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00黑手,翟大人的官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ww311211黄大仙论坛628833看图解特一句话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左岸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,可在王锦凌的坚持下,左岸居然二话不说,也不提任何条件就出手了,让凤轻尘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左岸有这么好说话吗?”凤轻尘可是很清楚左岸有多难缠,为了把左岸拐到身边,她可没有少费力气。

    “他不难说话,但也不好说话。”王锦凌指着左岸的背景,肯定的道:“他是一个简单的人,他的本质和你徒弟很像,所以我说、他愿意便出手,没有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左岸哪里简单了,精明的很,他也只是在你面前如此。”她和九皇叔要左岸出手,都得付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没有把当杀手,也没把他当交易的对象,所以我在左岸眼中,不是雇主,只是一个普通人,我开口左岸愿意便出手,不愿意便不出手,我亦不会再多言。”简单的人,他们眼中的黑白对错、对每一个人定位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左岸把九皇叔和凤轻尘当成交易的对象,所以九皇叔和凤轻尘要他出手,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我不是亏大了。”早知道这么简单,她还费那些个心思干嘛,直接开口让左岸保护她好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哭笑不得:“你当左岸是笨蛋呢,出手摆平外面的事,和保护你完全是不同的概念,对他来说前者是抬个手的事,后者则是麻烦。

    对左岸来说,你这个被九州大陆所有杀手追杀的人,绝对是个大麻烦,他应该是很讨厌麻烦的人,所以没有足够的价值,他不会接手你这个麻烦,你应该感谢左岸愿意把你当成交易的对象,而不是要杀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得有道理,对左岸来说,保护我的确是个大麻烦,他接下保护我的任务,就表示他站在整个杀手联盟的对立面。”如此想来,反倒是她占了大便宜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有左岸这么一个贴身护卫,你就知足吧。”这一点,饶是王锦凌也不得不说,九皇叔做得很对。

    有左岸在,他们就不用担心凤轻尘的安危了,王锦凌将视线移至凤府外。

    夜叶身上本就有伤,又因父丧悲伤过度,被左岸震开后,人就昏死了过去,夜城护卫群龙无首,再加上左岸有出手,夜城的护卫很快就不敌,一一往后退,没有再战的心思,凤府外的混战很快就平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翟东明过来时,凤府与夜城的人已经停手,左岸不知道哪里去了,凤府的护卫与夜城的护卫各占一边,互相敌视却没有人再出手。

    “本大人这是来早了吗?”翟东明翻身下马,气势十足,身后跟着一队步兵,刚一下马,身后的副官就上前,接过了手中的马鞭。

    这官威……让凤轻尘想到除夕那天,翟东明在凤府的表现,这孩子越来越爱装了,凤轻尘摇头,乖乖地走了出来:“见过翟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翟东明抬了抬手,官威十足,配上他那没有表情的脸,还真像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走得近,看到翟东明朝她眨眼睛,凤轻尘都要怀疑跳脱的翟世子,被肃亲王给驯乖了,准备在官场上好好发展一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凤轻尘盈盈起身,站在一侧,把路让出来给翟东明翟大人。

    翟东明走到凤府护卫与夜城侍卫中间,冷冷地扫了左右两侧的人,看到站在凤府内的王锦凌,眼睛都直了,抬腿就想往凤府里走,身后的副官却像是能掐会算一般,先一步开口:“大人,有人报官,凤府外有人聚众斗殴。”

    这是提醒翟东明,公事要紧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翟东明生生将迈出去的腿收了回来,板着一张脸道:“什么人这么大胆,敢在忠义侯府前打架斗殴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摆明了是偏向凤轻尘,夜城的人一听不干了,可他们的少主还没有清醒,只有一个蝎领上前。

    “夜城青南骑燕一飞见过翟大人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原是用鼻孔看人,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,这才认真打量对方:“青南骑,夜城的神箭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燕一飞中气十足,以自己所在铁骑为荣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翟东明也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想到夜少主身边还有这等人物,只是有你这等人物在身侧,夜少主怎么还会做这糊涂事。”

    欣赏归欣赏,翟东明还是一样毫不讲理,帮亲不帮理,别说王锦凌还在这里,就算王锦凌不在,他也得帮着凤轻尘,不然事后,他一定会被王锦凌惦记。

    “请大人原谅,我家少主受丧父之痛打击,神智有些不清,行事冲动,还请大人看在我家城主刚刚死在城外的份上,不要与我家少主计较。”这个燕一飞绝对是个人物,三言两语就把夜叶带人打上凤府的事情揭过了。

    人家爹刚死,还是死在你们东陵的地盘,行事过激也是能理解的,你要不能理解,那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。

    翟东明被这话堵得那叫一个郁闷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燕铁骑言重了,夜少主是性情中人,行事不经大脑本大人也是知晓的,只不过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如果人人都像夜少主这般,那东陵岂不是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翟大人说得是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我家少主行事冲动,现在已被凤府的人打伤,昏迷不醒,改日我夜城定当上门道歉,给凤姑娘赔礼。”这话是说,我们虽然有错在先,可我们也付出了代价,虽是在东陵,可这也是夜家的家事,就按家规处置。

    这口才真不是一般的强,翟东明嘴角抽了抽,副官暗暗拉了拉翟东明的衣摆,示意他冷静,最主要的要保持表面的公平公正,不然闹到皇上那里,他们会更吃亏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翟东明压下心中的怒火,以眼神寻问凤轻尘,要不要把人拿下,只要凤轻尘想,他立马就把夜叶往大牢里一送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了想,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现在拿下夜叶根本解决不了事怀,夜叶已经处在被人同情的那一方,如果翟东明再拿下夜叶,那就是再给夜叶增添叫苦的资本,让人更同情他,她何必图一时的痛快,为夜叶增添对付她的资本……

    再说,这件事,她真正的对手不是夜叶,而是幕后陷害她的人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