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11截肢,我只保你的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10精准实用7码公式摇钱树www334435免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扫了符临一眼,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低头将针管固定好,又替符临调整好点滴的速度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凤轻尘才冷声道:“符大人,我是不是救你,你自己不会用眼睛看嘛,如果不是为了救你,我来这里干嘛。你应该知道,如果我不想来,我能找到无数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夫要找理由不出诊,那是多容易的事情,皇上想必是怕她装病,或者故意受个伤无法出诊,才会让九皇叔去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符临露出一抹苍白的笑,眉头却舒展开了,看着凤轻尘,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凤轻尘挑眉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会救我。”符临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:“我确实会救你的命,但也只是如此。你脚上的伤,你自己应该明白了,伤口深度腐烂,周围组织坏死,想要医好很难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面无表情地拆掉符临腿上的绷带,时不时碰碰这里,翻翻那里,完全不像那些太医,看到符临腐烂的伤口,不是露出震惊的样子,就是嫌恶、皱眉,符临从凤轻尘的脸上、眼中,看不到一丝对伤口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符临才有普通病人的样子,一脸紧张地直盯着凤轻尘,等凤轻尘下结论,见凤轻尘盯着他的伤口半天不说话,也没有表情,符临心中一急,追问道:“我的腿要怎么治?需要什么东西,你尽管提,我一定会让人全力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略一顿,停下查看伤口的动作,抬头看向符临,冰冷的宣布:“我没说你的腿能治,我能保你的命,至于你的腿,很抱歉,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符临尖叫,瞳孔猛得放大,一副要杀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后退一步,退到安全地带,无视符临狰狞的表情,再次道:“符大人,如你所听到的那般,你的腿已经烂了,我是大夫不是神,无法做到生白骨,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保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在皇上面前许下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保我的命,没了腿,我要这命有什么用?”符临生生将唇咬出血,双手紧握成拳,青筋凸起。

    如果他身边有一把刀,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握住它,架在凤轻尘的脖子上,逼她保住自己的腿,可他没有,所以他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看着凤轻尘,告诉凤轻尘他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与我无关,符大人,我只有能力保住你的命,你有两个时辰可以考虑,想要活命,就把你受伤的腿给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接受,别说两个时辰,就是两天两夜我也不会同意,把我的腿给截掉,凤轻尘你听到没有,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。”符临双手抓着被子,努力克制自己的杀意。

    符临全身肌肉僵硬,虽说他没有大力的将输液瓶给晃掉,可却使得血回流了,凤轻尘看着管子里腥红的血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符临现在的情绪很不好,潜意识里抗拒她的医治,她要再这么冷血下去,估计符临以为她是故意要弄残他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不满,上前按住符临的肩膀:“符大你,你别乱动,请尽量放轻松,我是大夫不是屠夫,我不会下没有根据的定集结。对这个结果你可以不满,可以无法接受,可就算你再不满,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出气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从药箱里,拿出一把小镜子,放在符临的面前,镜子里映出符临双眼通红,狰狞扭曲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符临看着镜中那满是仇恨与不甘的面容,连忙别开眼。

    神庙的后人怎么可以如此不堪一击,这么一点小事就让他失去理智,他日后如何能成大器。

    符临扯了扯僵硬的嘴皮:“很抱歉,我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几个呼吸间,符临就平静了下来,绷紧的肌肉也放松了,凤轻尘暗松了口气,调整了一下输液管,很快就能正常输液,没有再回血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能理解。”凤轻尘的声音依旧冷清,没有一丝情绪起伏,从头到尾她都是最冷静的那一个,即使对符临各种不满,也没有恶语相向。

    看符临是真得冷静下来,凤轻尘又道:“符大人,我们虽然各为其主,但此时此刻我只是一个大夫,在医治病人这件事情上,我只会本着大夫的原则,从实际的病情出发,绝不会存心夸大或者刻意拖延,你的伤势恶化严重,我真得无能为力,如果你不相信我,可以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不相信你,只是我一时不能接受自己会变成残疾的事实,凤轻尘你让我想一想。”符临看着自己的腿伤,神色黯然,周身萦绕着悲伤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人,能接受自己变成残疾,符临当然也不能例个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个时辰,你慢慢想。”凤轻尘也不多言,拉了一把椅子,默默地坐在一边,拿出一叠纸,在那里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为符临的伤势担心,走近才会发现,凤轻尘其实是在改云潇的手术方案。

    符临的伤虽然不轻,但凤轻尘见多了受伤截肢的病人,她真得紧张不起来,在战场上炸伤胳膊和腿的士兵一大把,截肢的手术隔三差五就做,她虽然主攻心脑科,但这种截肢手术,她却是做得最多。

    生生截掉一条腿,或胳膊,虽说是在救人,在做多了却有一种大夫就是屠夫的感觉,有时候凤轻尘也会认为,西医是不是太有局限性了。

    哪里痛便治哪里痛,哪里有问题就切掉哪里,西医最常做的就是切除人体坏死的部分,以保证人可以活下去,可人身体的部分是不可再生的,切掉的那一部分再也长不回来,为了保住命,切掉身体的一部分,那样对病人来说究境是好是坏?

    值不值得?

    凤轻尘笔尖一顿,随即又继续往下写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普通医生,又不是那些研究机构的人员,这些问题就算她愿意思考,也不一定能解决,与其浪费时间,不如做一些实质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祝所有的宝贝们情人节快乐,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有房有车有孩子。今天大家一定要玩得开心,看得高兴哦。为了让大家看得高兴,彩彩今天一定加更!

    别说阿彩加更就是为了,彩彩为情人节也会加更的,至于月票什么的,大家有就投,没有就算了,彩彩不强求,大家看得高兴就好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