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94锦行,该不该相信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看开奖22249kjcom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为了验证催眠的效果,苏柔在凤轻尘面前,凌空一抽,火红色的影子从眼前飞过,凤轻尘知道,该是她表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她被催眠了,她要摔下去,还要摔得自然。

    为了让苏柔空欢喜一场,她拼了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咬了咬牙,闭上眼直直朝左侧倒下,本以为会摔倒在地上,却不想苏柔快她一步,垫在她身下,同时将马鞭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有心机的女人。呜呜呜,她要去告诉九皇叔,她大年初一就被一个女人给设计了,事后还要感谢她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真他妈气人。

    咚……凤轻尘摔得狠,可却一点也不痛,倒是身下的苏柔,痛得大叫一声:“轻尘姐姐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苏柔一张小脸惨白如纸,额头上全是汗水,漂亮的眸子也蓄满了泪水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秀,你没事吧。”佟珏和佟瑶听到声响跑进来时,就看到凤轻尘跌在苏柔身上。

    这场景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椅子上摔下来,苏柔拿自己给凤轻尘当肉垫,这下不管是凤轻尘,还是凤府都要陈苏柔这个情。

    真舍得下本钱!

    凤轻尘打从心底佩服苏柔,这姑娘够狠,也足够幸运,她虽是笔直摔下来,但为了不把自己弄伤,在摔下时特意减缓了力道,不然她就算不能压死苏柔,也能让她受个重伤,三五个月起不了身。

    可现在,苏柔顶多是受点痛。

    佩服归佩服,大年初一遇到这样的人,凤轻尘真觉得高兴不起来,可偏偏她还不能说,强压下心中的怒意,凤轻尘在佟珏和佟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一脸茫然的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姐姐,你没事吧,刚刚真是吓死我了,你怎么突然就往地上栽了,你是不是太累了?”苏柔声音带着哭腔,一副忍着痛不说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突然摔倒?奇怪了,椅子不是好好的嘛。”凤轻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,围着椅子查看。

    苏柔在佟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苏柔没有伤到筋骨,只是吃了痛,休息个两三天就好了,凤轻尘很清楚,苏柔也不叫痛,只是可怜兮兮的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轻尘姐姐你在跟我说皇后娘娘的事,说着说着你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没有印象。”好个苏柔,果然有手腕呀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知道,她和皇后不和,提到皇后难免激动。

    “轻尘姐姐,你没事吧,是不是摔到哪里了,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。哦,我忘了,轻尘姐姐你就是大夫呢。”苏柔一脸关心,双手时不时揉揉自己的腰,一副受了伤又怕被人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柔要演戏,凤轻尘只好奉陪了,怎么说苏柔刚刚也“救”了她,苏柔装傻的本事一流,这里又没有外人,想要拆穿她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凤轻尘推开佟珏,一脸感激的上前:“苏柔妹妹我没事,刚刚真是谢谢你,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子,对了,苏柔妹妹你还吧,有没有伤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拉着苏柔转圈圈,不着痕迹地撞向苏柔受伤的地方,苏柔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昏昏沉沉的脑子被这么一转,更加难受,摇摇晃晃的说一句:“没事。”人就往前栽倒了。

    世界安静了!

    在苏柔倒下时,凤轻尘伸手将人接住,推给佟珏和佟瑶,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了起来:“把人带下去,找点药酒给她揉揉身上的伤,免得人家说我凤轻尘恩将仇报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凤轻尘咬得格外重,佟珏和佟瑶不安的道:“秀?”

    进来时,看到那样的场景,她们也觉得奇怪,她们家秀怎么好好的会从椅子上摔下去,不过她们倒是没有怀疑苏柔,毕竟苏柔救了她们家秀。

    “没事,把人扶下去,好好的伺侯,别让人说我们凤府怠慢客人。”凤轻尘挥了挥手,连看都不看苏柔一眼。

    佟瑶和佟珏把苏柔带走了,凤轻尘也回到自己的房间,把衣服脱下,腰侧果然有一个紫红色的点,轻轻一碰就吃痛。

    “遇到苏柔果真没有好事。”凤轻尘启动智能医疗包,从里面拿出药膏给自己抹上。

    伤口并没有见血,不严重,痛两天就好了,至于苏柔那里……

    “苏柔妹妹,看在你今天这么给力的份上,我一定会让你得尝所愿,想要认识谢皇贵妃?想要借谢皇贵妃的力?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,到时候别被人当棋子还犹不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想到上一次谢皇贵妃的话,心中的郁闷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不能肯定谢皇贵妃是真看开了,还是装的,但不管怎样,苏柔靠上去最终的下场,就是谢皇贵妃手中的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苏柔除了那**之术外,还真没有什么手段能赢谢皇贵妃,至于**术,到了皇宫除了对宫女太监用外,凤轻尘不认为,苏柔还能迷惑得了谁。

    宫里没有哪个主子,身边不带下人,至于皇上?能当上皇上的人,心志绝对非常人可以比,苏柔根本没有那个胆子对皇上下手,事迹一旦败露,死得就不是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算来算去,就我最倒霉,所以苏柔才毫无顾忌的对我施**术,她是算准我即使知道了,也不敢拿她怎样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那叫一个气呀,她在那些人眼中,就是一颗很捏的软柿子是吧,柿子被捏多了,也会发毛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气乎乎地将衣服穿好,又略作补妆,准备去找南陵锦行。

    苏柔因“救”她而受伤,于情于礼她都应该和南陵锦行说一声,当然,她更多的是想要了解,南陵锦行知不知道,苏柔今天对她所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柔要的可是她的命,姐弟一场,凤轻尘不希望自己看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过来了,苏柔呢?”南陵锦行看到凤轻尘,连忙起身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歉疚:“锦行对不起,苏柔刚刚为了救我,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怎么需要苏柔救?”南陵锦行吃惊道,连忙拉着凤轻尘查看:“姐姐,你没事吧,有没有伤着哪里?是不是苏柔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南陵锦行很是紧张,看样子不像是作假,凤轻尘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:“锦行别担心,我没事,受伤的是苏柔,我和苏柔在花厅说话。不知怎么地,我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,幸亏苏柔帮我挡了一下,不然这伙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提催眠那段,不是她不愿意相信锦行,而是有些事情,即使相信也没有必要说出来,反正她自己能解决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