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02混蛋,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二码中特2018正版综合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家没有这么大手笔,所以翟东明的推断不合理。

    王锦凌还好,微笑的收回眼神,凤轻尘就不客气了,直接推翻翟东明的话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推断得不无道理,苏家有杀人的动机,但没有了杀人的条件,苏家根本没有那个能力,在东陵的地盘瞬间诛杀夜城主和他身边的铁骑,并且迅速逃走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夜城主也不是吃素的,东陵的士兵也不是吃素的,苏家就算有把握杀掉夜城主,也没有把握在第一时间逃出东陵官兵的追杀,苏家暗杀夜城主,是风险很大的事情,除非万不得已,苏家绝不会做出暗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情要是败露了,苏家就要面临夜城铁骑的怒火,凭夜城铁骑要踏平一个小小的苏家不是什么难事,苏家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还有,苏家女是夜城的城主夫人不错,可夜城并不是一个苏家可以吃得下的,对苏家来说,南陵皇室和夜家都是苏家的依靠,苏家怎么可能断了夜城这个依靠。

    夜叶要是娶了苏绾还好,或者苏绾没有毁容也好,可现在这个情况,夜叶和苏绾根本不可能,夜城主一死,夜叶为了夜城的稳定,都得另娶一个大族女子,来平定夜城的内乱,到时候苏家鸡飞蛋打。”

    联姻是两族结合最好的办法,夜城和苏家已有姻亲在,苏家为了自身利益也会帮助夜叶,夜叶完全不需要依靠娶苏绾,来换苏家的支助。

    夜叶为了保住夜城,就必须另娶大族女子,诛杀夜城主的凶手,绝对不可能是南陵苏家。

    王锦凌也认同这一点,杀死夜城主对苏家来说,代价太高,所获得的利益太低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轻易没有人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不是苏家,那会是谁?在这个时候杀死夜城主,有什么目的?”翟东明看向王锦凌与凤轻尘,希望两人解惑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凤轻尘本不想答,可翟东明的眼神实在太炽热,让她不开口都不行。

    凶手是谁她真不知道,但目的很明显,就如同王锦凌所说的,陷害她和九皇叔,让他们俩面对夜城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那凭什么否定苏家是凶手的可能,现在任何人皆有可能。”翟东明神气的道,他还是认为凶手可能是苏家。

    “苏家没有那个本事。”能在东陵皇城外杀人,还能逃脱官兵的追捕,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凶手是谁?难不成真是你?”翟东明恼火了,问了半天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,绕来绕去,又绕到凤轻尘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要有那个本事,也直接去杀夜叶。”凤轻尘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到也是,那会是什么人,要对夜城主出手,还选择在东陵的地盘,这简直就是打东陵的脸。”翟东明喃喃自语,王锦凌和凤轻尘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在看到左岸时,神色就有一些不对劲,只是没有提出来,有谐疑只能放在心里,而不能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三人陷入沉默,好半天后,王锦凌才从沉思中回神:“轻尘,这件事情只是开始,你自己当心一些,我先回王家,让人查查最近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出现。”

    能迅速杀死夜城主和夜城上千护卫,绝不可能是什么小势力,凤轻尘说得没有错,南陵苏家还没有这个本事,而有这个本事的人也不多……

    “好。有什么消息,我们再联系。”凤轻尘等得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想有毛线用,派人去查消息才是正理,虽说现场已经被破坏了,可要查一些有用的消息,还是可能的,对方在皇城外十里处动手,那么人定然还在皇城周围。

    王锦凌点了点头,顺手把翟东明也拎走了,免得这孩子留在这里给凤轻尘添乱。

    王锦凌一走,凤轻尘就把佟珏和佟瑶叫来,吩咐她们二人,派探子去查夜叶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,夜城主最近又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幕后黑手的目标是嫁祸给她和九皇叔,算来算去也就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两人一脸凝重地退了下去,开始收集这段时间的情报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命令下达后,便去找左岸,既然怀疑,那就去把怀疑消除,消除不了就把人隔离。

    借着东陵子洛砸凤府一事,凤轻尘顺手让人给左岸,在凤府建了一间工作室,凤轻尘就带左岸去参观他的工作定以。

    工作室里准备了一协纸和量具,都是一轩础的东西,但却能大大方便左岸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或者缺了什么,你直说,我让人重新弄。”凤轻尘好心情地给左岸介绍工作室的安排,左岸一直跟在她身后,只看不说话。

    待到凤轻尘介绍完,左岸才说了一句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满意就好,我还担心你不喜欢,毕竟之前没有去看过你的工作室,我只能按我自己的习惯来布置。”凤轻尘走到门口,当着左岸的面将工作室锁好,把钥匙交到左岸手上:“这是钥匙,总共两把,全部给你了,平日里没有你的吩咐,凤府的人不会进去。”

    左岸沉默地接过钥匙,看着凤轻尘,他在等,等凤轻尘开口寻问,可凤轻尘却迟迟没有开口的打算,在凤轻尘开口要走时,左岸终于问了出来:“你不问吗?”

