紧急命令,要他带兵在凤府附近巡视,以应付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突发状况你大爷,九皇叔你追求美人,凭什么要本世子在大年夜的,带人在街上巡视,你美人在怀,大爷我却只能灌寒风,这世间还有天理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翟东明又转身,狠狠地瞪了一眼九皇叔,九皇叔了不起呀,九皇叔就让他这个年也过得不消停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翟东明这别扭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,凤轻尘实在忍不住,笑了出来,气得翟东明差点跳脚:“笑什么笑,再笑本大人把你一起捉起来,罪名是妨碍公务。”

    “不笑了,不笑了,大人恕罪,大人你高抬贵手,大人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民女计较。”凤轻尘笑道,本想上前去哄哄翟东明,让他别生气,却被九皇叔给拉住了:“别妨碍翟大人办公,这里太血腥了,不适合你一个女子,有翟大人在这里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完全不给翟东明反应的时间,拉着凤轻尘的手就往外走,等到翟东明回过神时,只看到九皇叔和凤轻尘的背影,翟东明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凤轻尘,你们太过分了,凭什么,凭什么,这明明是凤府的事,凭什么你们都走了,留我一个人善后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翟东明欲苦无泪,他身侧的副官,同情地看了翟东明一眼,默默地低头。

    世子爷,你再跳也没有用,遇到九皇叔,你还是乖乖地认命吧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,翟东明就是不认命也没有办法,可他气呀,气呀,谁他大爷的在过年的时候,被砸下这么一件棘手的公务不气,可偏偏主谋走了,翟东明有气没地方发,听到当当当的打斗声,那火气更旺了,指着黑衣死士,爆怒的下令:“杀,全部给本大人杀了,不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服从是军人的天职,虽然不能理解翟东明的命令,却没有一个反驳。

    诚如九皇叔所说,接下来的画面很血腥,不管是死士还是护卫与将士,都不再留情,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把凤轻尘带上马车,车夫不需要命令,一扬马鞭,马车在夜色中平稳前行,九皇叔坐在马车里,双腿伸直,占了三分之二位置,然后示意凤轻尘趴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马车内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坐的位置了,凤轻尘也不想委屈自己,柔顺地趴在九皇叔的腿上,反正双腿会被压麻的人又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哪。”凤轻尘懒懒的问道,今天忙了一天,她确实有些累了,趴在九皇叔的腿上,再加上马车一颠一颠,凤轻尘很快就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,未名自己睡着,凤轻尘便说说话转移注意力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如同哄小孩一样,不轻不重拍着凤轻尘的背:“这个时候才问,不会晚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也要问,你带我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看戏。”九皇叔也是临时决定,省得凤轻尘呆在血气冲天的凤府。

    平时也就算了,过年见血光总是不好。好吧,这个时候九皇叔就只想到凤轻尘,至于别人他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看戏?看谁的戏?瑶华公主吗?锦行说,他今天会给瑶华公主一个惊喜,只可惜我没资格进宫,不然也能热闹一下。”说到这里,凤轻尘颇为遗憾。

    人生呀,真是寂寞如雪,好不容易有一件能让她高兴的事,偏偏她没法亲眼看到,只是可惜。

    “你想看瑶华的热闹?”九皇叔不怎么相信,要知道,凤轻尘可不是那么无聊的人,她要想进宫,也就是说一声的事。

    “闲得无聊,我不介意看看,瑶华倒霉我就高兴。”凤轻尘从不掩饰自己的小心眼,她就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,那什么以德报怨,得饶人处且饶人圣母行径,她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你让我不痛快,我也不能让你太痛快。

    “瑶华确实被落了面子,不过没什么好看的,女人之间的斗争,不就是面上给点难堪,不痛不痒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凤轻尘侧过头,看着九皇叔,等九皇叔说书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法,只得开口:“苏柔在宴会上说瑶华婚前失贞,与淳王珠暗结。随后为了两国友好,苏柔在御前献舞,皇上龙颜大悦,南陵锦行趁机开口,让瑶华也在御前献舞,皇上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瑶华堂堂一个公主在众人前献舞,这不是打西陵皇室的脸嘛,皇上也太过分,这是欺负瑶华的皇兄不在,没人撑腰嘛。”

    不用亲眼所见,也能明白瑶华当时有多难堪,堂堂公主,却被人当作舞姬对待,这可真是把面子和里子都丢干净了,可凤轻尘真心不同情她,反倒很坏心地笑道:“她跳了没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