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895无题,鸡飞狗跳玄医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奇星河怎么收卫视台今晚香港六合开奖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好好地会从椅子上掉下来,还正好就被苏柔给救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去,也只有不认识凤轻尘的人才相信,南陵锦行可是见识过凤轻尘的身手,别说依凤轻尘谨慎,她不可能从椅子上摔下去,就算摔下去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解释不仅没有让南陵锦行放心,反倒让他眉头皱得更紧:“姐姐,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好好地你怎么会从椅子上摔下来?苏柔的身手可没有你好,她拿什么救你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时也拿不准,是不是该怀疑南陵锦行,便笑着说:“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,我自己都迷迷糊糊的,苏柔说我说到皇后的事,一时激动就从椅子上摔下来,也许就是这样的吧。”

    苏柔催眠的事,凤轻尘只打算和九皇叔,顺便狠狠地阴苏柔一下,让她明白耍小段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激动?姐姐你会因为皇后的事情而激动?我才不信呢,别说现在的皇后就像拔了牙的老虎,就是以前皇后,姐姐也不会把她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行察觉到凤轻尘的冷意,连忙将自己与苏柔的关系说清楚:“姐姐,我和苏柔只是互相利用,她想要进宫,而我需要拿她当试探南陵苏家的棋子,这一次带她来找你,是看在她诚心想要向你道歉的份上,如果苏柔做了什么,姐姐你不用和她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姐姐不是吃了亏,还会傻傻地说谢谢的人,苏柔真没有做什么,可能是我最近太忙了,精神有行惚。”凤轻尘相信苏柔今天的举动,南陵锦行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苏家和锦行是没有办法合作的,合作的只有苏柔与锦行,而苏柔不可能违背苏家与南陵锦凡的命令。

    想要赢她,还想要她的命,让她死在自己最擅长的骑术上,苏柔真得比苏绾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还是不放心,可凤轻尘不说,他又能如何。“姐姐,你小心一些,苏柔神神秘秘的,她身上似乎透着古怪,这一次是我不好,不应该带她来凤府。姐姐,你以后少见苏柔时,身边最好多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过,我和苏柔没什么单独见面的机会,比试完了,她应该就要进宫了,后宫里的女人,只要我不想见,她就没有办法见我。”凤轻尘也打消了心中的疑虑,对苏柔来说,她的**术是她最大的价值,除了南陵锦凡外,她应该不会告诉外人。

    解除了心中的疑问,凤轻尘也收起了对南陵锦行的防备,正好苏柔还没有醒,凤轻尘便留南陵锦行在凤府吃中饭,南陵锦行很爽快的同意,言谈间不再谈政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南陵锦行是怕她不高兴,面上笑了笑,心里却在为南陵锦行心疼,一个没有助力没有母亲照拂的皇子,锦行在南陵过得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锦行叫她一句姐姐,她就是锦行的助力,她不能一味的缩在壳里,只享受亲情而不付出,不管她帮不帮锦行,在南陵锦凡眼中,她都是敌人。

    送南陵锦行出来时,凤轻尘看着南陵锦行棱角分明的脸,道:“锦行,除夕宴的事情谢谢你,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姐姐,姐姐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单纯无知,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善良。

    锦行,你叫我一句姐姐,就应该明白,身为姐姐的我会无条件支持弟弟,不管你做什么,在我心里都是对的,要知道你姐姐我可不是什么好人,所以我眼中也没有什么是非对错,我只知道我身边的人要好好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救人,她赈灾,她看上去无私,实际上最是自私,她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当成救世祖,她也没有想过改变这个世界,她所做的一切,都只让自己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锦行哽咽了一声,眼眶微微泛红:“对不起,我没有伤害的你的意思,我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怎么也说不出来,他无法坦然的对凤轻尘说,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目的,他在东陵这段时间,一直小心翼翼,就怕会引来凤轻尘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你是南陵的皇子,你要为自己的责任和荣誉而战,放心,我就算帮不了你,也不会拖你的后腿,苏柔的事情你别管了,既然在东陵,就交给我自己来处治,你放手大胆的去做,等你把陵锦凡打败了,我再来给你庆功。”

    有凤轻尘这一句话,南陵锦行在东陵再无顾忌,做起事情来更容易放开手脚,不用担心凤轻尘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重重地点头,承诺道:“姐姐,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早点回去。”凤轻尘挥了挥手,示意南陵锦行赶紧上马车。

    身为南陵的皇子,新年也是很忙的日子,南陵锦行在这里陪她一天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南陵锦行,因苏柔带来的郁气也消失了许多,有些事情说开了,对大家都好,南陵锦行能放开手脚去做事,她也不用担心,南陵锦行为难瑶华是为让做给她看。

    虽然被苏柔小小地郁闷了一下,凤轻尘的好心情却没有减少,回屋时去了一趟西陵天宇那里,替他量了体温,送上药,走时西陵天宇说了一句:“你那个弟弟不错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脚步一顿,回头说了一句:“谢谢”,便哼着小调朝小木屋走去。

    王锦寒已经醒了,只不过清醒的时间不算长,凤轻尘这个时候就是去给他换药,顺便喂药。

    所有的琐事都要亲力亲为,让凤轻尘越发的想念思行,同时也担心思行在玄医谷的处境。

    对于左岸,凤轻尘还是放心的,可也仅仅放心他的能力,有左岸在孙思行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,但并不表示思行可以过得很好,玄医谷谷主有本事,可实在不是一个好大夫。

    “希望谷主看在礼物的份上,不要为难思行,更别的心血来潮的,拆开思行后脑上的伤,让思行早点康复,早日回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,当初看到西陵天宇腿上的假肢,玄医谷谷主都想方设法,想要把假脚截下来,带回玄医谷研究,看到孙思行后脑上的手术痕迹,他要不心动他就不是玄医谷谷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