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01占理,苏家没那个本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5上证k线图2018第128期的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苦主都说不拿人,翟东明还能如何,只能阴沉着一张脸,让燕一飞把夜叶及夜城人带走。

    看夜城那一群人的嚣张样,翟东明气不打一处来,夜城人一走,翟东明就不客气,指着凤轻尘的鼻子骂道:“凤轻尘,你个没出息的东西,我都过来给你撑腰了,我都不怕事了,你居然给我缩起来,你这都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,你居然还忍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这是恨铁不成钢呀,有他这么强硬的后台在,凤轻尘怕啥,牛气的把夜叶这群闹事的主通通拿下狱,看以后谁还敢有事没事,就来砸凤府的门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忍。”凤轻尘就算怕,也不会怕夜叶,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,看翟东明气得不行,只得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你别生气,我不是怕夜叶,也不是被打了不还手,只是现在拿下夜叶,对我们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用处了,把他往大牢里一丢,挫挫他的锐气,免得他以为这是夜城,处处横行,真把自己当回事。”翟东明早就看夜叶不顺眼了,这么好的机会,却没法对夜叶下黑手,翟东明万分可惜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夜城主死在东陵,不管谁对谁错,皇上都不会计较夜叶的失态,你前脚拿下夜叶,皇上后脚就会把人放了,回头还要怪我们。”

    夜叶死了爹,找她这个嫌犯的晦气,皇上绝不会责怪夜叶,世人也不会责怪夜叶,只会说夜叶乃是性情中人,至纯至孝。

    “可也不能这么放过他们,夜叶实在太嚣张了,就算他怀疑你是凶手,也应该报官,而不是带人闯到你家。”翟东明还是很不爽,夜叶把凤府当成什么了,想砸就砸了,想闯就闯,真当这是夜城呢他还是那个横行不可一世的夜少主。

    “不放过又能如何,人家爹刚死,你还能和他较真,如果真要较真,我们这边不死几个人,那就没有叫嚷的底气。”凤轻尘可不想拿人命去做意气之争,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得对了。”丧父之痛,行事偏激一些于情于理都能理解,翟东明气闷,却又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把夜叶关了起来,事后皇上还得花更多的代价来安抚夜叶,我们不能让他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,所以我们不仅不能把夜叶关起来,还要对他的行为表示理解。夜叶占了情,咱们就得占理,不然光凭他父亲的死,就足够让我们头痛了。”凤轻尘示意下人将凤府外收拾好。

    “佟珏,把受伤的人数和我们府上的损失都一一登记。”事情查清后,她要去找夜城算账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跟凤轻尘最久,最是明白凤轻尘的心思,当下应道:“秀放心,我们一定会记好,绝不会让秀失望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“记好”就是在原价值上加大十倍以上,反正时间久了谁也不知道,她们现在记下就是“证据”。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凤轻尘赞了一句,便招呼王锦凌、翟东明和左岸进府,看到左岸时,眼神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半刻,什么都没有说,只朝夜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翟东明看凤轻尘主仆二人对话,一脸不解,看向王锦凌,希望王锦凌的能帮他解惑,王锦凌却是只笑不语,再看向左岸,左岸直接不搭理他,一进府左岸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轻尘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夜城主死在你常用的暗器之下,按律法你会被看押。”一进府,翟东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夜城主的死对凤轻尘很不利,没有人证,但物证却说明杀人的就是凤轻尘,要是凤轻尘找不到有利的证据,她无疑就会成为杀夜城主的凶手。

    夜叶今天是昏了头,要是他直接去皇宫告状,就是九皇叔力保凤轻尘,按律法也要把凤轻尘关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办,夜城主的死,我是最大的嫌犯,我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人盯着,我现在多做多错。再说我和苏柔的比试就在十天后,我现在只要准备的比试的事,在比试之前,皇上不会拿我怎么样。”凤轻尘只能说,她真是太不走运了,事情一波接一波。

    元宵节时,她带苏柔进了宫,见了谢皇贵妃,谢皇贵妃也如凤轻尘所想的那般,对苏柔很是客气,言词中多有提点。

    苏柔对自己的**术也相当自信,出宫后不久,就提出骑射比试一事,皇上也准了,十天后在兽苑的马场比试。

    这十天的时间,她准备给云潇安排手术事宜,剩的时间专心练骑射,等比试一结束,就去山东,却不想遇到夜城主死一事,把她的计划全部打乱。

    果然,计划赶不上变化呀!

    “对哦,你不说我都忘了。你和苏柔的比试在即,可出了这样的事,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你的状态,到时候比试时要输了可就不好。”翟东明完全是个抓不到重点的家伙,凤轻尘这么一提,他就担心起比试的事。

    “输就输呗,我又不是苏家人,拿身家名誉来赌,不管输赢,我都是最大的赢家,比试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们有十天的时间,这十天我们也许能找到真凶。”要不是有与苏家比试的事情,她现在就要入大狱了,不管怎么说,她现在都是唯一的嫌犯,皇上就是为了面子,也要把她关起来,给夜城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“轻尘说得没有错,我们还有十天的时间。这十天我们要尽力查找真凶,不然轻尘就洗脱不了嫌疑。”如果找不到其他凶手,那么凤轻尘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王锦凌想到突然出现的左岸,心里隐隐有一丝的不安,却没有提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苏家派人做的,毕竟苏家和夜城可是姻亲,他们要杀夜城主,只要来个里应外合就行了。”翟东明大胆推测,结果换来王锦凌与凤轻尘不解的打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我的猜测有错吗?苏家人杀了夜城主,栽赃给轻尘,一来可以让轻尘比试时失常,二来也能让苏家进一步掌控夜城。夜叶的母亲是苏家女,夜叶喜欢苏绾,这么一来苏家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把夜城占为己有。”翟东明被王锦凌和凤轻尘看得心慌,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翟东明这个解释有些道理,但翟东明忘了,这是东陵的地盘,苏家还没有本事,在东陵的地盘下这么大的手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