    “问?问什么?”凤轻尘脚步一顿,声音透着一股清冷。

    “我出现得很巧。”左岸很奇怪,凤轻尘怎么可能如此冷静,她应该是猜到了什么,不然不会特意带他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是很巧,不过这有什么关系,没有多少人知道你去了哪,他们都以为你在暗处保护我。”凤轻尘依旧没有转身,她将自己的怀疑,表现得这么明显,左岸要不知道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可你知道,你就不好奇,夜城主是什么人杀的吗?”左岸挑眉,想到他和那人的赌约,他就不信凤轻尘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“好奇,但我知道人不是你杀的。”凤轻尘转身,一脸平静地看向左岸。

    如果是左岸杀的,没有必要弄一颗子弹出来,左岸只要使出他的剑法,就能让夜城的人怀疑凶手是她,毕竟高层的人都知道,她身边有左岸保护,夜城主死在左岸手上,就是死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左岸好奇,看样子这个赌约,他输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做亏本的买卖,没有人出钱请你杀夜城主。”杀人对左岸来说不是什么难事,可杀夜城主却是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夜城主背后是整夜城,给自己弄一个这么麻烦的敌人,不符合左岸懒散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肯定,他不会出银子。”这个“他”除了九皇叔,不做第二人想。

    “栽赃的手法太过拙劣,不是他的做法,而且要出手也不会选择在东陵皇城外。”凤轻尘不是没有想过,幕后主使者是九皇叔的可能,可随即一想就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九皇叔要杀夜城主,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,更不会选择在东陵皇城外,在东陵皇城外这无疑是打皇上的脸,九皇叔正在图谋科考一事,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夜城主出手。

    “拙劣?那人要知道你这话,估计会气死,你真不想知道出手的人是谁吗?我刚好看到了。”左岸想到今天在皇城外的那一幕,眼中闪过一抹炽热的光芒了。

    出手狠辣,心思缜密,这是他们第二次碰面,却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,要不是场合不对,他真想和对方打一场。

    “太贵了,我怕付不起。”好吧,她承认她想知道,要是不想知道,她也不会来试探左岸。

    人不是左岸杀的,但左岸肯定知道什么,只是要从左岸嘴里套消息,太难了,所以她才会先用工作室来打动左岸,显然效果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这个消息能卖一笔钱,可惜我答应了对方,如果你怀疑九皇叔,我就把出手的人告诉你;如果你没有怀疑九皇叔,我就什么都不能说。”左岸颇为可惜,心中也对那人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认定凤轻尘不会怀疑九皇叔,才会立下这么一个赌约,让他这个唯一的知情者闭嘴。

    凤轻尘磨牙:“既然不能说,那你还提什么,混蛋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查到的一丝可能,就这么断了,坑爹呀,她不会真要去坐牢吧,杀人可是要偿命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,你也能猜到,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人,你不是说了嘛,敢在东陵皇城外动手的人,不多。”左岸看到凤轻尘咬牙切齿的样子,心满意足的走人。

    总算把在玄医谷受的鸟气给出了,至于夜城主死的一事,左岸并不担心,九皇叔怎么可能放任那些人算计凤轻尘而不出手。

    如左岸所预料的那般,接到夜城主死在城外的消息,九皇叔神色不变,让人在皇城内外搜索,最近在皇城内活动的人,而他亦在一一排除可能下手的人。

    南陵不可能,南陵与夜城主的关系不错;西陵也不可能,西陵这伙正内乱,北陵太远,他们的势力还没有渗透到东陵来。

    楚城、云城、连城,其余八城没有出手的动机,夜城主死了,他们也得不到好处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东陵,但从剑伤上来看,那应该是专业杀手出手,要不是左岸与步惊云一直呆在一起,九皇叔都要怀疑,人是左岸杀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双眼微闭,手指轻敲着桌面,好半天才睁开眼,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大步朝外走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