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18同行,九皇叔的大手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88彩票开奖号东方心红马报资料2018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吹灭了蜡烛上床睡觉,本以为,会因为夜城和卢家的事情睡不着,却不想沾枕就睡着了,完全没有多愁善感这种体质。

    “姑娘今晚叹了三声气。”凤轻尘睡着了,屋内有暗卫侍女守着,暗卫一无聊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暗卫二嘴里叼了一片树叶,含糊道:“我猜姑娘是想王爷了,王爷好久没来看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满久了,有大半个月了吧,王爷真厉害,以前没有尝过就算了,现在尝过了,居然还能忍得住。”暗卫一竖起大拇指,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呢,王爷的坏话你也敢说,不想活了嘛。”暗卫二将树叶吐在暗卫一的脸上,暗卫一不高兴地抹掉,却不敢反驳,只嘟囔了两句。

    他这不是担心王爷在外面有别的女人,把姑娘给忘了,要知道男人都是有需求的嘛,九皇叔再忙,也能抽出睡觉的时间不是。

    九皇叔确实很长时间没来找凤轻尘,可这一次,暗卫还真是冤枉了九皇叔,九皇叔虽然不至于忙到没有睡觉的时间,可他真心忙得没有心思想别的,至于今天晚上,他则是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黑骑虽然只有一千人,可却是九皇叔手中的王牌部队,也是九皇叔的底牌之一,调动黑骑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希望黑骑第一次出任务就暴露出来,也不希望黑骑折损或者严重一点全军覆没,所以行事更加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再加上九皇叔这次安排黑骑执行的任务,可不是寻常的小事,九皇叔调用黑骑,是为从皇陵抢出他母妃的灵柩。

    不知是凤轻尘父母尸骨的事情启发了皇上,还是皇上越来越无耻,最近这一段时间,皇上一而再,再而三地拿九皇叔母妃的灵柩,来逼九皇叔妥协。

    九皇叔忍了皇上无数次,这一次是坚决不愿意再忍了,你拿我娘的尸骨威胁我,那我就把我娘的尸骨偷出来,看你以后拿什么威胁我,至于皇陵,九皇叔吩咐黑骑直接炸了,罪名他会让神机营的人操作,安到皇上的头上去。

    横竖举国皆知,只有皇上手上有震天雷,如果皇陵被震天雷所炸,那就一定和皇上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哼,九皇叔当初敢炸皇上正在建的陵墓,这伙当然也敢炸皇陵,再说皇陵里除了九皇叔父母的灵柩外,就只有九皇叔的兄弟,和先皇的一些妃子。

    皇陵埋棺不多,皇上只有一位,九皇叔只要先把先皇和他母妃的灵柩带出来就行了,至于其他人,就随皇陵一起埋葬在地下吧。

    黑骑人如齐名,胯下是黑色宝马,身上是黑色铠甲,完全与黑夜融为一体,马蹄包了暖布,骑马在夜色中行走,声响极少,根本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黑骑昼伏夜出,在皇上担心符临的伤势时,黑骑悄悄地接近皇陵,准备血洗皇陵,炸了皇陵……

    如凤轻尘所预料的那样,凤轻尘刚用完早膳,就有小太监来传话,说是符临符大人至今还未醒,皇上很担忧,请凤轻尘前去符府探望一二。

    妹的……凤轻尘低咒一声。

    皇上的眼睛是不是瞎了,没看到符临写的声明嘛,符临的生死与她何干,她该做的事情都做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您就快一点吧,皇上真得很重视福大人。”小太监看凤轻尘不动,苦着一张脸催促道。

    都说凤姑娘出手打方,每个来凤府的太监都能拿到好处,可为毛他什么好处都没有拿到,反倒惹得凤姑娘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我取了药箱就走。”再不爽也得忍着,忍到符临死,谁叫人家是以宠臣,是皇上的心腹。

    符临身边一直有太医照看,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夸张,皇上还是大惊小怪的派了六个大夫轮流照顾符临,每天三个确保符临能得到最妥善的照顾。

    就是皇后也没有这待遇,凤轻尘暗骂符临浪费医疗资源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,看到正在符临床边守候的太医,凤轻尘和气地上前打招呼,那三个太医也颇为和气,不过面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解这三人怎么了,见他们半天不说话,也没有问,给符临量了体温、心跳,继续输液,要是符临没有因伤而死,而是因身体所需的营养跟不上而死,那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三位太医好奇地看着凤轻尘的动作,见凤轻尘检查完,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,三位太医犹豫了半天,你挤挤我,我挤挤你,最后还是决定一同上前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那个,昨天的事情实在对不起。”三位太医面色尴尬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什么坏心的人,只是比较怕死罢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凤轻尘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连忙站了起来摆了摆手:“没事没事,小事而已,我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同行相忌,凤轻尘见多了背后阴人的医生,对太医们光明正大的阴,凤轻尘是真得不在意,自保是人的天性,她自己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人,凭什么要求人家高风亮节。

    这下换三位太医错愕了,反复打量凤轻尘,不敢相信凤轻尘这么好说话,可看凤轻尘的神色,又不像做假。

    三位太医看了对方一眼,确定凤轻尘是真不在意,三位太医松了口气,觉得自己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凤轻尘虽是女子,可无论是气度还是医术,都不比他们差。

    三位太医站在凤轻尘面前,几次想要说话,却怎么也开不了口,无论是年纪还是官职,三位太医都比凤轻尘大,可不知怎么地,站在凤轻尘面前,他们就觉得虚,本以为是昨天的事情他们理亏,让他们心虚,可道了歉、凤轻尘也大方的原谅了,他们还是觉得局促。

    凤轻尘察觉到了,虽不知是因为什么,但这几位太医也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人,人家都主动释放善意了,她也不想到处得罪人,便主动开口请三人坐下,然后找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,三两句就聊开了。

    都是大夫,他们要找话题很容易,四人越聊越投机,很快就将之前不愉快抛到脑后,三位太医也渐渐地放松了,和凤轻尘打听起她刚刚检查用得器具,凤轻尘大方的把温度计、听诊器全部拿出来,并一一演试给三人看,教他们如何用。

    至于实验体,那不正好有一个符临在嘛,反正符临昏迷不醒,多量几次体温也没有关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