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15心动,情人节要甜蜜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报今晚会开什么生肖3d时时彩3分钟开奖号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胆大在皇城是出名了的,一个孤女上敢挑衅皇后,下敢斩杀乞丐,在流言蜚语中迅速成长,得到东陵最尊贵的九皇叔青睐,她的一举一动都是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是从皇后手中逃生,还是当街下令斩杀闹事的乞丐,都闹得极大,在场的很多太医都知晓,可他们也仅仅是听说,这伙看到凤轻尘堪比凌迟的刀法,众太医才明白什么叫胆大。

    “姑娘呀,那可是人肉呀,你切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利落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呀,那可是血管呀,你剪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呀,那可是血肉呀,你伸手指在里面淘血管时,能不能别那么静定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呀……”

    处理外伤绝对没有什么美感而言,凤轻尘在军营呆惯了,手法更是简单、粗暴,只求用最快的速度达到最理想的效果,至于下手是不是太血腥了,凤轻尘从不考虑。

    染了血的绷带一团一团,银盘里的腐肉也越积越多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轻尘这是在分尸。

    真得好血腥!

    呕……有几个年轻的太医,已经忍不住干呕了起来,清王不高兴的横了一眼,吓得那几个太医连忙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在场的十几个太医,只有三人擅长医治外伤,除了这三人外,其他几位太医面色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到底是识货的人,看到凤轻尘的手法,就知道凤轻尘此举不凡,虽然觉得恶心了一点,但还是努力伸长脖子往前凑,趁清王没注意时,时不时的和身边的人聊两句,交流一下感想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抽出的那个血管,要是没有缝合,日后肯定会留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没错,凤姑娘极是认真,骨头上沾到的一点腐肉,她也给挑了出来,这眼神也实在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凤姑娘眼神好,你没看到她手上拿了一个小东西在照嘛,我怀疑那个东西可以放大,你还记得凤姑娘当日米上刻字嘛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有道理,这可真是好东西,要是能买得到,那该多好。”有太医垂涎凤轻尘手上显微镜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细的血管也能看到,还能下针,凤姑娘的手真巧,老夫以前看不起只会拿针的女人,现在看来这针线用得好,也是能救人命的。”一白胡子老太医一脸感慨,看他那样子,恐怕回家就会找夫人或者女儿学针钱了。

    清王一直在努力记下凤轻尘的做法,想着回去后,和军中的大夫说说,看看那些大夫能不能学着用,要是凤轻尘医治外伤的手法在军中普及,那么因伤而死的士兵就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清王没空管这些太医,太医们的议论声也就越来越大了,凤轻尘全副心思都放在符临受伤的腿上,根本注意不到外界的情况,直到额头冒出汗珠,才说了一句:“来一个人,帮我擦一下额头上汗珠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就像是魔咒,吓得众太医立马禁声,清王唰的一下站了起来,符临呆愣的双眼也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有动静,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给凤轻尘擦汗,眼见汗珠就要掉下来了,凤轻尘又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得较近的几位太医听到了,连忙上前,可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清王大步上前,呵退和他抢得太医,取出随身带的锦帕。

    凤轻尘适时抬头,好方便清王擦拭。

    白净的脸上不施任何脂粉,双眼清澈明亮,眼珠如同墨点一般,认真而专注,清王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呆愣地伸手替凤轻尘擦汗,又呆愣的收了回来,清王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是怎么完成的,他只知道凤轻尘又低下头,给符临处理伤口了,那专注的神色,就好像天地间只有那么一块方寸之地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清王发现自己嫉妒了,嫉妒能得到凤轻尘全部注意力的伤口,可他更嫉妒九皇叔。

    清王不禁在想,要是被凤轻尘这专注的眼神看着,他会是怎么样?

    只是光想,清王就感觉心跳加快,快到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清王慌张了,连忙收回心神,想要逃离,离凤轻尘远远地,可他一抬头就看到符临看凤轻尘专注而认真的眼神,那种眼神……

    很炽热!

    符临他……

    清王看看符临,又看看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承认凤轻尘认真的样子很迷人,他承认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动了,可他的理智告诉他,这种心动是不应该的,因为凤轻尘是九皇叔的人。

    他可以欣赏、可以佩服,唯独不能倾慕,不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子洛就是前车之鉴,一个受尽宠爱的皇子,顷刻间就被打入尘土之中,舅舅一族更是被九皇叔全部剪除,九皇叔这样的对手,他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符临只是感激凤轻尘的救命之恩还好,要是有别的想法,那么符临的下场会更惨,符临可不是皇子皇孙,他那个九叔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清王很快就收回思绪,平定了自己紊乱的心跳,默默地退到一边,在凤轻尘需要时,替她擦汗,除此之外清王不再做他想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就很明白什么叫本份,作为一个没有母族支持,又不得父皇宠爱的皇子,他想要活下来,就必须要坚守自己的本份,不要做非份之想。

    清王这一站,就到了天黑,也就是说凤轻尘直到天黑,才把符临的伤口清理好,而这个时候,符临已经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打好结,贴好胶带,凤轻尘面色惨白,一身是血地站了起来,高强度的工作,很耗费精力,凤轻尘虽然还能坚持,可她真得是累了。

    捶了捶自己的双腿,凤轻尘从药箱里取出针管与针头,抽出药,在符临的胳膊上注射了一针,同时给符临输葡萄糖,又拿出消炎退烧的遗在小桌子上,交待众位太医,接下来如何照看符临。

    她能做的就是这些了,接下来就要靠符临自己了,能不能活下来,不由她决定,而是要老天爷去决定。

    清王看凤轻尘神色疲惫,也没有勉强她一定要留下来照顾符临,清王亲自将凤轻尘送回凤府,才回宫复命。

    一进门,管家就上前,递上一张精致的帖子:“秀,苏公子送了一份拜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苏公子?苏文清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老管家点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接过帖子,打开一看,笑了……

    明晚子时,果然是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五更奉上,还计划着在情人节,把暖房吃饭的情节写出来,结果……大家自行想像吧!

    亲爱的宝贝们,祝你们情人节快乐,早日与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,步入婚姻的殿堂,逢年过节不用被催婚,哈哈哈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